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质遇上了神经病

      今年国庆70年安保要求特别,一级勤务模式,全员值班备勤。

      30日旁睌,城里华灯齐放,灯火通明,到处都听到《我和我的祖国》的歌唱。深夜,喧嚣的城市静了下来。我在值班室坐到11点多,心里想明天是大庆日,还是到街上的看一看,于是便下楼,开车到街上转一转。此时的光明大街上,偶尔有飞驰而过的汽车,市府前的一音乐喷泉广场显得格外的静谧。

    我开车走到一片新开发的楼盘拐角处,突然发现有一辆车停在一偏僻处,形迹可疑。我停下车远远地仔细观察,车里的厢灯亮着,后门廠开,一个男人的身影在后座一上一,像是做附卧撑一样的动作。我心里骂道:这大概一对狗男女在玩车震。咳,还是不打忧这样的好事,走吧。转念一想,我又停下来,心想现在黑车这么多,要是这个男子打劫强奸怎么办,发生了诸如空姐被黑车奸杀的案件怎么?在这个享和的日子,不是影响很坏,今天如抓个现形,不是立功了!不行,得下去盘查一下。

      当我要下车时,自我防护意思又突然出来了,这货要真是敢这么做案,一定会胆大妄为,如果他携带凶器,一对一地打,我无寸铁,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迟疑一下。我身边刚好有手持台,如果真遇到反抗,呼叫一下其它巡逻车,过来支援,这货肯定也跑不掉。

    于是,我拿着手持台下车悄悄走到那辆车附近,保持着安全距离,对那货吆喝道:在车里干么的?出来!我拿着手持台指着爬出来的男人,手持台可是警察的标配,可以让他明白,我是警察,请不要轻举妄动,我可能腰里还别着枪。

      这货对着突然出现的我,吓得一脸懵逼,结结巴巴地说:在给新车装座套。

      真他妈的扫兴,这么晚了,在这半野地里,竟然装车套!让我琢磨了半天,这国庆安保让我搞的神经错乱了, 真是神经质遇上了神经病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