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328/500

重庆是最不适合自驾的城市,因为路况不熟,根本不敢开车。眼瞅着出租车一个猛拐弯快撞上对面的树桩,却擦着火花呼啸而过,不免背后一阵冷汗。

想起很多年前去重庆北碚的金刀峡景区,盘山公路的崎岖,陡峭,真的没有熟门熟路的司机,还真的不敢开上山。

《重庆森林》里,王家卫喃喃地写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一个很小心的人,每次我穿雨衣的时候,我都会戴太阳眼镜,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什么时候出太阳。”

这座城,会给人一种小心翼翼的感觉。生怕突然错过了什么,这一错过,过去很多年。

早晨,在重庆法院系统当法官的大学同学给我电话,我们聊着过去和现在。他跟我说,公检法如果没有信仰和使命感,是很难坚持下来的。他说了一个最近发生的事情,让刚刚起床的我,顿时清醒起来。

“一个嫌疑人,抓着执法人员的胳膊猛咬一口,鲜血直流。后来才知道,这个嫌疑人血液里携带艾滋病毒。执法人员马上去服用阻断药,整个人都是飘着的……”

细思极恐。

我们看上去非常平和安宁的每一天,背后有着无数的机构和个人在默默奉献,默默维持这样的井然有序和安详宁静。

这座半夜还有很多人在解放碑吃酸辣粉的城市,值得好好回味。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