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龙客栈【207】武陵源(二)

溜溜:咦?怎么做起风水来了?

——一个失败的情节练习

接龙客栈【207】武陵源(二)_第1张图片
三当家的桃花运

近来客栈附近天气变化异常。朝晴暮雨、东边日出西边雨等等天气屡见不鲜。这几天更是夸张,竟做起了风水。做风水是我们山庄那边的说法,客栈里叫刮台风。

问题就在于,接龙客栈根本就不在热带副热带沿海,这风水是怎么起来的?

三当家蔷薇姐姐一脸无奈地坐在柜台前,盯着门口那一株被风吹得枝条狂舞树干摇晃的桂花树一言不发。

接龙客栈应该是木制结构的建筑吧。平时还挺结实的,在这样的狂风暴雨里,脆弱地跟那棵桂花树没有什么两样。我坐在大堂里,清晰地听见柱子和大梁发出吱嘎吱嘎的呻吟。

大雨带着一种豁出命去的一往无前的勇气往下浇。我喝了一口老猫煮的八宝粥,暖融融的味道让这个风雨交加的早晨有了一些叫人心情愉悦的地方。

心里正想着,这么大雨,不知客栈房间的防水性好不好。如果房间漏水就糟糕了。万一漏水的地方刚好是床铺附近,今晚就只好睡房梁了。

这么一想,就看见无戒姐姐从楼上下来,有点愤怒地朝蔷薇姐姐道:“你快点把那条小龙解决掉。白娘子不在这里,不要再水漫金山了。”


原来是前段时间东海龙王的王妃老蚌生珠,诞下一个小女儿,满月宴给接龙客栈下了帖子。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一鸣老板还是不在客栈里;大当家老猫潜心厨艺,两耳不闻窗外事;二当家无戒最是不耐烦人情应酬。因此,在众人一番扯皮推诿之后,三当家蔷薇被推举为客栈的代表,不远千里到东海去了一趟。

这一去不要紧,南海龙王的第十九的儿子跟着他老子在满月宴上凑热闹呢。据说东海和南海两家想联姻的,叫这小龙子和那刚满月的小公主定个娃娃亲。

小龙子不知多少岁了,他们仙家的年纪我是一向不耐烦记的,动辄成千上万,不同仙源的各年龄段分类标准还不一样。总之,小龙子正好到了中二的年纪,会分辨美丑了,会反抗父母的决定了。

刚满月的娃娃,再粉雕玉琢也比不过已经长成花容月貌的大姑娘。

小龙子觉得父母牺牲他的幸福,无情地安排政治婚姻,这是旧制度的做法,是包办婚姻,是新时代的人要坚决抵制,全力反抗的。

再者说来,他觉得宴席上一位身着红衣,鬓发间簪着一朵蔷薇的女子很是风姿绰约,正是他心目中佳人的模样。

就这样,中二龙子赖上了蔷薇,硬是在宴席结束之后跟到了接龙客栈。并厚颜无耻地歪曲接龙客栈的名字,道:“薇薇,瞧你们客栈的名字,不就是为了迎接我吗?”

蔷薇被一声“薇薇”恶心得够呛,道:“你以为你是肖奈吗?抱歉贝微微不住这儿。”

不管蔷薇如何解释自己心有所属,如何表达她对小龙一点兴趣也没有,龙少年都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这么优秀,你现在不喜欢我,是因为还不了解我。”小龙如是想。刚学了成语“锲而不舍”,俗语“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龙少年决定活学活用,用真情打动蔷薇。

于是小龙暂时驻扎在客栈附近了。于是就有了各种奇异的天气变化——都是龙少年在对蔷薇念情诗呢。

这几天的台风,大概是念到闻一多的诗了吧,看这气势非凡的。尽管不是情诗,也好歹表达了自己内心汹涌澎湃的感情不是?


果然还是有地方漏水了。等大家检查完自己的房间,阁楼的小库房地面的水已经可以没过脚面。

受灾最严重的是无戒的一箱子佛经,有几本被水浸透了,墨迹晕开来,估计就算是晒干也不能再读了。

大家帮着把小库房的东西搬出来。

四当家百晓生问了一句:“这么多年了,无戒你还在读佛经吗?”

无戒没有抬头,仍旧翻捡着箱子:“偶尔翻一翻,也算是留个念想。”

毕竟有谁能真的前尘尽忘呢?

过了一会儿,无戒抬头看了一眼屋外的风雨:“不知所谓的以年轻为借口的任性。不知又有多少无辜百姓遭了殃。”

想来是多年佛法的熏染,一向冷心冷清的无戒姐姐反而是第一个想起百姓的人。众生平等的大道理尽管已经随着爱情死去,有些悲天悯人的情怀却刻在骨子里消抹不去了。

蔷薇叹了口气:“好吧,我直接去一趟南海。”

接龙客栈由此进    http://www.jianshu.com/p/d52c54f9bf84

溜溜的客栈文:接龙客栈【207】武陵源菜单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