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什么资格不允许我吃狗肉?

你有什么资格不允许我吃狗肉?_第1张图片

上个星期,普通民众和爱狗人士因为杭州处理狗狗的问题又掀起了骂战。


你有什么资格不允许我吃狗肉?_第2张图片

有很多非常理智的爱狗人士纷纷留言:


你有什么资格不允许我吃狗肉?_第3张图片

甚至于有很多理智的爱狗人士为我们国家积极出谋划策,展现爱国的风采:


你有什么资格不允许我吃狗肉?_第4张图片

更有用移民的方式来提醒国家爱护动物的重要性,这些人真正是国家的中流砥柱,为了国家的进步而不惜放弃国籍以提醒国家。

看到这些新闻,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一旦到了玉林吃狗肉的季节,我们似乎又闻到了玉林狗肉的香味。但与今年不同的是,玉林街上明目张胆卖狗肉的少了很多,直接上市的比较罕见,大部分还是转到了黑市下面进行交易,由明处转移到了暗处。而这样的转变最大的原因还是出于大量狂热的爱狗人士的影响。

我搞不清楚,什么时候吃狗肉也成了被人明令禁止的事情了。我们所谓吃的狗肉不是指那些宠物狗,金毛,哈士奇,腊肠,沙皮,泰迪,斗牛犬等等犬类不在我们食用的犬类之中,更不是搜救犬,导盲犬,军犬这些犬类。而是指那些专门养殖以供食用的犬类。但是那些狂热的爱狗人士总是以偏概全,认为所有的犬类都不能吃,并且要求别人也不能吃。

如同中华鲟,野生的中华鲟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但是人工养鲟则为珍品佳肴。还有很多蛇类,除去濒危或者国家保护的蛇类,有很多被饲养的蛇类都是我们人类食物中上品。按照那些爱狗者的逻辑,难道你看蛇长得可爱就不允许人类吃了?

你要问他们为什么不允许别人吃狗肉,他们的理由很简单,就是狗狗很可爱,狗狗是人类的好朋友,吃它多残忍?可是你既然认为狗狗吃不得,那凭什么鸡鸭鹅就吃得?它们不可爱?爱护小动物凭什么要区别对待?再者,如果那些养小猪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并且要求别人也不准吃猪肉,难道要让人类放弃吃猪肉的习惯?

其实,很多那些所谓的爱狗人士根本不爱狗,甚至变相的折磨狗。你要知道,宠物狗在成为宠物狗之前,是需要经过仔细选拔的。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有大概三分之二的狗狗被淘汰掉,那些没长成让人们喜欢的样子的狗狗,就要因此为此被清除,凭什么?这难道就不是对生灵的侮辱?

穆斯林为什么讨人厌?就是因为他们自己不吃猪肉,还不允许别人吃猪肉。如果现在和尚要求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不准吃荤的,我估计那些所谓的爱狗人士一定会暴跳如雷,大声呵责和尚的要求不合理。

再者,说“狗是人类的朋友”的观点本来就是有问题的。自古以来,动物就被人类蛮横地定义着。老鼠,黄鼠狼,大灰狼等动物因为对人类有害,对人类生产不利,于是我们就把他们定义成坏动物。小蜜蜂等动物因为对人类的生产有利,我们就把它们叫做益虫,可是请问,谁给了人类这样的权力?咱们抢了人家的辛辛苦苦酿的蜂蜜,然后给他们颁发一个“勤劳奖”

我们就可以理直气壮了?谁稀罕你那“勤劳的小蜜蜂”的称号。

我们学校有许多爱狗养狗的学生,他们自称爱狗,视狗如命,但是一旦到了毕业季,学校里就会莫名其妙多出来许多流浪狗、为什么,就是那些所谓的爱狗人士要走了,带着狗不方便,就直接把狗丢在了学校。我们学校的爱狗协会曾经认出了一只流浪狗,联系它的主人,结果它的主人居然说:你们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既然不想对狗狗负责任,一开始又为什么要养?

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应该遵循自然法则,而不是情感!食物链是这样安排的,你可以选择不吃,但你没资格要求别人也不吃。

中国人对狗肉的喜爱,不仅滚于舌尖,更是流于耳际,许多吟诵甚广的食狗名谚流传至今:“吃了狗肉暖烘烘,不用棉被可过冬”、“喝了狗肉汤,冬天能把棉被当”、“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三六滚一滚,神仙都企唔稳”、“闻到狗肉香,神仙要跳墙”——这样的饮食文化,实乃食物链之公正合理,绝不容破坏!

我们看狗狗长得可爱就把人家驯化成宠物,请问,人类考虑过狗狗的感受吗?你说狗是人类的好朋友,人家拿你当朋友吗?爱狗人士口口声声说“爱狗”,你们真的懂爱吗?纯粹自私的借口罢了。

社会的真正进步,应该是让各类人群能够各取所需、各安其好,盲目大棒一挥的指责、压制、鄙视与侮辱,难道不是一种饮食纳粹?

那些装着一副圣母小清新模样的明星大V,自己每年消费的真皮包包、各种高碳生活方式都多少了,还装模作样发微博、操心玉林百姓吃狗肉的事,恶心不恶心?

狗狗能不能吃,能吃,只不过不建议吃肉食狗以外的狗类。中国人吃狗肉的权利,不允许破坏。你不吃狗肉是你的权利,我吃狗肉是我的权力,跟你有个鸟关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