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游戏征文|遇见你之前,是它陪我过情人节

青春&游戏征文|遇见你之前,是它陪我过情人节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1-

那段时间,恰逢我人生的低谷。

喜欢了一年多的男生和另一个同事恋爱了。

他明明给我说过不找其他地方的女孩,不吃窝边草的。

原来这一切的标准,只是为了委婉地拒绝。

为了证明自己并不介意,我不得不强颜欢笑,假意祝福,内心却纠结万分,无比痛苦。

因为注意力不集中,我在工作上也遭遇瓶颈。

长期以往,恐怕我真的会抑郁。

所以我决定做点什么,转移下自己的注意力。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才接触到了那款游戏。

没错,遇见它时,我悲观厌世,一身伤痕。

我错过了它最火爆的时期,据说那几年,网吧里一半以上的人都在玩梦幻。

没人带没人教,我自己跑到网吧注册了账号,随便选了一个新手区,开始了我的游戏生涯。

接连在东海湾打了数天的大海龟后,我已经学会了组队和聊天,不必惊讶,对于一个游戏小白来说,这已经是莫大的进步了。

不得不说,玩游戏真的是转移注意力的好方法,治疗情伤的良药。

我不沉迷,不影响正常的工作,其实后来想想,那时候我应该是希望自己能沉迷其中的。

毕竟,迷恋一款游戏比迷恋一个求而不得的男人要轻松的多。

那段日子里,我的生活中只剩下工作、吃饭和游戏,下了班就玩游戏,周末也玩,根本没时间胡思乱想,根本没时间多愁善感。

有一次在职工食堂,我边排队边回忆在游戏里遇到的一件非常搞笑的事,没忍住笑出了声,一抬头看到了那个男生和他的女朋友。

他也看到了我,尴尬一笑。

我突然愣住了,不是因为他的笑,而是因为我发现,看到他们时,我竟然不怎么在意了。

如果你当下的生活特别糟糕,如果你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熬不下去了,可以尝试下这种办法,总归要比得抑郁症或是轻生强。

-2-

后来的事情很奇葩,他们两个分手了,据说是因为性格不合。

那个女孩辞职了,毕竟不是所有的女生都能用游戏转移痛苦。我的好友刘海燕不这么认为,她说最主要的差别还是在脸皮的薄厚上。

有八卦的同事跑来问我什么感觉?爽不爽?开心不开心?

我想了想,努力找了会感觉,什么也没找到。

确实已经没有感觉了,因为此时的我已经在游戏里结交了一大帮朋友,玩得不亦乐乎。

来自东北的老大哥“笑咬杏林”每天都在频道教我们说东北话。

“瞅你那损色”“卡吐露皮了”“不道啊”“别吵吵”之类的话从他嘴里一说出来,就自带搞笑特效。

川妹子小叶是个萌哒哒的妹纸,有人见过她的照片,据说肤白貌美、童颜巨乳。

那些男生总喜欢逗她,组队遇到坑时,她也会气呼呼地说一句“瓜娃子”。

万年挂机王花花,酷爱带队又酷爱挂机。

有一次抢整点怪,她非要带队,并信誓旦旦地保证说自己能抢到。

那次还真被她蒙对地儿了,大Boss就刷在了我们旁边,就在我们兴奋地幻想着自己会拿到什么时,她突然不动了,根本没进入战斗!

队伍并没有解散,说明她没掉线。

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不回应我们的催促和谩骂。

等我们四个离队重组完,另一支队伍已经华丽丽地进入战斗了。

气的我们一直站在那里骂花花,顺便诅咒正在杀的那队人得空气。

第二天她贱嗖嗖地告诉我们,原来人坐着也可以睡着,昨天她带队的时候就做到了。

游戏里不是只有打打杀杀,不是只有怪物和装备,还有朋友,每个角色的背后都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

-3-

在别人看来,我不配合相亲、不愿恋爱是因为还没走出阴影,还在疗伤。

只有我自己认为,是游戏太好玩的原因。

当然有游戏的原因,我空闲的时候都在玩游戏,哪有时间结识新朋友?哪有时间邂逅哪有时间偶遇?

那几年,我确实把全部的热情都给了游戏。

现实中的人和事,一般很难让我动容。

我像只愚蠢的鸵鸟一样,把自己埋进一个虚拟的世界里,躲避着现实,释放着情绪。

光棍节的时候,我们在游戏里互相吐槽。

情人节的时候,我们互送烟花,一起取暖。

我不寂寞,只是还没准备好与青春告别。

梦总有要醒的时候,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我已经过了25岁,虽然在游戏里我一直喜欢把自己的年龄说小。

父母开始频繁地打来电话,由最初的种种暗示到后来的直接责问。

为什么你不肯谈恋爱?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不仅他们问,我自己也经常问自己这些问题。

那时候我才知道,世界上最可悲的事,不是你爱的人不爱你,而是你没有爱的能力。

当时我一直觉得,我这辈子大概是不会结婚了,多半是要孤独终老了。

春节回家的时候最难,父母和七大姑八大姨都来催婚,到年龄了不结婚就成了罪人。

做什么都是错的,说什么都能联系到不结婚。

还好我有游戏,也唯有在游戏里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

-4-

最难的那一年,因我拒绝相亲,妈妈和我冷战了好几天。

第二天恰好就是情人节,白天去亲戚家拜年,自然又被批评教育了一番。

晚上的时候,我登陆了游戏,先是刷了几轮活动,然后被人喊去了方寸山。

那个叫帅帅的男孩子,为我做了很多的烟花。

他说我不会问你年龄和真实姓名。

他说我不要你的照片,也不会要求和你视频。

他说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突然想要在这虚拟的世界里留下点什么,将来好用来回忆。

是啊,没有回忆,拿什么祭奠这段时光呢?

后来,那些熟悉的头像,开始长时间的灰暗。

他们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离开了,有人是因为工作调动没时间玩了,有人是因为结婚生子,不愿意再玩了,还有些人没说原因......

后来,我也尝试着减少游戏时间。

去认识新的朋友和开始一段新感情一样,是件劳神费力的事。

不过很快,月老他老人家终于找到了我那根红绳,让我遇到了申先生。

人一旦开始恋爱,就没那么多时间做其他事儿了。

可有些情怀真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魔兽》上映的时候,很多人坐在影院里,泪流满面,可是荧幕上的情节并不多感人啊。

有人骂我们家乡,骂我们母校的时候,我们都会梗着脖子怼回去,尽管我们自己也曾骂过。

每次听到有人说“梦幻西游早就过时了”“回合制游戏都是小学生玩的”这些话时,我总是忍不住反驳几句。

今年情人节的时候,申先生带我去吃大餐:

“老婆,认识我之前你都怎么过情人节?”

“认识你之前,有款游戏陪我过了四年情人节!”

了解本次 青春&游戏专题 联合征文“我的情人叫游戏”征文详细情况,请点:http://www.jianshu.com/p/ad86f06ecbb1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