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风来

从超市出来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外面早已暗了下来,一抬头,阴霾多日的天空,一轮明月高悬,深蓝色的夜空,延续了白日的湛蓝,稀疏的星星,散落其中,虽然小,但却异常的明亮,往日的夜里,在郑州的上空,很多时候的星星像是中国的山水画技法一样时隐时现、若有若无,没有月亮的日子是这样,有月亮的时候更是飘渺的难以辨认。

就头上的这片天来说,郑州远不如我的家乡,那个豫西南的小城,她偏安于一角,虽不敢说是襟三江而带五湖,但也可称得上是襄汉之藩篱、秦楚之扼塞,而且西通巴蜀,南控荆襄,也曾是天府之地,素有三省雄关之称。要这么说的话,也不能算太偏。哦,不好意思,说到家乡忍不住称赞,跑偏了,这些都是题外话。说回天空,尤其是夜空,我更喜欢家乡小城的那一片天。白日里,天色湛蓝,白云飘飘;黑夜里,星罗棋布,星光熠熠。秋日的猎户座,永远的北斗星,不费力气就能明了的看到,其他那些不知名的遥远的星星,也都像擦拭过一样,闪闪发亮,以前是,现在亦是。就像今晚的星空,那些稀稀疏疏的星星,就像影视剧中的钻戒特写,闪耀着光芒。

郑州难得有这样的偶然天气,要不是前几日的风,从徐徐而吹的杨柳风,到昨日狂风大作的刺骨冷风,甚至省气象台都发布了大风蓝色预警,没有这些风,郑州不会有今天这么难得的好天气,走在路上总忍不住抬头望。所以,期待好天气,只有等风来。

前几日雾霾严重的时候,一个朋友说要等风来,我第一反应以为说的是电影《等风来》,后来才明白原来是希望恼人的雾霾赶紧散去,先下了小雨,而后风徐徐而来,渐渐变大,最后终于变的毫不客气,如千军万马一般席卷而来,在午夜的窗前呼啸,像极了儿时乡村的冬夜,真真的是那种带着嚎叫的风,拍打着窗,一扫而过。

“我知道半夜的星星会唱歌”,望着这深蓝的夜空,望着这些明亮的星星,我忽然想起这首歌,浅浅的在心底哼唱。我多想说,今晚的月亮可真美,今晚的星星也真亮,可是,我不知道合不合适说,该怎么说。于是我只能远远的看着她,自由的出没于云彩间,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是不是能发现我在看她,一直盯着,想着,一直到梦里。

等是一种很炫的东西。

《东邪西毒》里面有几次提到等:”为什么要等到得不到的时候才去争取?“这是欧阳锋的疑问;”花什么时候开是有季节的,马贼什么时候到却没有人知道。他天天都在城外等,我发现他越等越晚。“这是盲剑客的问题。三毛在《飞》的开头说”我不怕等待你始终不说的答案“,而最后说”只要你说出一个未来,我会是会你的“。

等,看似简单,但往往越简单的才越困难,比如蛋炒饭:饭要粒粒分开还要沾着蛋。”人生总是很难预料,我穿雨衣的时候也会戴墨镜,因为你不知道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会下雨, 什么时候会出太阳 “,林青霞这样解释自己的衣着。

变化太多,难以把握。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天上的眼睛眨呀眨。

我也不说话,我只等。

等风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