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妇女拿走桌上手机,一女孩:给我放下!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半年,在两个人十天不联系就感觉很疏远了的这快时代,期间发生的很多纷纷扰扰早就淡忘了,然而180天后再来回顾,乘火车所遇到的这件暖心小事仍记忆犹新。

那是四月,阳光明媚平凡的一天,因有事回老家,从昆明乘火车南下。

不是节假日,人流量不大,不拥堵,上车顺畅,火车刚好坐满。

是靠窗座位,饱览外面渐次飞过的景物是一种享受,倦了就闭眼睡,安逸。

二百八十多公里,三小时车程,只不过打个盹的工夫就消遣了的。跟往常一样,静静的人,还是得忍受没完没了的喧闹。

隔壁座的大婶,全然把火车当成了自己家,用手机看连续剧没用耳机,外放声音很大,人物对话、配乐清晰,全车人都听得见,因此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忍受着她一个人自得其乐的放纵。

“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麻辣小吃”的叫卖声每隔一段时间就响起一次,装满吃食的推车从过道缓缓驰过,发出隆隆声。

饿时,睁眼看一下,买瓶水,不饿时,不理会,继续睡。

约莫一个多小时后,推销牙刷的跳出来了,一通自说自话,像表演单口相声,声音洪亮,吐沫星子乱飞,讲得兴高采烈,十多分钟喋喋不休,就是想说服听众买三送三十元六把牙刷是多么划算。

大嗓门在侧,明显影响了休息,疑惑为啥每次都碰到推销此物的距离自己这么近,不理会,视为空气,当耳畔在唱歌。

行程已到三分之二时,一男高音来了,手里拿着包东西,扯开嗓子开始呼喊:蓝莓干,蓝莓干,原价28元一包,现在挥泪大甩卖了,只要15块,15块就能买一包了,40元买三包了啊!旁边一人低声嘀咕:切,每次都是这样,快到站时,又喊说只要10块钱一包,不信你等着看。

不远处,一男青年打游戏到忘我之境,脸上表情忽晴忽阴, 外放音极其欢快,吵得人极不舒心。

靠近车门的位置,年轻的两男两女,从坐下那一刻起就打牌,一直大吼大叫,开心得像买中了彩票。

在等待中苦苦煎熬,提示到站的声音终于响起,火车缓缓停下,舒了一口气,总算抵达目的地。

人们陆续起身,一个跟着一个涌向出口。

突然,一个铿锵有力的女声划破喧嚣:“放下,这是你的手机吗?”

循声望去,在打牌那四人隔壁,一清秀女孩正质问一妇女。

背着个包的妇女没料到会有人多管闲事,情急之下慌了,一时怔住,怯怯说:“是,是我的!”

女孩提高声调:“你确定是你的手机?我们明明看见是刚刚走掉的那个人落下的,你凭什么说是你的?”

这响亮的质询如空谷足音,很快引起众人围观,妇人见势不妙,赶紧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放桌上,自我解围说:“你说不是我的,那就不是我的”,说完,逃难似的一溜烟小跑着走了。

抄起手机,女孩对身旁男孩说:“走,弟弟,我们去找警察。”

下了车,姐弟俩抬头挺胸并肩向乘务员走去,那飒爽英姿,酷极了!

说来也巧,这女孩正是微信一友,90后,写文章能手,没怎么聊过,但从其文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她确是文艺理性有情怀的斜杠青年。

看着她伟岸的身影远去,忍不住发微信过去抒发敬佩之情:“你好棒,为你点赞,你的壮举我看见了,大快人心,你不愧是女中豪杰,是同龄优秀青年中的杰出代表!”

十多分钟后,她回复了一个笑脸表情,接着留言:这是一个人应该做的,看到了就不能不管,不是自己的东西本来就不能拿。

又问:“后面那手机物归原主了没?”她:“肯定的,必须的,我办事妥妥的!”过了几分钟,她又回复:“你既然看见我了,怎么不声援一下?”

好一个掷地有声的诘问,把堂堂七尺男儿羞得哑口无言、无地自容!扪心自问:如果看见有人拿走不属于他(她)的东西,自己是出手制止,还是视而不见,或者,当东西被留下后,自己是寻找失主,还是据为己有?

好一个超凡脱俗的女侠,她的一个自认为理所当然的小小举动像灯火照亮了夜空,让人觉得,原来火车上的小社会并没有那么糟,因为这件暖心小事,让四月里平凡的这天特别值得铭记。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