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一场漫长的自我救赎,这里是我记录的驿站

文  |  安苏苏

“我们的阅读无法抚摸它,也无法注视它,可是我们又时刻感受到它的存在。就像寒冷的来到一样,我们不能注视也不能抚摸,我们只能浑身发抖地去感受。”——余华


不在一个同城市,不是一同个国度,

不是一个时代,甚至已经不在一个时空,

单单透过文字,人与人竟能感同身受,

思想与思想竟能相通,灵魂与灵魂竟能连接,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

被冲击后被治愈,被揉碎后被重建。

万念俱灰后充满力量:

从绝望走回希望,从挣扎走回理智,

从泥泞走回自由,从黑暗走回光明。


和你最亲的人、天天在你身边的人,

走不进你的世界;

有些病,医生和药水,救不了你,

因为你抗拒别人、抗拒药水。


但神奇的是——唯独文字可以,

你毫无保留的敞开你自己,

你无条件的让它进入你的生活,

透过你的身体, 渗入你的灵魂。

文字像是一颗颗的药丸,

看书是寻找适合的药方,

记录是自我医治,

写作是自我救赎。


这些年看过许多文学作品,

透过它们,我才知道原来文字可以治愈疾病。

后来,我开始自己寻找药方,

开始记录,自我医治。


现在的我学会:

失落的时候给自己写鸡汤,鼓励自己,

愤怒的时候写日记,发泄自己,

害怕的时候给自己写首诗,拥抱自己,

开心的时候也将那个片段记录下来。


我无时无刻不在治疗自己,

一开始我毫无知觉,后来感到充盈和知足,

再后来,偶尔我会怀疑,最后是彻悟和感恩。


文字可以超越年代,跨越国度,

穿越时空感动你,治愈你。

文字总是不经意地流淌在你我之间,

文字又在不经意间温润了你我的心田。


我希望,我现在首先坚持自我医治,

毕竟,写作是一场漫长的自我救赎。

人生有多长远救赎就有多漫长。

……


生命,生生不息。写作是一场漫长的自我救赎,从此,这里是我记录的驿站。

作者:

安苏苏,90后双鱼女,偶尔幻想,有时发呆,常常看书,总是书写,亦文亦诗。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