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恶性循环的生活方式

《女性贫困》《无缘社会》《我在底层的生活》,三本书阐述着三种不同的如书名所写的大主题。不知道该以哪个主线去将这三本书串联起来,以“一种恶性循环的生活方式”串联也不可能准确的涵盖所有想表达的内容,只能抽取三本书中的部分观点,浅显的从自我角度阐述,仅此而已。

01

《我在底层的生活》是讲一位美国作家去到不同的区域,隐藏自己的身份,以女服务生的角色体验底层不同职业的生活,用作家的视角讲自己的体验而成的一本纪实书。

作者在体验中发现一个贫穷恶性循环的问题:

因为没钱,不得不住在偏远地方;

因为住在偏远地方,所以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在路上;

因为花费很多时间在路上,她用于提升自己和发现更好工作机会的时间越来越少;

为了应付房租和生活成本,她不得不说服自己承担更多小时工作或者兼职;

因为花了太多时间做各种劳苦的工作,她渐渐成为一个工作机器,无力做任何其它的事情,直到情绪爆发离开;

然后换一个地方,进入下一个循环。

排除这本书中提到的阶级分化问题,底层人的生活往往只是围绕着为解决基础生理需求而不停的旋转,更别提所谓的精神生活的开发。

02

围绕着贫困,《女性贫困》中的案例更是赤裸。不同于美国的国情,日本的社会结构中,女性本身的职业选择、工资待遇、社会地位等都低于男性。一个没有被父母好好抚养的孩子,越容易在年纪很轻的时候怀孕,用未来的孩子寄托幸福的希望。当孩子成为不了依赖对象时,男人、酒……便会成为下一个依赖对象。很显然,她和孩子都会陷入一种恶性循环生存生态中。

当然也有积极的贫困女性,尝试不同的方式去摆脱现状,但是社会的保障制度并不完善。其中有一个规则让人瞠舌。日本的女性,尤其是单身妈妈们,在求助政府福利机构无效时,只能选择色情店成为他们的救命稻草。因为政策的漏洞,色情店可以提供政府提供不了的就业、育儿援助和居住的一条龙服务。

书中提到“生活能力低的孩子的增加会弱化社会保障制度”,制度是否抛弃这一大部分群体,或者贫困女性们该怎样挣扎才能搭上制度的边缘,成为体制内的人呢?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不是所有贫困群体都知道政府能提供什么协助。贫困会导致个人价值观的被迫崩塌的同时,还会导致教育资源匮乏,信息的闭塞……因为很多原因,这部分人被边缘化,用微弱的社会关联养活自己和家人,更别提了解基本的政府救助政策了。

03

提到“关联”即想到“缘”,《无缘社会》中的缘是指血缘、社缘、地缘。在崇尚个人自由的今天,孤独成为流行常态,我们常坐在一起却沉溺在手机的虚拟世界中;住的很多年的地方,连邻居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年富力强的家里蹲等现象……社会关系的联系日渐脆弱,老年群体中的孤独死开始蔓延到中年甚至青年一代。

一个人在死后的多日才被发现,因为血缘的淡联系导致无人认领,因为地域的迁移与过去的无关联,因为职场生涯的结束断掉了社缘……是社会抛弃了自己还是自己不自觉的选择了抛弃社会。

忽然想到了中国的广场舞大妈、社区文艺团,这种在独自生活成为理所当然的现代社会,显得尤为可贵。

不管是贫困还是日渐孤独的人生,我们都需要主动出击寻找适合自己的可反击的动力。

04

这三本书所表达的信息远远不止这些,在我的个人领悟中觉得,生活方式的选择尤其重要。在假设自己富裕的情况下,我的每一天又会是什么样子。如果结果依然是现状,那问题的所在便是自我选择的方式上了。

是否可以让自己不陷入绝对的无缘状态中,不落魄到贫困的底线,不周旋在无限循环的为解决基础生理需求的奔波中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