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犀牛]是一场病娇的情欲戏

她与他在楼梯的转角相遇,他闻到她身上复印机的味道,擦身之后,他看到她因哭泣而抖动的娇躯,或许在那一刻,他就已经爱上了。
图片发自App

被驯服的爱也可以称作爱情吗?卑微如尘埃,完全失去自我的爱情,犹如病娇的苟延残喘。

那个穿着素色长裙,口腔里嚼着清新好闻的柠檬味口香糖,欢快地向前跑跳的女孩,也会因为一个爱而不得的男人,疯狂地砸着枕头,近乎崩溃地说着自己无法不爱他,一句又一句地,用情绪告诉别人,她在这段感情里活得,有多像一只蝼蚁。

[恋爱的犀牛]是一场病娇的情欲戏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会哭的女生或许天生就会惹人心疼,于是,住在隔壁的他,就这样迷恋上了一个伤痕累累的她。

相似的人总会簇拥在一起互相舔舐伤口,可一段“他爱她,她爱另一个他”俗烂情感里,这个男人,显得格外可怜。

她穿着素色长裙时,因为她足够卑微,也足够美好,所以我也足够心疼,每多说一句,眼泪就会多涌出一分。她身着红色长裙时,似乎在另一段感情里忽然成了绝对的主宰者,她利用他,把他当成另一个他,整整利用了他一个晚上,她在他身上,情欲得以释放,犹如在角色扮演那个不爱她的男人,她终于得到了爱,只是,不是她想要的那份爱,可那又如何,她“想要被人爱”的情欲,至少在那一瞬被满足。可这个男人,犹如一只被蒙骗的犀牛,所以我说,在这段感情里,这个男人,显得格外可怜。

[恋爱的犀牛]是一场病娇的情欲戏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他憨傻地为她去打了另一个男人,而后开始为她写诗,为她准备爱心早餐,他以为他的这种疗愈式陪伴能换来她的爱情,可他所做的一切一切,不过是在感动自己,而他在她眼里,不过是只被驯服的犀牛,连备胎都算不上,只是偶尔找来发泄寂寞与情欲的,被驯服的宠物。

[遗忘]是一般人会选择最舒服的生活方式,可她和他,都选择了[不忘记],去让各自的爱情,折磨自我入骨。

也有很多次我想要放弃了,但是它在我身体的某个地方留下了疼痛的感觉,一想到它会永远在那儿隐隐作痛,一想到以后我看待一切的目光都会因为那一点疼痛而变得暗淡了,我就怕了。爱她,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

这样一场病娇的爱情,我竟觉得,人生该拥有一段,才不算白活。

一般人所谓的爱情,不过是在一个差不多想男人(女人)的时间,找一个差不多的男人(女人),去释放自己因寂寞而勾出的情欲,然后差不多地就在一起,自以为,那是甜蜜的爱情。没有刻骨,只有时间久后的归于平淡,可扪心自问,那是爱,还是裹着糖衣的彼此利用

人是可以以二氧化碳为生的。只要他有爱情。

愈发明白,那句“我爱你,与你无关”,其实是场病娇抹灭“自尊”的高级情欲戏,他们一方面收敛欲,一方面又释放着情,给了那些选择[遗忘],选择[将就],选择[终结孤单式利用]的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恋爱的犀牛》一刷之感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