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57)

午后的阳光总那样明媚

在托伦斯河上闪闪发光

看着孩子在草坪喂鸽子

忘了自己已不是个孩子

早晨的朝阳在树上斑驳

在安静的校园里跳动着

看着学生在门外乘旅车

忘了自己已不是个孩子

“那的确比较痛苦了。” 杨映辉说:“看来我真的应该刮目相看这两边的大渠了。”

“是啊,除此之外,它们还是我童年最快乐的玩乐场所呢。”  陆月清说。

“还有这用处哩?” 杨映辉惊讶着说。

“那可不。因为大渠离村子很近,加上村子又比较小,几乎家家户户都挨着住,街坊邻里都离得很近,也经常蹿门子。所以我们上小学的时候,放学以后,村里的孩子都会来大渠边玩耍嬉戏。女孩子们常常会互相泼水玩,或者用手舀点水和泥巴玩。男孩子们则会光着裤管去洗脚或者索性脱个精光到渠水里面去游泳。那个时候大家玩得可开心了。” 陆月清的思绪不知不觉就飘到了童年,她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啊,你们放学就没有事情了么?”  杨映辉问到。

“基本上没有了,虽然家里有忙不完的农活,但是大人们一般都不让我们干,所以放学以后,我们就解放了……” 陆月清说。

“不是吧,你们一般什么时候放学啊?”

"大概下午两三点钟的样子吧。”

“放学这么早啊。放学以后没有家庭作业或者辅导班吗?”

“作业都是比较简单的,两下子就做完了。没有什么辅导班,再说很多家里的孩子上学都很困难,哪里还有钱上什么辅导班啊。”  陆月清说。

“真是挺羡慕你们的。” 杨映辉说。

“为什么呢?”

“同村的小孩子们可以一起玩耍,而且互相都很熟悉。我们可就惨了,你去过我家的,应该知道,一直到现在,我们都还是住在拥挤的单元楼里,每家每户都只有很小的一块空间,虽然拥挤,但即使是邻居也基本上互相不认识,所以小时候想找个玩伴都挺难的。”

“嗯,那是挺孤独的。”

“更悲惨的是,放学以后,几乎班上所有的同学都会参加至少两三个课外的辅导班,有些教弹钢琴,画画,还有些辅导英语和文化课的。” 杨映辉说。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