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另类大学路(未投稿成功)

方茴很清晰的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于是早早的向母亲上奏了自己的心声:妈,我不考大学了。

母亲知道后,大发雷霆,用晾晒衣服的架子打在了她的身上,衣架都打折了,方茴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可她仍咬着牙说道:“我依旧坚持着我的信念,我的原话还是那样,我不考大学了。”打的精疲力尽的母亲两眼双泪纵横而下,哗啦啦的哭泣声充斥着整个房间,若没有物品的摆放,整个房间都像气球膨胀那样被声音填充。母亲不再哭泣了,心平气和静下来说:“闺女啊,你是我们家唯一的希望了,爸妈读书少,你可要想好了。”

“妈,我早就想好了,我不读书,照样比他们活得出彩。”

“那你可一定要想好,自己该走怎样的一条路哇!”

就这样,方茴高中毕业了,其他同学有的上了大学,有的也跟她一样在寻找人生的目标,更有的还在迷惘期,还有的也在闯荡着社会。

从离开高中校园的第一天起,方茴就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就是为了赚钱。

于是,她昧着良心,去当了私人开办的学校的教师。通过介绍中介招揽学生,骗取政府给的指标,然后对着每天新进的学员说到:“你们每一个人都会从这里走出去的,每个人都会有工作安排。”

那些学员的毕业,了去了方茴心头上的痛,因为她并不想再次看到这些学员的脸,年轻又稚嫩,想想自己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想鼓励他们多点不要来这里,但她为了钱,没办法。这些学员,年轻貌美,有的家缠万贯,却被分配到了下属单位。那些年纪轻轻就被放到了休闲的单位里的人,方茴不想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动力,也不想知道他们的事情,因为跟她无关。

兢兢业业打拼了两年,方茴晋升上了教师的资格,说是晋升其实也不是,方茴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边“教书”的同时,边弄学力,尽力弥补不足。于是20来岁的她离开了原先就职的私人学校,去往了中学,应聘教师。

人才市场,人头攒动,她很顺利,挤进了一家公办性质的学校。

“你来应聘什么的?”

“高中教师。”

“什么学历?”

“高中。”

“我知道离你们的要求还差很多,但我之前是私人学校的老师,而且我也考上了教师资格证,我相信我的亲身经历可以鼓舞很多学生不走我的这条道路,也希望能帮助到更多的孩子去完善他们的成长。”

“看你经历,挺不容易的,试试吧,这么有理想的姑娘。我们先签一年的合约。”

方茴知道,她原先在工作上班的辛苦,在商场百货加班的愁劳,在私人学校教书的呕心沥血,即便是昧着良心做事,她也在良心和底线的面前坚守着自己的一份初心。所以这份来之不易,或者是辛苦换来的公办学校的工作,是她修来的福分,是她努力过后的结果。

她从高一开始带起,慢慢转眼间,三年过去了,送走了第一批学生,在毕业之际,她如实的说道:我没上过多少学,不知道学生的辛苦,但我能体会到,你们的压力,因为这种压力是与生俱来的,它伴随着老师、父母、社会、舆论的因素,交杂而成。你们可能会恨老师当年对你们的鞭策,但你们唯一会记得,并感恩的是多年后,当年的我对你们的爱。我上过工厂打工,深知工人的辛苦,那种辛酸,不是别人瞧不起自己,而是连自己都否认自己,因为他们的工作不是三点一线,而是更多的点,更多的线拼凑而成的。我深知体制内的商场,是不言而喻的,因为每天的排班,三班倒,没日没夜的工作着,累了就就地躺在家里,一动不动,好像一眼就可以望见几年甚至几十年后的自己。所以,我不服输,也不认输,所以,我想在这里告诉大家的是,别学我,要读书就好好地给我读,青春不是给你浪费的!

三年后,方茴辞职了,原因很简单,不是当不好老师,而是她想换个工作体验一下。

别人用了三年的时间完成了人生理想,考上大学,她却用了八年的时间深度打造自己,体验了许许多多的世态炎凉给她的态度,她的反馈,她的反应是,不断地超越当前的自己。现在的她,完成了学历上的空白,考上了大学,通过社会青年报考,拿到了教师资格证,PMP证书。她比别人活得更加开朗,以至于当年同届生和瞧不起她的人现如今都纷纷赞美着她,她享受着人们的赞誉,却不为所动,因为她知道,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一直如此。

现在,她开始写书,书名就叫《没上过大学的我,成为了社会的精英》,别人问她,你现在都上了大学了怎么还这么说?她说,为了纪念当年的青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