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探案 第五章 去庐州!


两天时间,按照沈辉的尿性,估计又得在游戏中度过大半的时间。晚上沈辉刚上线,队群里已经讨论的热火朝天,原来是吴迪推荐大家玩一款新的策略游戏,大致是不定时系统会发布任务,然后大家一起组队来完成。还没来得及听完具体规则,有的队友就已经不耐烦了,说根本没有听说过这款游戏,网上也搜不到相关信息,肯定不怎么样。

沈辉还没来的及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看到吴迪的消息就想起马上想到自己对面的大叔,这两天好像都没碰见过。又想起了安南省庐州市,想起了自己的舍友,自打毕业各奔东西后就没有再联系过,不知道他近况如何。

沈辉借故说公司催他改个方案就下了线,又找到QQ客户端,登陆进去。已经好久没有登过QQ了,看到那好友列表里一排排的头像,不禁感慨万千,好像自打不常用QQ后,列表里那些曾经熟悉的人也都少了联系,新的联系方式也没有再加,毕业之后确实不一样了。

沈辉找到舍友韩民的头像,点开对话框,发了一句,“民仔,死哪去了?”

韩民和沈辉是江滨市工大计算机系的同班同学,大学时韩民长的孔武有力,但却懒得出奇,经常窝在宿舍不去上课,平时抄抄沈辉的作业,期末考试居然也都神奇的低空通过。但临近毕业,找工作时他就暴露无疑了。计算机专业就业靠的是硬实力,韩民笔试面试肯定都混不过去,直到毕业,他也没能在江滨市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毕业临行前,他跟大家说准备回老家发展,并豪放的跟大家说,有时间一定要去他老家逛逛,自己一定尽地主之谊,让大家吃好玩好。

韩民的头像从灰色变成了彩色,一行信息蹦了出来,“辉仔,这么长时间也不联系我,你小子混好了不认人了?”

“哪里哪里”,寒暄一通之后,他们交换了电话号码。

沈辉于是得知韩民回到家乡后,报名参加了公务员考试,现在成为了一名警察。

“你这体格还蛮适合警察的嘛,奇了怪了,我最近老是跟警察打交道”。

“打什么交道,你小子干坏事了?”。

“我可没那个胆,做项目嘛”。

沈辉胡乱的给韩民介绍了一通,说这两天在公安局加班工作累坏了,放他两天假。

那你来我这玩吧,我正好也闲着,带着你好吃好喝。

沈辉心想出去玩玩也不错,工作后天天闷头写代码,都没怎么出去玩玩,不过这样还的再请两天假,就说自己累生病了应该可以混去过。但一查交通,沈辉不禁失声叫了出来,“坐火车要13个小时啊,太远了”。

“让你看看我当年上学多不容易,都累瘦了”,韩民戏谑道。

“嗯,肯定是学习累瘦的”,沈辉回了一句。

沈辉转念一想,正好可以去那里查一查对门大叔的底细,万一有什么收获呢,就这么定了,沈辉同意了韩民的盛情邀请。

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沈辉就出发前往火车站,走出门梯口时,他向对面的房间深深地瞥了一眼。

江滨市到庐州市只有一班火车,估计傍晚时分才能抵达目的地。

居然是绿皮车,本来想上车好好补个觉的沈辉一进车厢就感受到了拥挤。行李架上各式各样的行李塞得满满当当,座位上也都已经坐满了人,有老人,有抱小孩的,还有没有座的人偎依在座位旁边,售货员时不时的推着小车穿堂而过。

沈辉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休息是不可能了,沈辉便把目光投向窗外。时值早春,窗外光秃秃的山丘和土地开始有了一些绿色,不时会看见有农民在地里劳作,伴随着火车况且况且的行驶声,临近中午,暖洋洋的太阳晒的沈辉昏昏欲睡。

沈辉刚刚眯上眼,就被狠狠的碰了一下,马上醒了过来。发现是他的邻座刚下车,新上来的乘客在往行李架上放东西。乘客见状,忙向沈辉说抱歉,沈辉摆摆手,又重新望向窗外。

讪讪的乘客打破了尴尬,“小伙子这是到哪里去啊?”

“庐州”。

“我就是那里的人呐,你去探亲还是出差?”

“额,旅游”,沈辉礼貌性的回答。

“旅游? 哎呦,我们那个山沟沟有啥好旅的嘛,没听说有啥好东西嘛”。

沈辉尴尬的笑了笑。

“不过我们那有很多的古寺古塔,各乡各镇都有,各式各样的,都有一定年头了,据说有专家去考察说有很大的价值。也不知道有没有开发保护,毁掉就可惜喽”,乘客侃侃而谈。

“有什么东西?”,乘客的话带有浓重的口音,沈辉一时没听清楚。

“寺庙,佛塔,知道不? 看你是个文化人,要是有空的话可以去看看”。

沈辉这时想起对面大叔房间里挂的那张照片,照片里湖边的石塔。难道照片里的石塔就是这乘客说的佛塔其中的一座?

临近天黑,火车终于摇摇摆摆的驶进了庐州市的火车站,一停车,大家都乌泱泱的涌向出站口,一时喧闹无比。往外远望,都是一排排低矮破旧的楼房,感觉空气中有一股煤灰的味道,和江滨市的繁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隔老远沈辉就看到身材魁梧的韩民站在出站口外,等沈辉刚一出口,立马迎了上来。寒暄一通后,韩民就拉着沈辉去喝酒,说给他接风洗尘。拗不过他,已经一路疲惫的沈辉不得不打起精神跟着他走。

“尝尝我们本地特色的大烤串”,他们在市区的一家烤串店坐了下来,“服务员,来两扎啤酒”,韩民马上招呼来服务员点菜。

沈辉他们大学时宿舍也经常出去聚会喝酒,烤串也是首选,一边喝酒撸串一边吹牛皮感觉特别潇洒,韩民体型魁梧,酒量也最大,沈辉可不敢跟他比。

酒入肚几瓶,话匣也就全打开了,他们回忆起大学时的事情,眉飞色舞。聊到近况,韩民说他在刑警,虽然不是科班出门,但凭借他的体格,出警抓人也是一把好手。

沈辉也说了说自己的近况,和自己了解到的其他同学的情况,不知不觉间已酒足饭饱。韩民给沈辉找个宾馆,说第二天过来接他四下转转。

沈辉酒喝得混混沉沉,回到宾馆倒头就睡着了。


“进来了吗?都”,是吴迪的声音。

吴迪说服大家玩他推荐的游戏,沈辉的缺席使得整个团队只有四个人,尹剑、吴迪、卫来、周密、。吴迪给大家一一发送了游戏安装包,待大家都安装完毕,界面上都出现了两个红色的大字“进化”。

四个人都分别选择了一个人物形象,刚开始四个人在游戏中顺着一条走廊一直往前走,前面出现了一个房间,等他们都进入了房间,门自动的关闭了,然后屏幕突然黑掉了。

“我的电脑出问题了”,卫来抱怨道。

“傻不傻,我的也这样,应该是游戏的问题”,周密回复说。

正在说着,屏幕又都亮了起来。

"我居然死了!"队长尹剑惊呼,“怎么回事?”

只见尹剑的人物躺在房间的地板上,胸口插着一把匕首。

就在这时,屏幕上打出一则说明,“一名玩家已死亡,凶手就是在座的各位玩家中的一员,请大家在房间里寻找线索,找出凶手,本局一共有三个线索,三个线索找到后请大家投票选出凶手”。

“原来是侦探游戏,还挺刺激的嘛,不过为啥死的是我?”,尹剑不满的说。

大家七嘴八舌交流一通之后,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这时大家才仔细打量起来这个房间,房间很大,一款古典吊灯从天花板上垂了下来,四周陈设着书柜、壁炉、桌椅等物品,试了一下,随便点击物品都可以移动,游戏效果相当逼真。

吴迪走到尹剑的尸体旁边,居然把胸口的匕首拔了出来。有匕首就应该有匕首刀鞘吧,于是他们四下寻找刀鞘。

在房间角落的桌子旁边,他们很容易的找到了匕首刀鞘,按照系统的提示把匕首插入刀鞘后。屏幕跳出第一个线索,两个字“上海”。

“上海?”,大家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这是什么意思。

上海不是一个城市吗?这和游戏有什么关系?和杀人又有什么关系?

大家陷入了不解之中,对这条线索无从下手。

要不马上找找下一个线索吧,不要困在这上面,周密提议说。

这时,吴迪插话说“会不会这关键词和我们本身的身份有关?你看,卫来你现在就在上海吧?”。

“我在上海和这个有啥关系,肯定是巧合,你说过你还在上海上过学呢”,卫来回怼了一下吴迪。

“我只是举了个例子,万一上海不是指上海这个地方,而是指大海呢,那周密还是出生在海边呢”,吴迪又说。

“哈哈,那你们三个都还有嫌疑啊,这个关键词很模糊啊”,尹剑笑道,“不行,还得继续找线索”。

游戏中的三人又在房间里寻寻觅觅,一时却没有什么结果,语音里又嘈杂了起来。

这时尹剑有些不耐烦了,嚷道“你们不会去书柜那里看看嘛!,要不是我挂了不能动,我肯定去那里找”。

周密离得最近,就听尹剑说的就走到书柜前,拿起来书柜上的一本圣经,刚打开,只见一个闪着金光的信封飘落下来,落到地板上。周密忙俯身捡起,只见此时,信封打开,信纸旋即展开,上书“熟练”两个字。

“熟练?这又是什么玄机?”

“我知道了,肯定指打游戏,谁打的熟练谁的嫌疑最大!”,卫来抢着说了一句。

“咱里面游戏玩的熟的,除了我之外,吴迪和周密也都是大神级别的,卫来和沈辉都略菜,按照这么推断,应该是周密、吴迪你们中间一个!”,队长尹剑提高了嗓音。

周密、吴迪都不说话,如果按这么推断,确实没有什么可以辩驳的,卫来在旁边洋洋得意,终于把自己给撇清了,余下来就旁观看好戏就好。

可是这依然无法定位到一个人的头上,所以还得继续找线索才行。

最后一个线索的寻找异常困难,他们几乎点击和移动了房间里所有的物品,却一无所获。烦不可耐的他们几乎都要退出游戏去睡觉了。这时吴迪建议是不是线索并不在房间中的物品里,而是一种展示形式。于是他走到门前,点击了门旁边的灯开关。顿时,房间一片漆黑,但大家发现在屋子的一面墙上却发出幽幽的蓝光,凑过去一瞧,确是“蛋糕”两个字。

“蛋糕?这又暗示什么?”,卫来说。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队长尹剑高呼,“是周密,凶手是周密”。

“为什么是他?”,大家齐问。

“我记起来了,周密曾经说过他的生日是3月10日,今天就是三月10号,所以和蛋糕很有关系”。

“原来如此”,卫来恍然大悟。

“难道真是我?”周密也不禁问。

于是大家也都统一了意见,最后的投票环节大家一致都投了周密。只见系统这时响起一个声音“恭喜,闯关成功”,并且回放了一段周密拿匕首捅向尹剑的动画。

“真的是我啊!”,周密喊道,“我其实也不知道啊”。

大家终于安静了下来,尹剑说“这游戏还真特么有意思,过瘾,以后咱多玩啊,还有祝周密生日快乐啊”。

周密、吴迪、卫来纷纷附和,给周密庆生。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