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听媒体到自媒体

         

从听媒体到自媒体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一个夜晚,我正在微信读书,女儿欢跳着凑过来,妈咪,你看我录的抖音。视频中,女儿抱着家里的肥猫,挤眉弄眼,跳着可爱的海草舞,看得人忍俊不禁。

  “真有趣,现在的孩子,可真会玩。”

     

“妈咪,你们小时候,都玩什么?”

     

我望望她的手机,笑着说:“你准备好了吗,那可是一个“古老”的故事。”

     

从听媒体到自媒体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四十年前,我三四岁时,家里最稀罕的,是一台收音机,它摆在大屋最显眼的位置。每到吃完晚饭,我就安静地守着它,等着它说,“滴滴哒,滴滴哒,小喇叭开始广播啦!”那之于我,简直是天籁之音。我曾好奇地爬上爬下,前后左右地打量,用小手指抠着它的身体,满怀期待地问父亲,爸爸,能不能让里面小人出来说话?

       

后来,父亲带我去看电影,在大大的屏幕上,我终于看到了会说话的小人儿。可是,电影院好远啊,父亲也很忙。想要去一次,很难很难。

     

为了满足我对电影的向往,父亲开始在外面捡“垃圾”。那是一些比他拳头略大,相对方正的碎玻璃,他把它们洗净擦亮,用白胶布,缠了细细的边儿,摞成一摞放好。而后,再一片一片,端正地映在小人书上,用钢笔,像描红一样,一页一页,将透明玻璃下的图画,细心地描下来。待全部画完,小电影就能放映了。

       

等天黑下来,屋里不开灯,黑漆漆的,父亲端坐在椅子上,左手举起画好的玻璃片,右手拿手电筒一照,白色的墙面上,立刻有了大大的影像。“噢,放电影喽,放电影喽!”我开心极了。

       

自己制作的“电影”,十分方便好玩,有时候大白天的,我也会撩起床单,钻到钢管床底下,在黑咕隆咚的小天地里,一遍又一遍,演绎着动人的故事。

       

后来,父母愣是攒钱,买了一台12英寸的电视机。这个黑白索尼电视机,在拥有八九排房,偌大的居民区里,只有两台,家中立刻门庭若市。每到夜幕降临,院门基本关不上,来来往往,搬着小板凳,拖儿带女的人们,把小小的屋子挤得水泄不通。仅有的一个频道,无论播什么,大家都爱看,有时候信号不好,什么都收不到,满屏都是雪花,也没有人肯离场。

     

女儿大眼睛忽闪忽闪,听得入了神。我逗她,嗨,零零后,谈谈感想呗。女儿坐起身,认真地说,妈咪,听你的故事,好像穿越到了古代。我不禁哈哈大笑。

     

难怪孩子们不能理解,现在数字电视、网络电视,频道数不胜数,节目眼花缭乱,却也没有那么吸引眼球了。

媒体经历了报纸,广播,电视,网络的不断演进,已跨入“自媒体”时代。像女儿一样,录个抖音,整个快手,分享到网上,独乐乐众乐乐,玩个不亦乐乎;我也不甘落后,自己办个公众号,写一些文字,发布在网上,让大家浏览;而邻居的孩子,拿起手机做直播,刷流量,当网红,拥有众多粉丝。媒体已不再高不可攀,只要有兴趣,人人都是“自媒体”。

我在想,如果70年代,有人描述出现世的景象,大概所有人都会觉得是科幻小说,痴人说梦。可是,我们这代人,用亲身经历,见证了媒体的发展,国家的巨变。

从听媒体,到自媒体,真是让人感慨万千。生逢盛世,何其有幸啊!

从听媒体到自媒体_第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