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骂我贱,我的故事你还没有听!!

我今年十八岁。

我浪*、轻浮、这是我在滚滚红尘中的面具,我流连在各色男人中,盯着他们的腰包。   

我世俗、不堪、我冷眼看着那些情爱,嗤之以鼻,其实我只是想要在这迷离之地混得一席之地而已。   

别急着骂我贱,我的故事你还没有听!!

(收*费*小说,直接与店家微信联系,勿发信息朋友圈)

别骂我贱,我的故事你还没有听!!_第1张图片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一次

    遇见越北的那天,我刚满十八岁,上高三。

    那天我翘了晚自习,在格格的陪伴下去了一家小有名气的pub,格格是我的学姐,她告诉我在这里很容易遇见有钱人。

    我们俩用借的钱点了两瓶最便宜的啤酒,自顾自地坐在角落里喝起酒来。

    当酒精慢慢侵蚀我的大脑的时候,我的神经开始变得有些迷糊,因为这迷糊,我用着更为敏感的瞳孔开始审视着四周。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我喝尽了杯中的最后一口酒,在格格有些担心的目光中跳上了舞台,此时的舞台上还有几个打扮妖艳的姑娘,她们正扭着自

己的身子跳着yan*舞吸引着无数男人的目光。

    我没有理会那些姑娘朝我投来的异样目光,直接就把身上穿的那件蓝色外套给脱了,朝舞台下用力一甩。

    衣服落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那个男人大概二十五六岁,有棱有角,浓密的眉毛微微向上扬着,眼中透露着精光让人不容小

觑,我是故意扔他身上的,因为刚才我看他掏钱包了,里面有着厚厚的一沓钞票。

    脱掉外套的我,身上只穿着一件黑色的内衣,这件内衣是格格借我的,是她最好的一件内衣,上面有着好看的蕾丝,可以把

我刚刚开始发育的胸部衬托地玲珑有致。

    毫无疑问在我脱掉外套的那一瞬间我成为了全场的焦点,dj也适事宜地开始打碟,劲爆的音乐响起的同时,一束聚光灯也打

在了我的头上,然后我开始跳舞。

    我不是专业的,但我偷偷跑去少年宫蹭过课,被保安赶出来过很多次。

    不是我吹牛,刚刚舞台上跳舞的那几个庸脂俗粉还没有我十岁的时候跳得好,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们没有我好看,没有

我年轻。

    果然,我一开始扭动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全场开始沸腾,而那个被我扔了衣服的男人把我的衣服收捡好之后,也开始饶有兴

趣地打量着我,他的眼中透露着贪婪的y*u*******望。

    我朝他抛了一个我自认为妖娆的媚眼,然后继续随着音乐跳舞。

    一曲还没有完,我就被那个三十岁的男人给拉走了。

    他走上台,给我披上了外套,在嘈杂的音乐声中拉起了我的手就把我往外拉。

    似乎是一种默契一样,我没有反抗,直接跟着他走了,而格格在一边看着,举起了酒杯隔空敬了我一杯,然后一干而尽。

    我知道她是在给我庆祝。

    等眼前的这个男人拉着我走出了pub之后,他直接就把我丢进了他车的后座。

    然后把门重重地一关自己也进来了,没有任何犹豫就直接爬在了我的身上紧紧贴住了我。

    我用力一推,错开了他立马就要吻过来的唇。

    “你要什么?”这是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钱。”这是我今晚说的第一个字,原来他也是一个聪明人,那倒省事了。

    这时他微微一笑,笑容透露着那个年级不该有的放**dang和对我的鄙薄,轻易就灼伤了我的眼。

    “多少?”

    “你看能给多少,我是第一次。”说这话的时候,我并没有太难过,只是心狠狠地抽了一下,生疼。

    “这张卡里有三万,够吗?”说着他就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了一张卡在我的面前摇晃着,此时他的呼吸变得急促,看着我的

眼神也变得迷离。

    那时我挺傻的,问了密码,连验都没有验卡里有没有钱就直接把卡接过了,紧紧地捏在手里。

    而他看我接了卡之后,讽刺地说了一句,“你这小妖精真够贵的。”

    他的话刚落,整个人就再次爬到了我的身上,他先是狠狠地咬着我的唇,攻城略地,毫不留情。

    而我紧紧闭上了眼,任由着这个陌生的男人在我的身上肆意妄为。

    当他扔掉我的衣服,撕掉我的内衣,扯掉我的裤子的时候,我的心就像是一座荒岛,寸草不生。

    我今年十八岁,成为了biao*zi。

    以前我最唾弃的那种人。

    可是我别无他法,我爸欠了一大笔高利贷,没法还,今早跑路了,我妈被催款的人打到大出血,现在还在医院等着输血,我

手里捏的那张卡是我妈的救命钱。

    车子随着身子上的这个男人的动作开始猛烈摇动,突然我就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什么东西所狠狠贯穿了。

    那一刹那,痛不欲生。

    我死死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可是身子下面传来的痛楚却我让忍不住开始呻吟,我喘着粗气,眼泪开

始不争气地往下掉。

    我以为我可以足够狠心,我以为我可以坦然地接受这一切的。

    可是我错了,我还是会痛。

    “原来你真是cu*女。”身上的这个男人似乎察觉了什么,满意地冲我笑着,然后吻掉了我脸颊上的泪珠,似乎带着一丝温柔

和怜悯。

    我本能地抗拒这种情感,咬住嘴唇一字一句地说着,“快点,别磨蹭了。”

    他骑在我的身上又笑了,然后加快了身下的动作,猛烈地撞击着我的身子,我疼地吃痛,身子微微躬了起来,然后他说既然

是第一次那他一定要我好好记住他。

    我没有体会到格格说的那种快感,反而一种绝望在我的身子里弥漫开,越漫越浓。

    就在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在我的身上留下最后一击的时候,他开口对我说着,“记住我,你的第一个男人,越北。”

    随后他就重重地瘫软在了我的身上,呼吸声比刚才更加地猛烈,此时车窗上早已蒙了一层厚厚的雾气,车子里的温度高地让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而后我不自觉地念起了那个名字,越北。

    完事之后,我面无表情地穿好了衣服,然后从他的车上走了下去,这期间我一直死死捏着那张卡。

    他一把拉住了我的手,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看了他一眼,挤出一个笑容对他说我并不打算和他再做一次这种交易。

    “哦?”他挑了挑自己的眉毛也没有再说什么,就开车扬长而去了。

    而我感觉身子痛地不行,只能夹着双腿慢慢朝医院的方向走着。

    这时一个打扮地十分耀眼的女人从酒吧的门口朝我走了过来,她穿着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旗袍,披着一件貂皮大衣,涂着十分

艳丽的口红,一看就富贵不已,拦住我之后她什么也不说,先是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火光在黑夜里跳动的时候,她递给了我一张名片,让我下次缺钱的时候直接找她。

    我犹豫了几秒,保持着礼貌让她让开。

    “小姑娘别倔,你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接下吧,对你没坏处。”眼前的这个女人十分强势直接就把名气塞到了我的手里

,然后就上了旁边的一辆红色跑车,一眨眼就不见人了。

    此时格格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了,我知道她一直在不远处注视着我。

    “钱呢?”格格的声音在寒风中有些发抖,让我听来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此时我都麻木了,伸手把卡递给了格格,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格格扶着夹着双腿的我去了旁边的银行,当看着机子上显示出一连串的数字的时候,格格裂开嘴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苏

荷,你眼光可以啊,一来就吊上了一个金主,挺有钱的啊。”

    格格笑的时候,我的眼泪没忍住就流下来了,不过很快我就冷静下来了,擦干了眼泪,把里面的钱全部取了出来,分了一千

块给格格,这是我借她内衣的利息,我们早就说好的。

    等我抱着钱到医院的时候,护士一看见我就埋怨着我说,怎么这么晚才来,你妈都要失血死了。

    我一听见死这个词,所有的不满和压抑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冲着眼前的这个护士大吼着,“那你们就不能先给她输点血吗

,人命关天啊。”

    那个护士似乎是被我此刻的歇斯底里给吓到了,不再和我理论,接过我手里的钱把费续上了,才安排着去给我妈输血。

    我妈从手术室里被抬出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了,她被人打断了两根肋骨,此时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唇苍白不堪,医生说

我要是再晚来一会,我妈估计就会因为失血过多直接去了。

    我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我妈,把头朝天仰着,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今天是我十八岁的生日,我见证了我爸硬生生把我妈耳朵上唯一的金耳环嫁妆扯下来,扔下我们娘俩自己跑路了,也见证了

借g利***贷的那些混混的心狠手辣与冷酷,他们打我妈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同时我还在医院经历了一场生死,被钱逼上了绝路,如你所见,没有钱,我妈就要去死,谁都不会可怜我们,即使我已经跪

在地上给他们磕头了。

    也就是在这一天,我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而事情远远没有结束,天刚刚亮的时候,病房门就被推开了,那群催要g利***贷的混混又跑来了,一进来他们就扯掉了我妈的

输血管,立马血就飙了出来。

    那是我卖身换来的血啊。

    我心疼地不行,上前去求他们,放我们一条生路。

    领头的那个混混叫陈钢,十分凶神恶煞地打着我的脸用着极其讽刺的声音对我说,“生路?姑娘醒醒吧,谁都不是救世主,

要是不还钱,大家一起下地狱啊。”

(此书文字内容里的违禁字较多,容易被屏蔽和谐不能展示,所以只发第一章,精彩全文请看全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