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你曾陪我一程

雨声淅沥,水还是水,我们已不再是我们。

2017年10月2日  星期一  小雨

“许愿,”诺诺笑嘻嘻地喊我的全名。

“能忍你的也就只有我了。”

字里行间有些咬牙切齿,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星星眼里老母亲般无奈的包容时隐时现。

几年来,面对友情,不论是初来乍到的新鲜还是沉重逝去,我总会时常想起这句话,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她讲话时灿烂的面容,和当时的情境,顺便记起我平和表面掩盖下汹涌的感动。

我是动她是静,动静相处,像雨水潺潺落入无边容纳的大海,奔流往复。原以为海和雨不分彼此,不曾想海是由里到外蔓延,雨水从来都只在心里。

分别读大学的第二年,某个晚上,她发微信告诉我,她和男朋友吵架了。像是积累了满腹委屈,她激动地数落着男友的种种不是,我几乎插不上话,拙劣地帮她分析各项问题,总结归纳,认真得像刚上三年级的小孩子,直到深夜两点。

半分钟后,朋友圈最新两条赫然展示着他们二人的身影,以及她告白男朋友的誓言:永远永远在一起。

我先是懵了,脑子里瞬间闪过愚人节三个大字,手忙脚乱地打开手机日历来确认。

清醒过来感觉既生气又好笑,最后被一股巨大的悲哀笼罩着困在里面,久久不能释怀。

或许她从我不甚正面的言语中听出了先抑后扬的味道,于是深切感受到男友无数的闪光点,和许多常人所不及之处……也许她由始至终没有留意我讲了什么……

一个感情上有洁癖的人,注定会活得比旁人辛苦些,硌在心底细碎的琐事,如同喉咙里的刺,吞下去伤身,取出来会痛,等待时间淡化伤心。

从此,我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她。我们没有闹翻,就连不欢而散也算不上,只是在我心底深处,那份“能忍你的就只有我”的友情已经戛然而止,不复存在,残存的仅仅是:

“你最近还好吗?”“我还好。”

徒留疏远的眷恋。

或许是无意,或许是有心,我不愿深究,你这般待我,可能当真是爱惨了他。

你知我怨你,可你不知道的是,当自己的一片真心被无视,甚至可能被歪曲成心怀叵测时我有多难过,有多难过,才会挥手对一段曾经我引以为豪的友情说再见。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