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作为一种志业

梁,谈的学术作为一种志业,是说学术意味着要推翻前人的认识,要接起老师的衣钵,所谓老师教学生就是为了让第一超过自己就是这个意思。

放眼整个科学和历史的场合,学术莫不如此。比如原子的西瓜模型当中心模型,都是不断的推翻不断的建构。而现在的中国教育很缺乏这一点呐

学术意味的孤独,意味着是接受上帝的召唤,忍受孤独和后人的批判。西方国家教授的评定标准都是以学生对老师的批判数为准则的。想到这里,我还是觉得自己还是做一个应用型的人才会好一些吧。应用最前沿的知识,武装自己也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为他人,为社会提供一些价值,让自己也有所选择。大抵如此

罗辑思维,这些,有点像速食,像方便面,浅尝辄止,东边敲一下锣,西边敲一下鼓。不过我还是蛮感谢地。至少为自己打开了很多门。

然后说到研究和如何看待知识,一条路专心走,这个方向倒是对的,确定一个专精的领域,往往需要多方面的知识,就假设研究经济模型,你在这当中就需要研究社会心理,研究传播。

学术研究,尤其是社会科学,但是做起研究起来。看待问题,却不尽相同了

必须先通过知识的广度打开视野,再专注于一个方向。什么心理学,社会学,还有管理学,很多科目都是互通有无,学校的分类是为了方便管理。

学术研究应该也是这样。整体来看,我们精深一个方向的问题,一定是先博,而后精。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