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锁红楼

(1)红楼锁梦

红楼锁梦是天意,石头记里情缘续


    萧湘第一次梦见少年是从梦里那个叫林妹妹的女子踏进园子的那一天开始的。萧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常做着同一个梦境,好像是在看电视连续剧,也像是在演绎她自己。那个被唤作林妹妹的女子眼角眉间仿若小了一个年轮的萧湘,16岁,豆蔻芳华。离开了家,怀着忐忑的心情,进了一座很大规矩很多的园子。
      只是一转眼,萧湘就看见了那个少年。年纪比林妹妹稍长,唇红齿白,剑眉如鸿。萧湘觉得,那少年的眼睛会说话,闪烁着点点星光,甚是耀眼。进了园子的林妹妹发现,园子里的姑娘们都喜欢围着少年转,她们唤他“宝哥哥”。少年似乎很欣喜多了一个林妹妹,总是陪在她的身边,带她逛园子,跟她说话。然而,林妹妹总不会像园子里的那些姑娘一般,围着他,她总是只这么远远的看着他。
      萧湘自认为自己是个开朗的女子,可是,梦里的林妹妹却总是有说不完的忧伤。她为落花悲伤,为流水怜情,就连日月更替,星月流转她也有着悲伤的理由,而萧湘不喜欢这种感觉。他们就这样,一直一直的在萧湘梦里,两小无猜。有时,游园嬉戏,有时,对月吟诗。那些画面,在萧湘看来,美好而温馨。
      直到有一天,萧湘无意中读到了《红楼梦》,书里面那个叫林黛玉和贾宝玉的放佛就是她梦里的那双可人儿。于是,一遍一遍的读着红楼,萧湘知道,她是讨厌那个结局的。每一次的梦境,她都开始担心,担心那个叫薛宝钗的女子的出现,会破坏那些美好温馨的画面,引来那个她很讨厌很讨厌的结局。然而,即使是梦里,那个钗姑娘还是出现了。那一刻,萧湘放佛感受到了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那是从身体里失去了某样很重要的东西的感觉。
      再后来,萧湘还是会读《红楼梦》,可是却再也没有过那样的梦境,仿似一切早已有了既定的结局。

(2)似梦非梦

似梦非梦从何忆,三生石上名儿记



      这一年,潇湘大学毕业了。按照原有的计划回到了久违的家乡,家里人通过关系给她联系了一家工作单位。
        这天,潇湘起了个大早,因为这是她去单位报到的第一天。坐在公交车上,潇湘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黛玉初进贾府的那一天,潇湘想,黛玉那天的心情应该跟此刻的自己一样忐忑吧。在人事部报到后,潇湘去了自己的部门报到。上司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看起来精明干练,却对潇湘很是热情。把潇湘的工作安排好后,还说会安排一个人来带领潇湘尽快的熟悉业务。
      当潇湘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名字的时候,很自然的答应并看了过去。可是,只是那么一眼,潇湘却楞住了。她眼前的这个男子,那眼角眉间是潇湘再熟悉不过的样子。是的,即使男子看起来比她梦中的少年年长了不止十岁,可是,潇湘仿佛已经肯定了这个人就是她梦里的那个少年。男子并没有对潇湘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就像对待一个陌生人一样的温文有礼。原来,他就是上司安排来带领自己熟悉业务的人,他说他叫逸宏。
      逸宏是一个温柔细心体贴的人,他幽默风趣,博学健谈,很快就博得了潇湘的好感。其实,就算没有这样那样的优点,潇湘对逸宏还是存有不少好感的,毕竟,这是她梦了无数次的人。在单位上,逸宏很是照顾潇湘,很快便带她熟悉了所有的业务。慢慢的,潇湘发现,其实单位上的很多女孩子都喜欢围在逸宏的身边,然而这个发现却又让潇湘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潇湘觉得,也许逸宏对她也是特别的。为什么说也呢,因为面对逸宏,潇湘总觉得自己有很多不一样的情愫在里面,也许是因为梦境,也许是因为逸宏本身。潇湘也说不上来,只是她知道,自己待他,跟别人不一样。逸宏总会在闲暇的时候带潇湘到处去玩,或是吃各种小吃,只要是潇湘喜欢的,想要去做的,逸宏都尽量满足。有那么一刻,潇湘几乎快认定,她,他,他们,会一直这样好下去。
      那天,潇湘又跟逸宏约好了一起去吃饭。才刚到餐馆里坐下,一个女子便迎面走来,那女子微笑着将手搭在了逸宏的臂弯里,很自然的跟他们打了招呼。在逸宏的介绍下,潇湘认识了那个女子,她叫恒芜,是逸宏的未婚妻。潇湘几乎是以一种狼狈的姿态逃离了那个餐馆,连女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餐馆里也没有心思去细猜。其实潇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她跟逸宏本就没有什么,只是坐在那里,看着他们甜蜜的样子,她的心,心如刀绞。
      自那天以后,每一次在单位上遇见逸宏,潇湘都会很刻意的去避开他,即使是逸宏主动找她,她都会以一种疏远而客套的姿态去对他。她记得逸宏有跟她说,恒芜是个好女子,但是却不是他所倾心的人,他跟恒芜在一起,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潇湘不知道这算不算是逸宏在意她的表现,然而,潇湘想,在事实面前,一切理由都只是借口。
        潇湘想过,逸宏应该是在乎她的吧。她一直记得他看她的眼神,就像梦里的少年看林妹妹的眼神,闪烁着点点星光。还有那个叫恒芜的女子出现的时候,逸宏那无可奈何的姿态和愧疚的眼神。潇湘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有原则的人,所以她至始至终都没有告诉逸宏关于那个梦境的故事。她不知道逸宏会不会也跟她一起做着这么一个一模一样的梦。恒芜的出现,粉碎了她关于逸宏的所有幻想。潇湘知道,自己始终做不了那个叫林妹妹的女子。她还是喜欢这样洒脱自在的自己,所以,她很快向单位递交了辞呈。
       
(3)梦里依稀
     

梦里依稀尤可依,此情可待成追忆


      潇湘是被一阵刺耳的闹铃声给吵醒的。抬手看了下表,整七点。今天是她去单位报到的第一天。她仿佛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具体是什么,却模糊不清。吃完早餐,赶上公交,她又继续打开了手机的电子书,看的还是《红楼梦》。即使看了无数遍,她总是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的看着。
        到了单位,在人事部报到后,她就去了自己的部门。上司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很热情的接待了她。在安排好她的工作后,上司说,要介绍个人给她,带她熟悉一下业务,潇湘欣然的答应了。那人,走了进来,潇湘抬首,一刹那,早上所有的梦境仿佛清晰可见,那眉眼,梦里依稀.....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