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朋友

想征朋友需要自述写一份

我,脑袋里一刻不停的思索。断线,重接,环线。不停的和自己过不去。不够聪明的我开垦着一条目的是目标的路。

——

我不会读也不会复述,由眼睛和耳朵采集的信息进入自己圈子就被化为自己理解的含义,以自己常用语言输出。
世界会因为我而扭曲,我相信着;一点一滴都互相关联,我相信着;而且我期待别人也能相信这些。

——

我太容易喜欢上别人,大概需要2点条件,让我可以信赖和有趣。多么有趣会决定我的喜欢程度。

——

我的乐趣,是知道一切,体验一切;其中大概原则,是一切中咱不包含上瘾性且稍微不积极的活动。定义了太多,又学究气 :)

我喜欢设计,感受每一丝思维的闪光(尽管研究创造力和创新的我对这些还有其他说法),看到和参与制造我想像不到的东西,我会安心和兴奋。

我喜欢安逸和变化,从内心抛弃杂乱时的安逸,享受千万星光中追寻色彩的变化。

瘦弱的身体里,内心感情极度强力,放任的时候可以打垮我的心脏。

我不害怕悲伤,但是我怕悲伤太久。

——

总有太多我看不过去,我想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所以我不愿回忆,不愿后悔,人生渐短,有值得真心付出和珍惜的在旁边在远方,对现在好一点,对未来好一点。

如果是为了现在和未来,我会唤起记忆。

——

我将人和其做的事分离;不过还是考虑关联及可能性。未来只有一个,只能发生。

我一直刻意压制好胜心,小学三年级我终于决定:为何要那么在意别人的目光和标准(游戏规则)?那段时间之后,我自己走路,自己玩耍,度过独自一人漫步书海的假期;度过平淡没有太多期待的学期。

有人来找我;我也去主动和别人说话,总还是有些障碍。我的迷茫期太久了,以至于我无法明确地想像未来,会不会是伴随我一生的迷茫?

4~5岁的时候我喜欢摆弄一切我有的小材料,装在小塑料瓶里学科学家混合东西,但是多数情况怎么都不溶解哈 ;) 粉笔塑料食盐啥的。导致后来我特别对组合搭配有兴趣。

懂工作的定义后,我就看到爷爷奶奶对工作的热忱,为了自己相信的目的,去帮助别人,就当时来说,我就相信了共产主义——相信,每个人都有不断争取的权利,也有为别人奋斗的义务。3岁就相信共产了吗?我是不是有点小糊涂 :D

那时候我真的是想做不同的事情么?真的有人能超脱周遭赋予的意义开拓新事物吗?现在想来有趣呢。我不是勇敢的游戏制作者,没有制作过崭新的规则。只是好奇好奇好奇如果这些变成那些会怎么样。

即使这些是小孩子的心:现在也依然没变很多。

——

感情我也模糊,嗯,我如果决定要早恋,很早,7~8岁我四处问大人,“小鸡鸡”为什么总是痒痒?(男发育了)小学时发现过不同的女生,温柔不欺负男孩子的女孩子就她一人——小学时几乎全部女生都欺负男生,活泼的她不是。(啊,讨厌的回忆,为啥我会打了她一下)早恋?我是不会隐藏的人,到了初中,不久就被知道喜欢她,结果全班的男生就习惯把我朝她身上推……我仍然没有恋,到高中,特别喜欢的家伙一直是没说过几次话的朋友;大学,没碰到过心动;到现在…… 我特别喜欢过6个异性。稍微多过了5个指头 :) 都是有气概,感觉独立的女孩,也似乎是不需要我的朋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