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祠游记

丁酉年四月廿六,吾邀友同游陈家祠,天色略沉,兴致所至,心亦往之。入园侧至正门,高大院落映入眼帘。青瓦灰墙,古朴典雅,又见七彩神兽立于瓦头,威武有神,此为望兽也。正院门庭牌匾陈氏书院,门上赫然两员大将,尉迟恭,秦叔宝也,手持利器,双目迥然,护佑陈氏家族,妖魔鬼怪不得近身也。入内,屏风一扇,雕刻花草虫蝶,如栩如生。红衣应景,欣然合影。

图片发自App


庭内花树繁茂,廊长坊立,灰砖古瓦,彩雕画栏,所到之处皆为美。行至正厅,羊城艺展,谓之:匠心玲珑。满目琳琅,目不暇接,中华之艺术瑰宝不可谓不多也。

一为琉璃画,清时期由西传入,蓝琉璃滴石蜡以雕刻,套色为画。又有精美银器立于一侧橱窗,酒器茶具也。左行至金银累丝器具,玳瑁手链,烧蓝提篮,金光闪闪,蓝中映银。中央为瓷器、山水花鸟折扇、玳瑁雕盖盒、发饰,不一一表。玉,中华文化之富贵圆融,玉雕,心头之好,技艺细腻,纹路清晰,虫鸟花兽,亦真亦假,虽百年不逊色,熠熠生辉。

图片发自App

图片发自App

图片发自App

图片发自App

图片发自App


后院石凳若干,游人小憩,余念古人行至于此,或吟诗作对,或赏月观星,于凡世寻一处静心,不禁莞尔。

侧院有石雕、木刻画、刺绣、铜锻堑刻、彩绘瓷器,或孩童或神将或传奇人物,表情生动,眉目明朗,场景如昨,笑声嬉戏犹如在耳。

吾慨器物无不耗时费心,古之匠人用心之深,专注之切莫不令人动容。

今之无器乎?艺不传乎?乃少匠心切切也。

时不少减,众生皆攘攘,急切奔走,短时无果,即弃,则心难静,艺难精。

然,若心不虔,则几事能成?

人之一世,一事之专。

出园,雨至,微凉,朦胧似江南三月。陈氏祠于数百年间静默,世事多变,文继以恒。

陈家祠游记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