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南山南

关于南山南_第1张图片
图片来源:Unsplash

图片来源:Unsplash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一个夜晚,一个很深很深的夜晚。那天我几乎要被作业淹没,等到终于处理完一切包括作业洗衣服洗漱的时候,我才发现时间已经走到了凌晨两点钟。我想逛一逛豆瓣就去睡觉,很巧的是,这首歌就在豆瓣首页上,随手把它点开,只听完第一句,我就开始喜欢上这首歌。

不由得想起前些年,一曲《董小姐》红遍了大江南北,“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一句歌词让很多人记住了《董小姐》的原唱宋冬野的名字。宋冬野是一个民谣歌手,他是“油麻地厂牌”的成员,而这个小组织的成立者,就是创作《南山南》的——马頔。民谣歌曲温柔婉转,是浓烈又清雅的感怀,这样的音乐很轻易地就俘虏了一大群文艺青年们的心。油麻叶承载着的是一群文青们的梦,如果你想知道,给一个流氓一把吉他会怎么样,那么你就可以听他们,听宋冬野、尧十三、马頔,听着的时候去捕捉歌里那一缕缕流浪者的气质。民谣歌曲的特点在这首歌里尽情得体现着,马頔的才情质化成一个个跳跃着的音符,将复杂的情感呈现在听者面前,末尾的童声象是暮春时节的雨点,当它滴答滴答,柔柔地点在心头的时候,心,都快要化了。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

让我们再回到这首歌吧,《南山南》没有亢长的前奏,从第一秒钟就开始唱着了。略带沧桑和怅惘的声音悄悄地把我包围,清新得象是雨后的空气。伴奏是简单的钢琴和吉他的声音,轻轻地和着,象是在和着心跳的频率。仔细打量每一句歌词之后,我想这首歌应该写的是一个写满了遗憾的爱情故事。有趣的是,前不久在one里看到一篇马頔的文章,他这样写到:“我写过一首歌,叫《南山南》。常有人听完后说它太悲伤,接着问起,这首歌里是不是有一个故事。我说,你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它就已经和我无关了,你掉的眼泪,才是只有你自己知道的故事。”

我想,每个男生心里,都有一个她。或许是在铺满阳光的校园小径,或许是在阴沉沉雨天里哪一栋小楼的屋檐下,又或者是在茫茫人海。不管在哪,是什么时候,但总有第一次见面,总有那么一个女生,让你永远记住第一次见到的她。总有那么一次,错身而过之后会有一股患得患失的怅然涌上心头。至于后来,从相识到相熟,与她可能发生一些故事,可能这些故事不太精彩。但事情就那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朵来的爱恋。可能是单方面的,也可能心心相印,可是最后这些青涩的旖旎都悄悄飘散在风中。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大梦初醒荒唐了一生。”

在这个略带浮躁的世界上,我们总是快节奏地生活,我们大都听惯了声嘶力竭的情歌。偶然间听到一曲动人的民谣,那种慢慢的十分打动人心的节奏,轻轻的静静地在心头敲打着,让思绪也悄悄地慢下来。好像是穿行在杂草丛生的山谷里,走过一处小崖,面前陡然出现了一泓清泉,沿着小流,依稀看到在远处是繁茂的武陵桃花。又好像是在喝下午茶,暖暖的阳光在杯子里的咖啡面上泛着涟漪,身边是一个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他正在说他的故事,娓娓道来。

认真地听几遍这首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朦朦胧胧的轮廓,但是它没有太过具体的故事和具体的情节。或许,这也正是他想表达的吧。我们都曾经历分别,在我们开始不去图谋悲伤,也不再逃避天明,终于梦醒的时候,我们自己会填补上故事的空白。这个属于我们每个人自己的故事,会变成一份珍贵的回忆,带着无限缺憾地美好着,就算到了我们垂垂老去,白发苍苍的时候,岁月也磨灭不了它的痕迹。

�����c-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