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开

栀子花开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栀子花,花语:“坚强,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我们的爱”很美的寄托。

栀子花是几月份盛开,是几月份凋零,这些事情都被记脑海里。

这么些年还是忘不了那个叫周小栀的女孩。他喝了一杯又来一杯,已经不记得自己究竟喝了几杯,空气中淡淡的香味让他陶醉。甚至一度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产生了幻觉还是在梦中?

他一杯接着一杯,“零点酒吧”的装修换了,服务员也换了一波又一波,如今已是物是人非了。再回到这里,他在等什么呢?再回到这里他在期待什么呢?

他有一个很文艺的名字,许诺。

“是许诺一生的意思吗?”那是周小栀听了他的名字之后问出的第一个回答。

许诺是怎样回答的呢?是或不是?还是说了别的什么呢?

01.

“周小栀,你把他送回学校去吧!他已经喝醉了,看他的校服应该是你们学校的。”大腹便便的经理眼睛狡黠的看着这个兼职的女大学生。

周小栀穿着人家给的工作服,拿着每小时几十块钱的工资,他的话不能不听。

她看了一眼已经醉眼迷蒙的他,反穿着校服,左耳耳钉散发出某种奇异的光芒,很闪,很亮。他嘴里念叨些什么,可是离得太远听不真切。

不过,他身上反穿的校服确实是他们学校的,也就是说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一个学校的。

可是,周小栀并没有见过他,当然,周小栀除了室友和仅有的几个朋友之外谁也不认识。

02.

终于,听得真切了。

他说,“给我再来一打啤酒,我还没醉……”

为什么喝醉的人都不愿承认自己喝醉了呢?而且身边并没有人看着不是么?谁愿意关注一个已经喝醉的人说的醉酒的胡话呢?但是出于对这份工作的待遇,以及经理的命令,她没有办法拒绝。

所以,她去扶他了。

许诺瘫坐在软沙发上还不觉得有多高,可是站起来却是整整高了她一个头,而且他眼睛闭着,似乎在梦呓,又似乎再痛苦的想着什么?眉头皱的紧巴巴的。

周小栀偷偷的打量着这个年龄和她相仿的少年,常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脸,耳钉闪耀着。怎么看怎么像叛逆的少年。

她对于这些少年心中并无好感,身边听过太多太多关于他们的恶劣行径了!只是奈何工作,身不由己。

“师傅,麻烦到XX大学!”

的哥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到两个穿着学生制服的学生,男的看不真切他的脸,女的姣好的面容,眼神里透露着某种清澈。的哥司机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车子飞快的到了指定的地方,周小栀摸了摸喝的迷迷糊糊的某人口袋,很快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皮质不错的钱包。

“不用找了,谢谢!”

03.

翌日,许诺醒来,头疼欲裂。

醒来第一句话,竟然是:“昨天你们谁送我回来的?”

室友很默契的一致沉默。

终于,睡他旁边的人一般摇头一边狡黠的说:“昨晚我看到了一个美女。”

另一个室友搭话了:“姿色不错!”

剩下最后一个脸憋的通红,酝酿了许久才道:“艳福不浅!”

许诺想到了那阵栀子花的清香。

久久的沉默,还是没能从头疼中想出个7所以然。

不过,在许诺打算放弃继续回想的时候,那个脸憋的通红的少年又扔出来一记猛药。“好像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哦……”

言下之意已经不用多说了。

许诺先是呆了片刻,脸上看不出是高兴还是惊喜。

04.

往后的日子许诺还是一如既往的泡吧,熬夜,通宵,可是那个女孩就像消失了一般,再没有出现在酒吧过。

直到某天。

那天雨下的很大。哗哗啦啦的,让人看不真切雨中的场景。

许诺站在教室门口看着雨中匆匆跑过的身影,没有伞,她跑的很快,依稀可以看到长发飘飘的样子,很是狼狈。

许诺当时不知道脑袋一时发热还是什么鬼,一把夺过了室友刚拿出来的伞,然后消失在了雨中。身后传来室友的抱怨,可是雨下的很大很大,许诺什么也没有听到 除了雨水打在身上的凉,以及雨水打在伞上发出的哗哗的声音。

许诺给她一把伞的时候,她压根就没注意到他的突然出现,所以很自然的他的好意被雨水淋了个遍。透心凉,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伞掉落在雨中,而许诺更是被撞个满怀。走路都不看前面的吗?

“对不起,对不起……”

许诺没有理会对方的道歉,这件事不怪她不是么?

许诺从湿漉漉的地上捡起了沾满了水的雨伞,帮她撑着。

她总算是抬头了。清澈的眸子很容易让人想到邻家小妹。

许诺还给她一个自以为很帅的笑,她却没有笑,而是一脸的惊愕,那表情似乎有点见鬼的感觉。许诺当时就是这样以为的,但是能说什么呢?说自己看她可怜看她狼狈?还不是自己多管闲事惹的祸么?

许诺看对方只是看着他却没有接过伞,更是谢谢都没有,更加觉得自己多管闲事了。可是,既然都做了,就干脆点吧!

许诺伸出手将她的手拿过来,然后伞柄放在她的手里。很快的,许诺狼狈的消失在了越下越大的雨中。

05.

“许诺,我的伞呢?”室友一脸的幽怨让狼狈的许诺顿时间忍不住笑了出来。

许诺打着哈哈,用了一顿火锅才脱身。

最后室友那句话把他给问住了,“她谁呀?”

许诺回想着,也许大概可能是某人吧?但是他还是意识到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这感觉的东西能说明白吗?只是那种感觉应该不会错的,虽然下雨了,但是那香味他有印象,这不会错的。

“你看电视的时候不是常说路见不平把刀相助吗?……”

“那能一样吗?”

“一顿火锅。”

室友还想再说什么,许诺依旧重复那个让人无法拒绝的诱惑。

一顿火锅对于大学的他们而言即奢侈也够滋味了。

06.

日子一天天悄悄过去,而某些东西在这悄悄中发生着变化,变轻变重变深变浅。这些都不是突然发生的,一切都自然而然,一切都必然发生。

许诺在舞台上再次看到了那个女孩,这一次她画了精致的妆容,显得更加动人了。许诺只感觉内心的什么东西喷涌而出。

他不知道更领导说了什么,领导竟然同意他进入排练室。

从此,他成了排练室的常客,而她还是不冷不热的过着自己的日子。即便对上他的眼神也只是淡淡的一瞥。

许诺的心里有些失落和难过,可是没有看到她的身影,这难过更强烈。所以,顶着这样的失落和难过他还是每天都去。

渐渐的和排练室的成员都混熟了,大家都乐于和一个不愁吃穿又没有什么公子哥脾气的许诺交朋友,更重要的是每天的零食和饮料的诱惑是难以抵制的。

所以,当许诺说出了自己的难过,大家也都帮着撮合他们认识。

许诺知道了她的名字,她叫周小栀。知道了她喜欢栀子花,不知道是因为名字里有个栀字的原因还是别的原因,还有她身上好闻的味道就是栀子花的味道。为此许诺还特意跑去花店一朵花一朵花的闻,最后对某种花粉过敏的他差点进了医院。

接下来的日子,排练室多了一股好闻的香味。那是许诺每天去花店精心挑选的栀子花的味道。

可是,周小栀就像是故意躲着他似的,总是一会儿消失,又一会儿在远处。

07.

某一天。

这一天的雨下的很小,像是轻柔的风拂过,留下一丝清凉。

许诺忍不住走在雨中漫步,留下室友们不解的眼神。

他一路走着,一路看着匆匆走过的人群,莫名的觉得好累。心累了,爱一个人得不到回应,心是很容易累的。所以,这雨让这累更沉了。

突然,眼睛的余光瞥到一个穿着蓝色百褶裙的身影,是她。只是她旁边的是谁呢?看着他们说说笑笑的离开,许诺突然觉得内心的某处碎了。

他知道,某些东西是不能勉强的,他更清楚的知道,那是发自内心的微笑,是他从未在她脸上看到过的笑容。那个男孩子,有点矮,也不是很帅,但是走路的姿势很稳。再看看自己,自己走路的时候总是很慢,可是稳却不好说了。

那一天他几乎是在茫然中回到宿舍的。第一次,他犹豫了。有些感情是敌人也不忍破坏的,因为这感情里除了敌人还有自己喜欢着的人。

所以,他煎熬,他难受。他又想去花店看看栀子花了,那是一种白色的花,有淡淡的清香,还有某种脱俗的清淡,和她很像。

08.

一天,和往常一样,许诺去排练室看学长们排练新歌。

他在人群中看到了她的身影,一身雪白的纱裙将她衬托的像个仙子,可是她的眼睛却是看着台上的某处。

顺着她眼睛的方向看去,正巧看到了那个人的眼神也看着他。两人的眼神在空气中碰撞在了一起。然而,他只是淡淡的笑了,这更像是成功者对于失败者的嘲讽。

许诺顿时间莫名的火起。

他跳上了舞台,然后在众人不解的眼神中他像方才那个人发出了挑战。

“我们比试比试?”许诺不容置疑的直盯着那人看。

那人淡淡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伙伴,然后看了看某处。许诺没有回头,他自然清楚他看的方向站着谁。

那个人点头了。顿时间场地有一阵唏嘘。这种事情太不常见了,也许在众人眼中这是自取其辱吧?难道许诺就不知道这一点吗?

许诺最终在众人的嘲笑声中走了,不是落荒而逃,但在众人眼中也许就是落荒而逃。同样的离开在不同的角度去看总是会有些不一样的,就像众人不理解他为什么总是看着某个方向,就像众人没有发现身边少了一个人,但是一直盯着那个位置的许诺发现了。所以,他走了,留下众人在一边唏嘘一边更激情的看着台上的闪着耀眼光芒的学长们。

09.

许诺追出去,却发现对方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

像个仙子的她,站在大树下显得更有仙气了。

显然,她似乎在等他。真的是等他吗?

不管如何,许诺都觉得自己有些话要说的,有些问题憋在心中很久了。

还没等许诺开口,周小栀就说话了。她说这话的时候,似乎有些生气。她说:

“你不知道他们是学校的风云乐队吗?你还上去干嘛?你就这么喜欢出风头吗?还是这么喜欢出洋相呢?”

许诺突然有点想笑,可是看着她认真的表情最终还是克制住了。他莫名的有些开心,心里暗暗的把这当成了她对自己的关心,原来她知道呀!

憋在心里的话已经没必要说了,事实上从她开口就没必要说了。许诺只是想知道她为什么讨厌自己,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

许诺戏谑道:“你这算是关心我吗?”

“少自恋了,我这是善意的提醒。感谢你上次的伞,伞我已经交给你室友了,据说还是他的?”原来她还记得呀,许诺感觉她怎样说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听懂了她的言外之意是她记得他,并且要感谢他。

“既然要感谢我,那‘零点酒吧’请我喝一杯?”许诺眼神闪烁着有些慌乱,似乎在期待什么,又似乎在害怕什么。

“我已经不在那上班了。所以,我请你喝点别的吧?”

周小栀似乎并没有可以隐瞒什么,她干净的眼神和说话一样,干脆利落,甚至清澈到让人自惭形秽。

许诺突然有些后悔这样说话,可是她请客的诱惑是不能抗拒的。能够和她哪怕多呆一分钟那也是不能错过的美好。

正在这时,突然许诺的手机铃声响了。

“栀子花开 so beautiful so white

这是个季节 我们将离开……”

许诺看了看周小栀同学的反应,是愕然?是惊奇?她的眼睛本来就亮,现在却更亮了。

许诺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昵称,顾言。

许诺晃了晃手机,示意接个电话。她微笑着看着他,什么也没说。没说就当是默认吧,别人的电话他可以毫不犹豫的挂了,但是他是顾言,所以他必须得接。

很意外,很惊喜,surprise!

电话那头,他说他要回来了,要和自己一起念大学。这比什么都让他开心,可是看到周小栀一副好笑的样子,突然他觉得也应该更开心才是。

他咧着嘴笑道:“周小栀同学,今天我很高兴很高兴,所以,我决定了,我请客你负责吃就好了。”

10.

当周小栀把某人带到熟悉的烧烤摊时,某人哭笑不得。

盛情难却,加上这是和某人第一次吃东西,加上今天很高兴很高兴。无论什么情况似乎都不应该打扰到吃的雅致的。

“你不喜欢吃吗?”周小栀看着他,眼睛很是雪亮。

许诺怎么能扫了美女的性质呢?他还额外叫了两瓶啤酒和两瓶饮料。

许诺吃的很慢,而周小栀吃的很开心,速度也就根本慢不下来。

许诺给她又是递纸又是倒饮料的,后来饮料喝完了,许诺想再叫的时候,她却拿起来桌上的酒,把酒当成饮料解渴。

这一顿喝的惊心胆颤。说到底还是担心周小栀喝醉,而且实在不想破坏这第一印象。

相反,周小栀似乎就对此不怎么在意了。放开了吃放开了喝,嘴上油油的,手上也油油的。许诺一边递纸,一边看着坐在旁边的人。这种感觉真好。

等吃完烧烤,酒也喝的差不多了。

许诺起身要去付账的时候,被告知已经买单了。

许诺看了一眼正在眨巴着大眼睛的某人,好吧,自己怎么没想到呢?

11.

回家的路上,两人并排走着,中间隔着一段距离。

“我说过我请客的!”许诺抗议道。

周小栀盯着他看了许久,到最后许诺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还以为沾了油什么的呢?

某人有些自恋的看着正盯着他看的周小栀同学,戏谑的问道:“我是不是很帅?”

周小栀同学憋着笑,配合的点了点头。

许诺想要再说点什么,可是眼睛的余光看到了一个此时此刻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很快的周小栀也看到了他,她的脸上顿时间洋溢着某种光彩。这让身边的许诺有点莫名的悲伤。

“再见!”周小栀笑着和他挥了挥手。

“嗯呢,注意安全。”

许诺强想要摆出个微笑的姿势,可是心里却不这么想。

盯着两人的背影,一高一低,两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显得格外的刺眼。

12.

“你听说了吗?栀子乐队要来我们学校了?”

“那风云乐队可就龙头地位就要不保了……”

“听说栀子乐队也是从学校走出去的,而且是从十三岁开始的,那时候我们不是才读初中么?……”

“那么厉害,这么算来他们年纪和我们应该差不多大了?……”

“栀子乐队的主唱不是早就隐退了吗?”

“他不是现在还在吗,你看,校报上不是……”

“不是他,据说是一个喜欢戴着面具的神秘少年,他的手臂上有一个栀子花刺青,而且花上面还有个皇冠,你看就是这个……”

校园里有些热闹的出奇,栀子乐队什么时候这么火了吗?也许曾经很火,可是这几年消息好像少了很多,据说都出国发展了。现在又回来了,是发现自己的祖国好,还是学成之后想要大展身手呢?

众说纷纭。对于这类的娱乐八卦,总是有些人特别热衷,而有些人对此似乎完全没有感觉。

比如,许诺,他此刻就在赶往机场的路上。

13.

学校对于这次“栀子乐队”的事情很重视,甚至惊动了几位大腕。为此,学校特意组织了一场各大院校之间的音乐比赛,取名为狂欢之夜。

顿时间,校园更热闹了。不出几步就是关于“栀子乐队”的消息。

“栀子乐队”出道很早,以至于很多同龄的孩子在上学的时候就一直听着他们的歌跟他们一起成长,所以他们吸引的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同龄人,也当然的受到一些孩子的家长的宠爱。

所以,他们是幸运的,他们更像是一个青春和成长的符号。

最终时间定下了。大家都期待着这场学校之间的比拼。同时更是期待着亲眼目睹一下“栀子乐队”的风采。

狂欢之夜如期而至。会场早已是人满为患,最重要的压轴戏当然也要留在最后,所以“栀子乐队”是最后一个出场的。

在狂欢夜前夕,许诺拿着入场券找到了周小栀。

周小栀扬了扬手里的两张票,许诺才想到那个人也是狂欢之一的重要参与者之一,顿时间有些气馁。

“能看下你的座位号吗?”

许诺接过她手里的入场券,幸亏没有自己的好。

“我这有几张比较靠前的,你看要不……”

许诺有些不确定对方是否会要,谁知道他话还没说完票就到她手里,然后她从里面抽出一张还给了许诺。许诺顿时间有些哭笑不得,他突然想到了那个人,也许是因为那个人也在吧?

14.

狂欢之夜,确实够狂欢。

各大院校风格迥异,人才辈出。有动人的情歌,有民谣,有大合唱,还有各种舞蹈配合着他们。美女帅哥欢聚一堂,靠前排的座位,有几个陌生的脸孔,还有几个平日在电视里经常看到的脸孔,当然少不了一些摄影师之类的在记录着。

许诺和周小栀并坐着,周小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台上,而许诺更多的是将目光投向身边的人。

果然,他上场了,身边的周小栀眼睛更亮了。他们表演的是一首古典音乐,韵味很足,唯一不足之处就是主唱显然有些紧张,声音隐隐的空灵感少了很多,但总体还是很不错的。

络绎不绝的表演,各种音乐之间的较量似乎在某些层次成了学校之间的较量。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很快就要落幕了。终于,“栀子乐队”出场了。顿时间沸腾声震耳欲聋。

可是等了好长一段时间,帷幕才慢慢拉开。一个可爱的小女站在台上,对着观众鞠了一躬。难道这就是“栀子乐队”?显然不是。

接下来四五个人出场了,没有奇装异服,唯一的一个奇异点是,一个帅气的男孩子身边站着一个戴面具的某人。裸露的手臂上一个刺青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一阵奇异的光芒。那是一朵栀子花,栀子花上还挂着一个皇冠。无疑,那就是主唱。

顿时间,场下鸦雀无声。

女孩带着稚嫩的嗓音发出了恰到好处的童真,纯净的声音。这是“栀子乐队”的成名曲,“栀子乐队”也是根据这首歌来的,这首歌叫《栀子花开》。

“栀子花开 so beautiful so white

这是个季节 我们将离开……”

女孩唱完,全场显得更近了,似乎心跳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戴着面具的少年开口了,声音深情,似乎在回忆着青春,似乎又回到了毕业的时候,似乎过往的难舍和悲欢就在眼前,似乎站在他对面的真的有这么一个女孩在静静的听他唱着。嗓音缓缓的融入心底,触碰到心里最柔软的部位。

场下的人大部分都闭上了眼睛,似乎深深地陶醉其中。

难舍的你 害羞的女孩

就象一阵清香 萦绕在我的心怀……

紧接着就是合唱,观众的心跟着声音,跟着那种灵魂的颤动一起走上去,升上去,深深地沉迷其中。声音回荡耳边,回忆闪现脑海。这一幕在多少人心底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号。

那个害羞的女孩,那个稚嫩的嗓音,那个戴着面具的少年,还有一群充满活力和张力的少年,以及他们的声音深深地打动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的人。

曲罢,多少人眼角闪烁着眼泪,多少人还沉浸在青春的感怀,又多少人想到了即将离开的不舍和那个梦里的女孩……

雷霆的掌声赛过了会场,飘出很远很远。

一首《栀子花开》道出了多少人的青春和感慨呢?

15.

出会场的时候,乐队几乎是落荒而逃,幸亏学校的安保工作不错,加上学生们都是更多的表达内心的喜爱。

“顾言,我爱你……”

“主唱,我更更更爱你……”

这类爱来爱去的话数不胜数,让众校老师面面相觑,可是谁会没有青春呢?青春过的人更懂得那滋味。

“许诺,你怎么才来?”周小栀显然有些懊恼某些人关键时刻掉链子。

“路上那些人太疯狂了吧?”

“他们唱的真的很好很好很好。”

“真的吗?”

“嗯,尤其是那个戴着面具的男生……”

某人很不合时宜的出现,打断了周小栀继续的犯花痴。

“小栀,别流口水,别犯花痴了行不?以后出去别说我是你哥……”

“哥,讨厌……”

哥?原来他是她哥,还以为……

“你好,我是许诺。”许诺主动客套了几句。谁知道被周小栀称哥的人竟然一改刚才的笑容,顺时间眼睛里掩饰不住的狂热,道出一句让人惊掉下巴的话。

“你好,我叫周杰,我是周小栀的哥哥,另外我也是你们乐队的粉丝,所以可不可以帮我签个名……”

周小栀一脸不可思议的看了看突然不正常的哥,然后又看了看被她哥称为偶像的许诺,眼神在两人间来回的转。

突然,许诺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个戴着大大墨镜的帅气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

“老言,不带这么吓人的好吧?”

某人似毫不以为意,指了指一边傻站着的周小栀,道:“这是你的小女友?”

“老言,不要把人家给吓坏了!”

“看吧,这就心疼了吧!”

许诺一边解释道,一边求助的眼神看着众人。

谁知道这时候,周小栀竟然笑了。她说:“你好,顾言哥哥,我叫周小栀,是许诺的女朋友……”

顿时间,众人石化当场。

紧接着又是一阵喧闹,似乎有人发现了什么情况。

“不好,快跑……”

16.

“许诺,你是不是欠我一个故事呀?”

某人愕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言一旁打趣道:“他欠你余生的幸福才对……哈哈!”

说着又跟周杰吹牛去了。

“要不我给你唱一首歌吧?”

许诺说完不等众人回答就开唱了,众人就站在路边静静的听着。四周无人,却更适合听歌。

栀子花开 so beautiful so white

这是个季节 我们将离开

难舍的你 害羞的女孩

就象一阵清香 萦绕在我的心怀……”

周小栀想到了排练室的栀子花,想到了每天早上的神秘问候,想起了仅有几次的对视,想到了他的笑,想到了自己贴在床头的宣传海报,想到了他傻笑,发呆……

顾言拍了拍还沉浸在歌声中的周杰道:“周杰,你怎么发现我们许诺公子的身份的?”

“一个人的外面可以通过化妆和遮掩,可是眼睛不能改变,眼神也不会轻易改变……其实,这也是小栀告诉我的。”

周小栀一脸茫然。

“除了许诺我想不到别的谁了,一个明日之星的乐队主唱会直盯着我妹妹看?如果不认识,如果没见过,怎么可能?”

某人被这么直白的说出了自己的小动作,顿时间闹了个大脸红。

某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踏出一步,站在周小栀面前,变魔术似的从身后取出一支栀子花。

“周小栀,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我之前不是说了吗?我是你女朋友呀,所以呀,傻瓜。我当然愿意了!”

“亲一个……”顾言和周杰两人唯恐不乱。

许诺的手机铃声响了,那首熟悉的旋律在湿吻中显得更加的青春动人。

“栀子花开 so beautiful so white

这是个季节 我们将离开……”

17.

“许诺,下次少喝酒了……

“周小栀同学,我向你保证下一次绝对少喝点……再说上次说老言那小子跑了我心情不好来着……”

“那我们去吃烧烤吧?”

顾言看着某人囧着一张脸帮忙解释道,“许诺胃不太好……”

周小栀突然想到上次吃烧烤的场景。

“没关系的,我喝饮料,看你们吃就好了……”许诺笑着安慰周小栀。

周小栀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最后大家决定去吃牛排。

“许诺,以后要给我录歌!”

“好啊。”

“我要经常听你唱……”

“好啊……”


《栀子花开》何炅 王诗龄

栀子花开 so beautiful so white

这是个季节 我们将离开

难舍的你 害羞的女孩

就象一阵清香 萦绕在我的心怀

栀子花开 如此可爱

挥挥手告别欢乐和无奈

光阴好像 流水飞快

日日夜夜将我们的青春灌溉

栀子花开呀开 栀子花开呀开

象晶莹的浪花 盛开在我的心海

栀子花开呀开 栀子花开呀开

是淡淡的青春 纯纯的爱

……



朴童

2017年05月于厦门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