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做我的星辰大海吗?(1)

1.
天气慢慢的转凉,太阳已经没有那么刺眼了,顾莫才意识到夏天是真的要过去了,露出的大白腿在每天早晚的时候已经开始出现鸡皮疙瘩,风也变得凉飕飕的。

“陆星辰,你说,夏天真的就过去了吗?”

顾莫伸出脚踢了踢还在沙发上办公的陆星辰,他神情专注的盯着电脑,指节分明的手指不停地在键盘上敲打着,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陆星辰,你说秋天来了,那冬天还会远吗?”

陆星辰突然抬起头,四目相对的那一刻,顾莫连忙撇开眼,装作顺势看着前方的桌子。

“有什么想说的,你就直接说吧,文绉绉的可不像你的风格。”陆星辰低下头,扬了杨嘴角,继续敲打着键盘。

他要是总能这样一眼看穿她的心思就好了,可是即使如此,那又能怎么样呢?

“安可回来了!”

他的手突然顿了顿,然后又迅速地继续打字,没有人能看清他此刻的神情。但是顾莫知道,这个世界上能让永远都有条不紊的陆星辰变得慌乱的就只有安可。

“我昨天见过她了,她约我们一起聚一聚,但是我知道她想见你。”

“没有必要!”他轻轻的合上笔记本,“还有啊,你有心思管闲事,还不如好好把你这家里打扫一下,你看看都脏成什么样子了。”

“嫌脏你就别来啊。”

陆星辰走到顾莫的面前揉了揉她的头发“本事不大,脾气倒是挺大。还有事,我先回公司了。”

“慢走不送!”

陆星辰走后,顾莫慢慢的挪到他坐过的地方坐下来,沙发上还有他的余温,空气里也弥漫着他身上的味道。

五年了,他还是像以前一样,丝毫不愿意提起她,除了顾莫之外,身边的人提起她,他都会变得狂躁和生气。但是啊,越是隐藏就越说明他还是很爱她。

秋天的风有一种独特的感觉,风里总是夹杂着一丝萧瑟而落寞的意味,不像春天的风那么生机勃勃,也不像夏天的风那么躁动湿热,更不像冬天的风那么凛冽刺骨。

顾莫静静的看着窗外,大风呼呼的刮得窗外不再绿意盎然的树叶窸窣作响,那一年好像也是在这个季节吧。

2.

“莫莫,我找到了我的星辰大海”

安可神采奕奕的指着从ktv门口进来高高的男生。

“他就是你说的男朋友吗?”

安可扬了扬嘴角,微笑的点点头。

顾莫的心里有座城池好像轰然崩塌了一样,陆星辰!

“你好,我是陆星辰。”他微笑的扬了扬头

“你不认识我吗?”

陆星辰疑惑的看了眼安可又转头望着顾莫,“我们认识吗?”

顾莫笑了笑,“我们是一个系的,而且之前,有一起参加过社团活动。”

“哦,你好你好。”

他笑着和顾莫打完招呼,就坐在安可的旁边,温柔的执起她的手,“你看,你又穿的这么少”,他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安可的身上,眼里满是宠溺和温柔。

安可的脸变得红扑扑的,娇羞的回握住他的手,相视而笑。

旁边的朋友开始起哄,气氛变得开始热闹起来,大家都开始抢话筒当麦霸,只有顾莫安静的坐在角落静静的听他们唱着歌,偶尔拿起桌上的果汁喝一口,嘴里满是苦涩的味道,她很想喝酒,但是酒精过敏更难受。

安可晃晃悠悠的走到顾莫身边,伸手就挽住了她的脖子,“你丫的别在那默不作声,你今天怎么了,看上去情绪不高的样子。”

“没有,就是最近没有休息好,有点累。”

顾莫顺势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安可温柔的摸了摸顾莫的头,“要不你先回去休息,我们可能会玩的晚点,等会给你带好吃的回去。”

夜晚的风真的很大,孤单的人其实会早回家,因为嬉闹的人群会越发让一个人的孤独显得格格不入。

他真的不记得她,是啊,从来都没有记住过,哪来的忘记呢。

她每天都去图书馆装作和他偶遇,安静的坐在他的后面或者旁边;为了他转到了他们系,说实话,她一点都不喜欢电脑不喜欢程序不喜欢C语言,可是她喜欢他;只要有他参加的社团活动,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参加,哪怕不善言辞,也要去学习辩论,只为了能和他一起参加辩论赛,他参加的所以比赛,顾莫都参加了,遗憾的是,陆星辰总是名列前三,而顾莫也总是只能得到鼓励奖。

可是为了他,是值得的,只要有一天他能看到她,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今天,他终于看到她了,可是,在他眼里没有她。

顾莫开始躲着陆星辰,以前她总是和安可形影不离,就连父母都打趣她俩从小都比双胞胎还要亲,,但是现在,只要安可的身边有陆星辰,她都会避开他们。

不是想掩盖些什么,只是喜欢是藏不住的,即使嘴上不说,它也能从眼睛里跳出来,她不能让自己迅速死心,更不能伤害安可,只要再也不见他,这份喜欢总归会随尘埃而去的。

转眼间就要毕业了,顾莫每天都在图书馆和宿舍之间往返,毕业论文和毕业相关的一些事情总是让人忙的晕头转向。

我要出国了。

当顾莫听到安可做出这个决定时很震惊,因为她才不久前才说过要和陆星辰一起留在这个城市打拼,陆星辰创业才一年多,现在正是他需要她的时候。

“你走了那陆星辰怎么办?”

“其实很早之前我爸就想让我出国,但是我一直都是拒绝的,我也想一直留在他身边,可是,现在的就业形势你也看到了,国内没有什么好的机会,我只需要出去几年,等我回来的时候机会和挑战要比现在大得多,我可以帮他更多。”

“安可,我觉得你更爱自己多一点。”

“我爱他,但我更想有一个配得上我的未来”,安可从兜里抽出来一个粉红色的信封,“我明天上午的飞机,你帮我把这个交给他。”

看着安可消失在校园的拐角处,顾莫感觉心里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她已经很久没见过陆星辰了,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更加不知道怎么样去安慰他。

顾莫找到陆星辰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学校附近的大排档里在喝闷酒,他的眼里早已经没了光彩,整个人显得很憔悴。

他看了顾莫一眼,招呼她上前一起喝一杯。

顾莫把手里的信揣进兜里,坐在了陆星辰的对面,她终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安可,她是不是要走了?”

“明天上午的飞机。”

“你知道她和我说了什么吗?”,他端起一杯酒灌进嘴里,“她说她这一辈子都过不了穷日子,不想当家庭主妇,不想去菜市场,不想一辈子安稳的相夫教子。”

“她从小就是一个有梦想和追求的女孩。”

他们都不再说话,顾莫拿起桌上的酒一杯杯的喝起来,她知道,此刻的陆星辰只是想找一个突破口来发泄自己的情绪,他难过痛苦却又无能为力。而她能做的就只是安静的陪着他,让他感觉自己并不是一个人。

顾莫慢慢的感觉到意识有点混沌,身上有隐隐的刺痛感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很难受,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好像胸口被什么堵住了一样的喘不上气来,只听见陆星辰反复的叫唤着自己的名字,顾莫难过的笑了笑,从他嘴里叫出自己的名字,原来那么好听。

3.

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就是那种见了他第一眼,觉得这一辈子就再也没办法爱上其他人,他哭你跟着哭,他笑你也跟着笑,哪怕他不爱你,你也愿意为了他赴汤蹈火,并且甘之如饴。

顾莫是在第二天晚上七点左右才醒过来,陆星辰在她旁边守了一天。

“这是在哪?”

“医院,你感觉好点了吗?”

顾莫感觉胃里翻来覆去的难受,喉咙干干的一说话就有撕扯般的疼痛感,头痛的紧。

“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酒精过敏不能喝酒,昨天你还喝了那么多。”

顾莫很想笑着告诉他自己没事,眼泪却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她急忙抹了抹眼泪,“陆星辰,就看在我陪你喝酒喝进医院,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她坐起来,喝了一口陆星辰端过来的水,“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吧!”

陆星辰的眼睛开始变得很深邃,他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

从那以后,陆星辰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的公司已经办的有声有色,规模虽然不大,但是生意还不错,疯狂的工作加班和见客户就是他所有的生活。

这些年来,顾莫就好像成了陆星辰生活里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无时无刻,只要他一个电话,她都会出现在他身边。对于他,顾莫是因为爱;而对于她,没有人能看出来陆星辰是怎么想的。

一阵欢快的电话铃声打断了顾莫的回忆,是陆星辰的电话。

“安可约我们晚上一起吃晚饭,一起去吧!”

“我不去。”

“你不去我就不去。”

“陆星辰,你、、、、、、”

“我一个人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顾莫永远都没办法拒绝陆星辰,以前是,现在是,以后还是,只要他一服软,她就什么都答应他。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