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园情·山珍野馐(二)

故园情·山珍野馐(二)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题目为山珍野馐,应该先写山珍,而何以先写野馐呢?盖以时令为序,从大地复苏之时写起,望读者诸君谅之。

家乡的野菜一直吃到中秋,就不那么吸引人了,因为山林里已经成熟了的山珍以自己独特的魔相在“色诱”人们了。所谓的山珍主要有两类:山果和山菌。其实,最先粉墨登场的是野菌类,多雨的年份在六七月份就可以享用它们的美味。

菌类主要有蘑菇和地耳(俗名滴答菜,伴随着滴滴答答的雨点而来的菜)。蘑菇的种类繁多,家乡人依生长区域所属植物分有树菇、柳菇、草菇等;依形状颜色分有鸡腿菇、草帽菇、白菇、黄菇、褐菇等。雨水好的年份,人们成筐成袋的收获,日常炒菜吃饭靠它,日常零花钱靠卖掉它,院了里铺晒的是它,廊檐 里一串串挂着的是它。整个采摘季节,进山的人忙着采摘,在家的人忙着凉晒,山道上熙来攘往,村庄里到处弥漫着一股蘑菇的松香味。

前几年,蘑菇价格一路飙升,达到每斤干货七八十元,最受青睐的树菇上升到一百五十元左右。附近村子出现了几户有名的采菇专业户,仅此一项年收入在十万元左右。带动邻县农民也来疯狂采摘,有的人凌晨三四点打着手电进入林区抢采,竭泽而渔,对蘑菇生长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只为尝鲜而采蘑菇,是一件很惬意的活动。家乡人喜欢吃林间松土中拱出的一种白菇。选准一个山坳,第一天细致考察拭采,记住重点生长的那些区域,第二天直奔那几个区域,就会看到好多白生生的圆圆的令人喜爱的小脑袋拱出地面,个个大如核桃,好似在欢迎你的到来。小心的抠出根部,不破坏植被,那么整个七八月份,只要雨水充沛,天天如此,从无失望。到九十月份,那些柳菇也即鸡腿菇就盛装登场了。这种菇生长量大,个大结实、匀称白净的为首选。逢到一大片生长区,一个时辰左右就能采摘一背篓。食用时也有选择性,选那些匀称、结实、净亮的,其余的晒干贮藏。这种菇味道鲜美,自然香味浓郁……

至于那褐色的树菇,肉质坚实肥厚,但因有浓郁的松香味,家乡人不喜欢常常食用,主要是用来卖钱。

那地耳,生长在阴湿的草丛间,往往在阵雨过后容易采摘,因经过雨水浇泡,它的身体得以舒展膨胀,入口软滑,比木耳好吃。家乡人常常用它做包子馅、拌凉菜。

家乡的山果多在庄稼成熟后采摘食用。首推野草莓,家乡人叫它地漂,个头不及现在人工种植的十分之一,但它那独特的酸甜味却是人工草莓所无法企及的。濛濛细雨中,采摘一捧,去叶洗净,放入口中,一股酸甜之气沁入心肺,双唇被染红,舌间残留籽实微粒,略有硌牙。二推婆盘,学名树莓,叶带刺,果实由一粒粒石榴籽实样的小红球攒成,味酸甜。三推野樱桃,熟透时一串串褐红色的珍珠,咬破多汁,味酸甜。注意,笔者连用了三次酸甜,不是笔力不逮,而是这种区别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间,它们都具有各自的酸甜的味觉区别。只怕是高明的品味大师,也很难说出一二吧。除了这三种外,经过采摘加工后具有生津止渴等作用的酸剌果等不及细说,还有很多很多。

刚记事时,我们就盼着大人们从山里归来,变戏法似的在掌心亮出几粒褐红色的果实,在我们眼巴巴望着的时候,冷不丁塞进我们蠢蠢欲动的小嘴巴,顿时一股清凉的酸甜混和着惊喜直达肺腑;再稍大些跟在大人们身后尝鲜品嫩、大饱口福,也学着亲自采食;到后来,山果熟了的季节,不用大人们说,只要有点空就去光顾采摘品尝,吃厌了也会采好多来孝敬家里人。

现在好多野山果都已经有人工栽培,培育出来的果实个大、色艳、汁多、肉厚,优势不言而喻。但从市场上买来,下功夫地浸泡、洗涤,想去除深入骨髓的所谓残留农药,然后一盘一篮地端到茶几上,摆在你的面前,你在品尝后总觉得少了什么。少了什么呢?除了自然之味外,恐怕就是缺少那己经渗透在骨子里的少儿时的情趣啊!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