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来不文艺

晚自习第一节课结束后,我们照例下楼放松身心。


找到了一片空地,开始三人抽风。欢子首先开始,弯下腰,双臂下垂直到快触到地面,身子开始以脚跟为中心点顺时针转圈。小雨紧接其后开始转,我最后也跟上了。通常这样的动作能持续10秒。


我们依次倒在地上,哈哈大笑。


我看见天旋地转,教学楼的日光灯化成了满天星星、不停地眨着眼睛;一条条黑影注视着我们,看不到表情,只能听见嘲笑的声音;教学楼上的黑影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不远处还有黑影袭来快把我们包围了。


我们开始讨论“十一”的出行计划,欢子说她想去xx古镇,小雨总是不愿意出行说宁愿去逛街,我表达了我没有意见之后,注意力又回到了那些黑影。没想到欢子和小雨居然打起来了,开始推搡。两个人都半躺在地上单手推着对方,显然力度够,他们都只能在地上小幅度左摇右晃,我看着继续大笑。


这时候,我已经知道那是教学楼的的灯,不是星星,那些条条黑影不是恶鬼,而是我的同学们,所有上晚自习的同学,世界停下来了,不再摇摆。小雨和欢子恢复平静地躺在地上,我也昏昏欲睡。


上课铃响了,我们三个人同时诈尸,爬起来、回教室上课。黑影慢慢散去,像蚂蚁回巢一样钻进了不同的黑洞。


“今天晚上的观众是不是比昨天更多了?”欢子说。


“好像是吧。”小雨说。


“他们觉得我们是怪人,对吧?”小雨说。


“他们才是怪物。”我说。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