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个挚友

我和他是两个性格特质完全不同的人。
在他身上,我看到一个非常现实、极强逻辑思维,异常有耐心的灵魂,他像是个leaning machine。
而我与他截然不同,喜欢想象,不喜束缚,想到就干。所以这两种人放到一起4年,也是冲突不断与握手言和的4年。
这种人不太会让人喜欢,因为每一次他的话语都能非常犀利的刺到痛处,嘴黑起来更是要命。过去几年,他一直在刺破我的想象气泡。

一、原来我并不谦逊
每次两人讨论一个主题,他都会非常平静有逻辑依据地指出我的问题,我都会反驳,然后双方产生冲突,持续半天的冷战,过个半小时我会默默按他的方式去做。想象一下,在你激情澎湃地表达观点时,总有一个人不断给你头上倒冷水的感觉。是的,他就是这样令人讨厌的角色。
持续发生的这些事,让我意识到,原来我并没有想象当中的谦逊,我竟是一个非常骄傲,不能真正倾听别人的人。在磨合的过程中,我逐渐学会倾听。

二、像我这样的人会给下属带来困扰吧
在他的近4年的职业生涯中,遇到的基本都是我这种类型的人当领导,被虐得体无完肤。起得早,睡得晚,天天加班为领导说UI颜色不够纯粹一周改几版PRD。
这种领导的特点是什么:1.喜欢讲道,而不是告知下属如何去做,纯粹靠下属的悟性,比如告知你UI的颜色不够纯粹;2.很难基于现实来制定合理目标,产品上线1个月,就要求年入千万。将帅无能,累死三军。
在他身上我看到,如果我不去改进自己,在我手里的下属会是什么样的状态。
以前我有个观点,我只喜欢跟有悟性的人工作,所以很多时候其实都不会把能力弱的人放在心上。而他告诉我,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要学会与普通人合作。带领一个普通人团队做出成绩,不是更令人具有成就感么?
所以我每次都要求自己的东西落到实地,所谓实地,就是一个白痴能看到你提供的步骤就能完成任务。无形之中,我对外输出的能力越来越强,体会到了深入浅出让人眼前一亮的快感。

三、我们还很年轻
18年前,我们两个处在一个长期焦虑的状态。可能是互联网变化太快,有很多尖子生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获得了令人艳羡的成绩。我们俩出生在普通人的起跑线上,一直以来能力都不错,对于未来和自己都有不少希许。
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有过这种感受,一直以为自己已经三十了,等到去体验的时候,看到上面写着不过才二十六七,突然莞尔。
16年下半年,我们开始尝试不同方式去挣钱。17年,我们获得了一个关键的认知:做正确的事情。
18年,我们暂停了做了一年各项数据不错但不挣钱的社交项目,开始了另一个更为长期并且已经在持续挣钱的事业。在18年,我们学会了目标导向和目标落地,我开始了解到认知为何物,在一些大公司视角看到的未来雏形。在今年,我具备了规划1年目标的能力,学着规划5年的雏形。
对未来有信心,对现在才能有耐心。这句话的前提在于自己已经具备了制定目标并落地的能力。

人生也许是这样的,在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的过程中,于不舒服的领域反省升级。18年,我从PM成为业务负责人,专注于玩运营。而我的挚友也在更广阔的领域持续积累,有了更好的机会,祝福他在新的地方一切顺利。

==
公众号:PM范儿。
PS:歇了将近1年,还没想好这个公众号的未来,暂且先写着- -。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