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和他(沈修旸视角)

01 

许亦冬,许亦冬,许亦冬。。。

当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我已经在纸上写下十几遍他的名字了。被自己的举动惊到,我连忙将跑偏了的思绪拉回来,把笔放下。目光又不自觉地被满纸的名字吸引,

“许,亦,冬。”我一字一顿,默念那个人的名字。

“许,亦,冬。”又一遍。

。。。就这样把每个都念了一遍。

我完全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了,只能懊恼地揪着头发,这时手机屏幕亮了。我拿起一看,

“在干嘛?”

来信的是我在纸上写了十遍他的名字并且默念了十遍他的名字的人。

我盯着屏幕上的三个字和一个标点,突然想明白了。

“在想你。”


02 

记得我问过许亦冬,为什么他的名字是许亦冬。

他坐在我旁边,正专心看一本杂志,眼皮也不抬,理所当然地说,

“因为我在冬天出生的咯。”

我继续发问,“那我在秋天出生,为什么不叫沈亦秋?”

他突然转过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你不觉得沈亦秋很难听么?”

“哪里有很难听,明明很文艺!”我气鼓鼓地反驳他。

“沈修旸,修旸,我的小太阳。”本以为他会嘲笑我,没想到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声音很轻,却一字不落进入我的耳朵,一字一字像一片片羽毛,拂过我的心尖。

我转过身正对着他,定定看进他的眼睛,那里盛着无尽的温柔和笑意。

像此时的窗外,阳光下一点一点融化的积雪。


03 

我睡觉不老实,不仅踢被子,连许亦冬也踢。

所以刚开始住在一起的时候,我俩早上醒来的场景经常是这样的——

一米八的大床,我以诡异的“大”字型睡姿占了四分之三,他整个人缩成小小一团,紧紧抱着我的一只胳膊,好像一松手就会被我踹到床底下一样。

我比他醒得早,并不急着叫醒他,按照惯例,欣赏他的睡颜。

此时的他褪去了平日的凌厉和严肃,神情无比恬静,像个婴儿。

我会忍不住摸摸他肉肉的脸颊,戳戳他的嘴角。

他被我的动静弄醒之后会一脸委屈两眼包泪地瞅着我,每次看他这个样子我就会想到夜里我肯定又折腾他了,心生愧疚,便在他撅起的嘴唇上轻啄一下,当做补偿。

然后,他更加委屈了。


04

许亦冬一直是个很浪漫的人,记得我们俩还没在一起的时候,有一次他非要拉着我去看日出。我口头上各种嫌弃各种说他矫情,心里实则很乐意和他一起去做这件事。那什么,不是说一定要和喜欢的人去看一次日出嘛。好吧,我承认我也喜欢做这种浪漫的事,我也承认,对象只能是他。

我们在山顶上搭了个帐篷,并不去睡,而是坐在崖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天南海北地乱侃,因为听说四点多太阳就出来了,我们生怕错过,所以两个人都拼命找话题以振奋精神。

不知道聊了多久,两个人同时不说话了。我享受着这份无言的默契,不愿意打破静谧的美好。

我扭头去看他,我和他的距离不过一个拳头。我与人并行的时候向来不喜哪怕一点点的偏头,而现在这个时刻我却非常想做这个动作,因为身边这个人刚刚说了一句话,他说——

“嘿~我喜欢。。。”

后面的字儿没听清,因为有一只鸟不合时宜地叫了声。

我转回头,像他一样望着远方天际线上冉冉上升的红日。

他大概喜欢这壮阔绮丽的日出,

大概喜欢脚下秀美苍翠的山峰,

大概喜欢早晨五点清冷的雾气,

大概喜欢刚才那不识趣的鸟儿,

那么,他也大概是喜欢同他一块儿看这一切的我的。

吧?


05

许亦冬这人特别幼稚,二十好几的人了,却经常做一些我三岁侄子都不做的事。

比如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定要整个人瘫在我怀里,压得我半边身子都是麻的,我推推他示意他起身,他倒委屈了,“哼,沈修旸你不爱我了!我就靠了这么一小会儿你就不耐烦了!”

比如说,饭做好了,像刚上学的小学生一样乖乖坐在椅子上,一双桃花眼闪闪发亮,撒娇让我喂他,不喂就把饭碗一推不吃。

比如说,逛超市的时候,非要坐在购物车里cos三岁宝宝,眨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卖萌让我给他买糖,冲别的坐在购物车里的真宝宝扮鬼脸把人家吓哭,然后人家家长怒瞪过来,这哥们儿马上一脸委屈往我怀里躲,我只好一边摸他的头一边跟对方赔不是,却感觉到怀里的人笑得一抖一抖。

。。。类似的事件数不胜数。

说真的,多亏了我爱他,不然我早就一巴掌呼死他了。

不过,有时候想想这样也挺好的,就让他幼稚下去吧,最好能幼稚一辈子。


06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