意外也看不出的人性

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

我不知道。

影响中国几千年历史文化的儒家,都在关于“性本善”还是“性本恶”都有着不同的看法。况且我是连自己都琢磨不透的人,自己去思索这么深奥的问题,除非是我打算孤独终老了。不然,何时才能想通。

人性的体现是人心。平时的生活中,我不愿意把人想的太坏,一面之缘的路人,谁能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从外表来判断,也只能做个参照,虽说相由心生,但是毕竟人心隔肚皮,如果仅仅从表面上看一个人是好是坏,那岂不是太随意了。

社会里的人都是这样吗?

2017年8月17日,我准备去加油站加油,在我右转进入加油站的时候,突然发现后方行驶过来一辆电动车,但是当我发现这辆电动车的时候已经离得特别近了,我实在是躲不开了,我就立即把车停下,可是电动车还是以很快的速度撞上了我的右面的反光镜,只见那个人向前滑行了一段,摔倒在地。

那个瞬间我整个人就懵了。我赶紧下车查看那个人。一个上了年纪,身材臃肿的大妈躺在地下呻吟着。中国人有着一个的共同爱好——看热闹。一个年纪和我相仿的哥们告诉我,如果打算走工的话,你就先拨打120,122,再打保险公司就行了。然后我就这么做了。有好几个司机告诉我,从表面上看,那个大妈只是擦伤,估计问题不大,反正你也走保险了,记住千万不要自己垫钱。不然理赔的时候全是事儿。

这个大妈姓申,从8月17日到24日住了7天院,每天我们都去医院看这位大妈,记忆最深刻的两件事,刚住院的那天,大妈说:我家里人也是开车的,这事儿我清楚,我磕到了头,我在医院观察48小时,没事我就出院了。绝对不多事儿;还有就是8月21日中午,我还没进病房,这位大妈一见我,赶紧把手里的吃的仍在了桌子上,然后,捂着脑袋躺在床上。我问阿姨没事吧?人家说,头晕恶心,吃不进东西,我低头看了一眼低下的垃圾袋,我啥也没说。当天下午,她家里人又给我打电话,说医院又没钱了,让我多压点钱,省得我老跑,为我着想。

我总共垫了3700元,本来就月底了,手里钱不多,住了4天院钱就不多了,我当时和他家人说,实在手里有些紧张,你们要是手里有钱先垫上,别耽误大妈的病情。后来这个大妈的老伴姓左,我称呼他左大爷。左大爷拍着胸脯和我说:小伙子,你是不是担心我们讹你钱了?你放心哇,咱都是党员,说党性有点太高了,就说这个人性,我六十多的人了,不至于黑你这点儿钱,到时保险公司赔多少,我只拿我那点钱,你自己垫的医药费我一份不要。几千元钱我发不了财,过不了后半辈子。我年年处理这种事儿,你就放心吧。

然而事实上却是医疗费,我垫了3700元,他们垫了2000元。赔偿了4400多,加上营养费,伙食费等等,总共赔偿了6100多元。4400的医疗报销除去他们家垫的2000元,我在多给他们400,我拿回2000元。

赔偿的当天,在保险公司,左大爷又拍着胸脯,赌着咒发着誓跟我说,小伙子,你放心吧,我不会贪你那点的,我发不了财;你和我都是党员,我相信你,你相信我。我要是贪你的钱,就如何如何。

出于信任,最后保险公司理赔的钱全部打入这个左大爷的账户。而结果是可以想到的——钱到了以后,对方从没联系我,当我主动联系他们说这个钱的事情,他们说,钱还没到,过了一周我在打电话说钱的事儿,他们说钱不给了,准备买个电动车,我说当时不是没坏吗?不然保险公司就赔了,左大爷说,当时没坏,现在坏了,所以就不给了,就这我钱也不够买车的,你自己看着办吧,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整个事情就是这样。我确实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交警支队对事情的处理结果是我全责,当时的说法是:反正你有保险,吃点亏省点事儿就算了。这样省心,结果却是心没省,事儿还多,钱还飞了。保险公司理赔的时候也过了交警支队定责任之后的提出行政复议的期限,难怪,人家大爷说:我处理这事儿多了,绝对痛快,你就放心吧。

我很无奈,我很生气,可又有什么办法?

怪我傻?当初人告诉我不要往进垫钱我还是要垫?留账号的时候没留我自己的?或者留了他的账号以后,我之后再去换成我的?

一位60多岁的大妈,在入院的时候告诉我,我们不多事儿,而住了几天院,却变成了能吃能喝却说自己恶心吃不进去东西。

一个60多岁的大爷,拍着胸脯,给我讲党性,将人性,赌咒发誓的说一定会怎样,而结果是见钱眼开了。

他们本来就是这样?亦或者在住院的时候被别人说成了这样?

人心本就难测,人性却是更加复杂。

年过花甲的老大爷拍着胸脯讲党性和人性,却在金钱的面前显得那么不堪一击。不知道是金钱的诱惑力大,还是人性本来就是险恶的。至于党性,难怪现在要从严治党了。

人性啊,人一辈子看不透的东西。

(Ps:其实主要是想说上边那件事情,可是着实不知道该怎么起头,有人会说这哪是人性啊,其实不就是你自己的钱被黑了,我只是想说,假如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去相信别人,也许就没有这么多事儿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