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条姑娘的爱情——为了你,全世界吃辣条

文/小太阳下的乌龟


魏珑被大家称作“辣条姑娘”,她承认这不是月亮惹的祸,这是她爸她妈惹的祸,还有某知名豆制品惹的祸,还有她自己惹得祸——她竟然非常喜欢吃辣条,尤其是某知名品牌的辣条,性格还像辣条,风风火火,大大咧咧,嘻嘻哈哈,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除了在爱情里,有点怂。

魏珑爸爸在她小时候常吟道:“我魏齐林的女儿叫做魏珑,魏家真传,玲珑剔透。”

魏珑的妈妈在她小时候常诵道:“我杨风煌的女儿魏珑,林家真传,剔透玲珑。”

魏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某知名豆制品品牌开始占领小学生市场大规模份额。魏珑开学第一天,站在讲台上,露出漏风的大门牙,欢快的说道:“大家好,我叫魏珑,我爸爸叫做魏齐林,我妈妈叫做杨风煌,我们是快乐的一家,幸福的一家。”

一旁的老师一点都没有老师的威仪,强忍着笑对同学们说道:“大家以后要好好和魏珑同学相处”,心里默默道:这一家子,麒麟,凤凰,龙,都是上古神兽啊。

辣条姑娘的爱情——为了你,全世界吃辣条_第1张图片

可是已经被某知名豆制品品牌夺取芳心的三年级小同学们也是强忍着笑,一点都不团结友爱,心里默默道:“我们班来了一包辣条。”

魏珑涨红着小脸,被同学和老师的如火热情深深打动了,低着头走向了自己的位置。刚坐下,一股刺鼻的,让人欲罢不能的豆制品香味飘过来,魏珑仔细瞅瞅,原来在她的桌肚里很明显的放着一包五毛钱的某知名品牌豆制品——辣条。

很多年后,魏珑在微风中回想当年那一包辣条,想着想着想着泪就顺着眼角流出来,她对自己说,如果齐如风能够回来,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里,她一定能够一次性吃下999包辣条,就像,齐如风送她的999朵小雏菊一样。

魏珑将那包辣条偷偷的塞进书包里,环顾四周,会是谁放的呢?她的眼光落在了杨卫风身上,那是个很英俊的男孩,冷漠着一张脸,坐在她旁边,正在认真写作业,从魏珑那个角度看,真美。魏珑想,一定是他放的,一定是自己的同桌,魏珑轻轻的推了杨如风的胳膊,你好,我叫魏珑。

嗯,声音很好听,又转过头去,继续写作业。

魏珑露出漏风的小门牙,幸福的拿出文具和书本,心里念念叨叨着那包辣条。

放学的时候,杨卫风早早的被人接走了,魏珑还想谢谢他的辣条来着。那就下次吧,魏珑告诉自己,然后巴拉巴拉的背着自己的小书包跑向校门口。

魏珑不知道,在她身后一直有一双眼睛盯着她看,那个男孩留着西瓜头,也有漏风的大门牙,他看着魏珑背着小书包,在夕阳下,在晚风中,像一头欢快的小鹿跑向校门口,他笑得咧开了嘴,太阳的光芒都顺着那漏风的大门牙滑进了他的肚子里。

魏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拿出那包辣条,好香啊,很多年后,魏珑苦笑,自己吃任何山珍海味时的珍重都比不过人生中的第一包辣条。

她仔细撕开包装,更加刺鼻,浓郁的香味扑过来,魏珑想到了白天那个小男孩,那个冷着脸的小男孩,那个英俊的小男孩。

她放了一根辣条进嘴里,有点辣,不过倒挺好吃,余香久久不能散去,再混合着那个英俊小男孩那张英俊的小脸,当真人间美味。

魏珑吃完了一包辣条,古文里说,红豆,入骨相思。长大后的魏珑也苦笑,怎么本姑娘偏偏是辣条,入骨相思。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魏珑又看到了自己的桌子里有一包辣条。她小心翼翼的坐下,将那包辣条塞进小书包里,幸福的打开小书本,眼角瞥了瞥隔壁的小男孩,依旧冷着脸,刻苦学习。

魏珑又露出自己的漏风大门牙,听着课,想着那包辣条。

魏珑天天都在自己的桌子里收到一包辣条,天天都有一头小鹿撞在她的心里,天天她都小心翼翼将辣条放进自己的包里,回去后将小门反锁,慢慢的享受,回味。

“老天爷真是照顾我呀”,魏珑得意洋洋的想,因为小学三年级到六年级,他都和杨卫风分到了一个班,并且,机缘凑巧的总是同桌。

她还是每天都收到一包辣条。魏珑四年级的时候,辣条在小学生里已经流传甚广了,魏珑不会躲着吃,而是光明正大的在教室里吃。

班里有些女生是不吃辣条的,那些女生都穿着皮鞋,短裙,头上戴着蝴蝶结;班上有些男同学也是不吃辣条的,比如杨卫风。

他不吃,都是省给我了。魏珑这么想。而且魏珑注意到,班上吃辣条的姑娘大多是性格豪爽,大大咧咧的。

身为魏齐林和杨风煌的女儿,魏珑本就大大咧咧,再加上魏珑觉得那个男孩肯定喜欢吃辣条的姑娘,于是,整个班,整个年级,整个学校,她最辣条。

她的笑声最豪爽,她跑步跑最快,她穿的最像个男的,她吃辣条最猛,打架还不赖,久而久之,直接从魏珑变身卫龙,代号辣条。

她一进班,大家都叫,辣条来啦,她很享受这样的称呼,谁让辣条是那个少年送的呢。

只是那个男孩一天和她说的话不超过四句,总是冷冷的。魏珑奇怪,送那么多辣条给自己,又不和自己说话,嗯,一定是婉约派,他一定被自己每天的侠女风范迷死了吧。

魏珑知道了,杨如风家里富有,可是魏珑想,嗯,他一定就是喜欢自己的风格,脑子里还幻想着富家子弟和贫穷少女的爱情故事。

只要杨如风喜欢,魏珑就不怕,魏珑说,是呀,魏珑姑娘,你还为杨如风打过架呢,那些小混混欺负他,哼,敢欺负魏珑喜欢的人?

转眼毕业了,要升初中了,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又和杨卫风在一所中学,同班,没有同桌。只是每天还可以看到一包辣条在自己的桌肚里,魏珑幸福的天荒地老。

她比以前更豪爽,更汉子,只为,只为,因为杨卫风喜欢这样的啊。

她会带着一大包辣条去杨卫风的周围分,然后嘻嘻哈哈的笑,只是,杨卫风好像一直都很冷漠。

习惯啦,魏珑想,他就那样啊。那时候,霸道总裁小说刚刚流行,魏珑想,杨卫风就是霸道总裁,冷着一张脸,暖着一颗心。

魏珑想过,要不直接冲上去抱住,说,我喜欢你,谢谢你的辣条,可是,女孩子不能这样,不能太主动,然而,她真的很想主动啊。想了很久,魏珑和自己说,嗯,毕业的时候,告白。

日子过得总是飞快,真的毕业了,这次,魏珑要和辣条男神分开了,要去不同的高中了,再不告白,男神会认为她的心没有被打动的。

于是,那个魏珑一生都不会忘掉的夜晚就那样来临了。

那一晚,魏珑带着大大小小的辣条,各种口味,各种形状的辣条,登上了毕业生的晚会舞台,涨红着脸,声音却很大的说了下面这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告白:

“小学三年级,你给我送了第一包辣条,一直送到今天的初三毕业,我喜欢你了,今晚,你可不可以再上台来给我送最后一包辣条,我喜欢你,杨卫风。”

魏珑站在台上,渴望的看着杨卫风的方向,周围的同学先是唏嘘,接着讨论,最后起哄,高呼,杨卫风,上台,上台。

杨卫风真的上台了,又是冷着一张脸,一点一点向魏珑靠近,魏珑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最终,杨卫风走到了讲台上,拿过话筒,说道:“魏同学,抱歉,我不知道什么叫做辣条,是你吃了多年的那种食物吗?对不起,在杨家,只有进口的零食,没有那什么来着,辣条。至于你说我给你送辣条,纯属无稽之谈。但我一直想和你说,你坐在我旁边吃那玩意,又手舞足蹈,大大咧咧的模样,我忍了很久,完全没了淑女风范,像个土丫头,就像一个笑话。你喜欢我呀?喜欢我的人很多,但杨家不会接受一个吃辣条的姑娘。你的辣条王子另有其人。”说罢,又迈着大长腿走回座位,一脸冷漠。

魏珑的泪水啪啪啪啪往下掉。头低的已经要够到脚了,心痛的快要不能呼吸,辣条姑娘,呵呵,辣条姑娘,呵呵,又有谁会真正在意一包辣条呢?魏珑哭着跑下台........

高中,大学,毕业,魏珑再也未吃过一包辣条。

她留起了长发,穿起了高跟鞋,化起了淡妆,不再哈哈大笑,不再大大咧咧,从策马扬鞭变为舟山作画。

很多人追魏珑,魏珑总是拒绝,呵呵,你们喜欢的不过是如今这个长发飘飘的魏珑,假如本姑娘扯着嗓子笑,吃起了辣条,你们还会喜欢么?

别人总是用强悍的外表保护自己,而魏珑是用软弱的外表保护自己。

魏珑至今还不明白,还想不通,还想不到那些辣条是谁送给自己的?还是杨卫风为了嘲笑她故意放的?

算了,算了,一切都是劫数,好在,这些年来,终于没有人给自己送特么那么多辣条了。

无心恋爱那就好好工作吧。魏珑拼了命工作,不到二十八,做到了部门主管。单身,漂亮,多金,可是,魏珑总觉得还少了什么,宛如自己还是那个辣条姑娘。

魏珑苦笑,算啦,魏珑,卫龙。

在一次项目竞标当中,魏珑竟然遇到了杨如风,还是冷着一张脸。那一瞬间,魏珑感觉自己好像瞬间失去了所有自信,好久好久,魏珑才平复内心,魏珑,好好工作。

魏珑打败了杨如风,拿到了项目,那一瞬间,魏珑有一种快感,仿佛,困扰自己那么多年的一种东西终于放下了。

哪知道,杨如风又如当年,冷着一张脸走向讲台,拿起话筒:

“魏珑,这么多年没见,你变美了。但是,我到现在都记得当年你很爱吃辣条,被称作辣条姑娘,还在毕业晚会的时候,拿着一大包辣条和我表白。可是呢,我没接受,现在和你道个歉,那时候我也年少轻狂,说了伤害你的话,说你家境普通,像个男孩,没品,喜欢打架。我错了,你现在不错,不错。”

望着台上的杨如风,魏珑刚刚找回的信心又消失了,她只觉得愤怒,那一瞬间,她只觉得愤怒,无比的愤怒,宛若这么多年积攒都被瞬间挑开,刺的鲜血直流,周围都是那些竞标失败者的嘲笑声,那笑声淹没了她,淹没了她的理智,她发了疯似的冲上讲台,将杨如风打了一顿,宛如那年的辣条姑娘,那些年,她揍过那些欺负杨如风的少年,今日,却打了杨如风,魏珑打着打着眼泪就流下来了........

被众人救起的杨如风,只嘲笑着说了一句,你,不过就是辣条........

是呀,辣条而已,哪怕卫龙换上了比苹果七还酷炫的包装,还是辣条呀。

魏珑被离职了,项目也丢了,伪装版的魏珑也消失了,她又变回了以前那个辣条姑娘,只是不再是一个快乐的辣条姑娘........

魏珑剪掉了长发,穿起了人字拖,不再去化特么的妆了,又开始每天吃辣条,只是,那个时候是吃着吃着就笑了,这时候是吃着吃着就哭了。

魏珑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窝在自己的出租屋里,快变成发霉的辣条了。

齐如风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齐如风是魏珑小学,初中同学,也是那次辣条告白的见证者。

齐如风对魏珑说,他喜欢她,很喜欢她,要做她男朋友。

魏珑差点没被辣条呛死,还有人喜欢辣条姑娘?喜欢这么样的魏珑?

但是齐如风就说很喜欢,很喜欢她,天天给她送辣条,还送好吃的,还帮她打扫屋子,还给她介绍工作,还是天天要做她男朋友,还在有一天送她999朵小雏菊的时候吻住了她。

魏珑就那样答应了齐如风。

齐如风每天都说魏珑最美,最漂亮;魏珑最可爱,最萌;每天都吻她;每天都抱她;每天都给她送辣条,还带她去吃大餐。

魏珑还发现,齐如风还是一家公司的boss。

初中看的霸道总裁现在才奏效?魏珑常常这么想。

可是魏珑好幸福,不管其他啦,先幸福再说,直到有一天,齐如风告诉魏珑一件事,那天,阳光很好,齐如风说:

“魏珑,你记不记得,那些年,总有人给你送辣条,一天一包,那个人,是我。”

“魏珑,初中毕业晚会的时候,我真的期待你表白的人会是我,可是,是那个又高又帅又有钱的杨如风。”

“魏珑,小学的时候,你背着小书包在晚风里跑,我在你身后看了好久。”

“魏珑,你每次为杨如风打架的时候,我都默默的看到了,魏珑,你好棒。”

“魏珑,真开心,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了。”

“魏珑,我是你隔壁班的同学哦。”

魏珑看着齐如风,心里说不出的痛,难怪,这个名字有点似曾相似的感觉。呵呵,杨卫风,齐如风,又有多大差别,谁会真正喜欢辣条,不过都是消遣,一个是显示优越感,一个是报复和炫耀,一包辣条去喜欢车厘子忽视了另一包辣条,最后,另一包辣条逆袭了,来报复罢了。

魏珑眼眶红了,心里止不住的痛,抬着头,看着他,苦笑:“谢谢你的那第一包辣条,谢谢你让我成为辣条姑娘,谢谢你铸就了我的两次被大嘲讽,你现在是来嘲讽我的是吗?你和杨如风一样,一样,一样。”

看着魏珑离去的背影,齐如风只觉得无力,他想上去追,却又想着放手,他只轻轻地说道:魏珑,那不一样啊,不一样,不一样。

几个月后,在出租屋里喝着啤酒的魏珑收到了一封信,是齐如风写的,她好想退掉,好想撕掉,只是寄信的人一再强调很重要很重要,她不打开就不走,魏珑打开了信,是齐如风,只是看着,看着,看着,魏珑的双眼就起了水雾,那信上说:

魏珑,我走了,永远的走了,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魏珑,我很早就喜欢你了,我是你隔壁班的,我家其实也在你家隔壁的街道。

魏珑,比起杨如风家,你穷,可是比起你家,我更穷,大约是全校最穷的吧;爸爸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离开了,我去医院看他们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你,勇敢的握起小拳头,给护士打针,微笑着,漏风的大门牙,那一瞬,仿佛某种力量感染了我,谢谢你,魏珑;

后来,你到了我们学校,我知道你叫魏珑,我高兴的快要飞了,想送东西给你,看到了卫龙,和你的名字一样呀,爷爷独自抚养我很不容易,我从来不和他要钱,给你买卫龙的钱,是我捡废品卖的,我看你很喜欢,就天天买,我自己也吃过,好好吃;

魏珑,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杨如风,你为她打架的时候,我都看到了,魏珑,你真是女英雄,我很想保护你,可是,你强大的不要人保护哦;

魏珑,这么多年,我都想在你困难的时候保护你,想在你身边,可是,我一无所有,我不想你在杨如风面前抬不起头,所以,我要努力,努力,努力,拼命;

魏珑,当我真的强大到可以保护你的时候,上天却惩罚我了,惩罚我那些年的拼命,可是,魏珑,我想你做我的女朋友,我想疼你,所以,对不起,还是来烦你了;

魏珑,对不起,那年,我要是很有钱,该多好,杨如风的屈辱,也是我造成的,魏珑,对不起,对不起;

魏珑,我聘用你为我公司的总经理了,魏珑,做个快乐的辣条姑娘,其实,吃辣条的你,最美;

魏珑,我爱你,魏珑,再见。

辣条姑娘的爱情——为了你,全世界吃辣条_第2张图片

魏珑问身边的人,他去哪里旅游了,应该是去很远的地方吧。

齐如风,齐如风,其实,或许,我要的,只是一个能陪我吃辣条,喜欢我吃辣条的人啊,那个人,就是你啊。

齐如风,为了你,我也去旅游吧,吃遍全国各地的辣条。

辣条姑娘的爱情,到此结束,又从未结束。


我是小乌龟,晚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