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依然,在你身后(第一章 遇见)

一. 遇见

深夜,睡眼惺忪中隐约听见墙壁上时钟滴滴嗒嗒的摆渡声。

我缓缓睁开双眼,眼前一片漆黑。凌晨三点。

我试图起身,不知为何,身体如此疲倦又虚弱。我的双手手掌用力反推着床,身体像粘在了床上一般,丝毫没有动弹。

怎么回事?我怎么了?

我把双手重新放回体侧,用尽浑身力气试图抬起沉甸甸的头颅,才微微抬高一点。

此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究竟是怎么了?!

我用双肘努力拄着床,头部用力继续抬高,双手顺势借力反推床板,只觉得身体边缘炙热般像是燃烧着,一寸寸好像在和什么东西撕离着。我缓缓坐起,觉得莫名其妙,因为我竟然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重量,只觉得自己飘飘然像失重了一般。

我努力地将双脚移向地面,终于站起来了。

让我惊奇的是,在漆黑的屋子里,我的身体竟然会发出微微泛白的光亮,一闪一闪,bling bling的,好神奇。

我回头向床上望去,我的身体竟然熟睡般还躺在那!

我莫不是灵魂出窍了?还是我死了??

我心里有些不安。

不行,我得过去。电影里好像都这么演的,灵魂脱离身体了,躺回去,就好了。

我赶忙走到床边,躺回原来的位置,和身体重合。

感觉身体上没有半点儿改变呢。

我又重新起身,这回没有刚才的撕离感了,没有任何知觉。可是我的肉体还躺在床上。我反复试了几次,都无果。

哎,不管了。管它怎么回事呢。车到山前必有路。父母亲人朋友我现在也顾不上了,既然想回回不去,既然已经这样了,那我就先体验体验。

我的不安居然一扫而光,甚至还有些好奇心在作祟,毕竟我一向是个好奇宝宝。

我飘飘荡荡地走到门口,突然想起来以前看的电影,魂魄好像可以穿过任何物体,于是在好奇心作祟下,我站在门前闭着眼睛,心里默数“3-2-1”,使劲儿往门上一撞......

是的,我穿过来了。

心里不禁为自己得到的新技能赞叹不已。

我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别人感受不到我,作为一个透明人,现在突然想好好再看一眼父母。

于是我走进父母房间,来到床边出神地看着他们熟睡的样子。我是有多久没好好看看爸爸妈妈了。妈妈的呼噜声还是那么大。已有些许斑白隐藏在了发丝之间。我想试图给他们盖好被子,可是我现在根本拿不起任何东西。

以前从未注意过这些细节,觉得自己以后有的是时间去孝顺父母,和父母在一起。可现在我连这么简单的事都不能为他们做了。是我对不起你们,这么多年让你们操心了。希望不要为我悲伤。不知不觉间我的心头一酸。

好半天,我回过神来,整理一下心情。默默走出了房间。

我如今该去哪呢。心里盘算着。

我走出了家门,漫无目的地走在这熟悉的街道上。四周一片寂静。偶尔几片零星的树叶飘落下来。我伸出双手准备接住一片,可树叶丝毫没有停住,竟直穿透我的手心飘落到地上了。

我继续游荡着,突然发觉,这座城市在黎明之前这样安静恬淡的样子,我竟是第一次感受到。

是啊,好像自从毕业之后就没有停止过忙碌和奔波,但现在想想,自己如今同样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这些年的繁忙也没给我留下什么。我依旧一无所有。现在连何去何从都不知晓。

远处的天空微微有一丝泛白,街道上偶尔传出车辆飞驰过来的声音。路上也渐渐出现了形单影只的人们。

他们个个面无表情,焦急地行走在人行道上,应该是要去很远的地方上班吧。想必昨夜一定没睡好,浓重的黑眼圈挂在脸上,可能和我一样凌晨刚刚睡下吧。

现在作为这个世界的一个旁观者,我居然不再讨厌工作日这拥挤的早晨,不再讨厌这车水马龙的喧嚣声,这世界上的一切似乎变得如此美好和谐。

天亮了,远处高大写字楼上大钟的分针和时针正好竖直成一条线。早上六点钟了。

往常这个时间,我才刚刚起床。

原来这么早很多人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生活了。

“我要一杯豆奶和两个包子。麻烦您快点,我赶时间。” 这声音好熟悉。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马路对面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对路边摊的老板说道。

真没想到,我的耳朵现在居然这么灵敏,早有这样的超能力该多好啊。那样生活起来多方便,说不定我早就凭着这个发达了。

马路上车辆堵塞着,一声接一声刺耳儿的鸣笛着,可就是丝毫不动。而我却毫不在意,肆意大胆地往马路对面走去,穿越一个一个障碍物。

我来到这个男子的身后,一身暗色西服干净整洁,衬衫的领口洁白如雪,映衬着奶白色的皮肤。不过一看就应该是工装,不然这样忙碌的早晨,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谁会天天板着身子穿这个,弄的自己拘谨着好不舒适。

有一秒突然觉得他的轮廓好眼熟,我努力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就是没有搜索出他的名字。

热腾腾的包子香气弥漫在空气中,好香啊,这个味道不正是我每天早上最爱的嘛,虽然不是一家,但味道差不多。

男子接过包子,转身边走边打开塑料袋,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我跟在他身后,没有看到他的正脸,不自觉地跟他走了。

这个人很熟悉的感觉。反正闲来无事,跟着他,给自己解解闷儿。也当自己做回神仙,体察一下六界其中的凡间疾苦了。

来到路边的公交车站,站牌下已经站满了焦急等待的人们。一个个都没精打采的,好像生活欠他一个亿。

这一辆车明显上不去啊。

我心里为他们担忧着。不知谁能幸运地挤上去,这趟赶不上不知他们会不会迟到扣工资。

站在这,我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和他们一样早起,有时急急忙忙吃一口,有时空着肚子,那时只觉得能挤上去,有一席立足之地就是今天幸运的开始。

“嘀嘀~”

车来了。人们原本略微排着的队形一下子四拥而散,都朝着车来的方向跑去,预算着车门停靠的位置。

车门一开,人们瞬间挣扎着奔涌而上,这些人中曾经多少王者,现在看来实力依旧不减当年啊,扭动着柔软灵活的身体见缝插针,只为这一脚一地。

哎,二十一世纪都过去快20年了,怎么还改不了不站排的习惯啊。瞬间感觉国人素质还是有待提高。

男子此时也不顾建设城市文明,咬了几口的包子直接像投壶一样飞扔进垃圾桶,还真挺准啊。估计是熟能生巧吧。我感叹。

他等这么人都上去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最后一个挤上了这辆公交车。还算有一只脚的位置。

我跟在他身后,也上了车。顿时感觉自己好轻松啊,虽然人很多,没有一丝空隙,但我丝毫感觉不到以往的拥挤和窒息。

车里弥漫着各种诱人的早餐和香水的味道。旁边大哥的早餐应该是韭菜鸡蛋馅儿的包子,前面的小姐姐手里好像是肉夹馍的味道。还算文明,都没在车上车。这个香水味我是闻不出啥牌子了,反正好多种混杂在一起有点呛鼻子。

这人可真是不少啊。

有时候真的觉得有些大爷大妈很逗,他们似乎很喜欢这种挤压的感觉。本来可以闲置在家早上去公园打个太极散个步,跳个广场舞,挺好的运动,非得跑来跟上班族一起起早挤公交挤地铁,就为了坐一站两站去买个便宜五毛钱的豆腐。我真的很担心这块豆腐,生怕它分分钟变成豆腐脑啊。

我这才穿到我尾随的男子面前,紧贴着他,我抬起头突然怔住了,啊,想起来了,原来是他。

他是我一个初中同学,叫严冬。上学时总能看见,但没说过太多话,隔壁班的。为什么我记得这么清楚,想必明眼人也能猜到。

是的,是那个我暗恋多年的男生。

没想到时隔多年,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再见面。不禁感概颇多,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

严冬看着窗外,深邃的眼眸中略显一丝空洞,不像年少时那样清澈透明,眉宇间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忧郁。我站在他身旁,抬头望着他的棱角分明的侧脸,当年的清秀少年,不知还记不记得我。

我不禁伸出手想扯着他的西服袖口,却扑空了。我忘记了,我现在没办法抓住任何东西。

“下一站 终点站 黎明广场” 清脆刺耳的播报声响彻全车。我知道,我们要下车了。

不知不觉,我已经默默看了他40分钟了。

他匆匆走下车,奔进大楼。我紧跟着他,一同走进电梯。

“叮咚~16楼到了!”他走出电梯,交替着慌忙的步伐推开一道透明玻璃门。

“还好没迟到。”他小声叨囔着,这个声音也就只有我能听清楚吧。

“早上好,你来了。上月的销售报表是不是有问题啊,你看一下,数据分析显示毛利率比往年同期平均水平降低1.3个点,这得多大损失啊!找找原因,这月再这样就废了。”一个女人走到他桌前淡淡地说。

“好,我看一眼。”严冬顺手打开电脑,头也没抬地回应。

我闲着无聊,倚坐在成成的桌边,环视着四周。

原来成成这里就是他工作的地方啊。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跟他单独呆这么久呢。

我低头仔细看着成成的办公桌,桌面上干干净净,没有什么特别的小玩意儿。他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摸着鼠标,眼睛仔细盯着电脑屏幕,第一次发现,冬冬的睫毛这么长,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我呆呆地看着,幸福的瞬间好像变得很长很长。好想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只有我和他。没有任何人和琐碎的事。

我望着他的脸庞,缓缓伸出一只手,在他毫无察觉的状态下轻轻抚摸着他柔软的发稍,歪着脑袋看着他认真思考的样子,心里从没这么紧张过。

我欣然地微笑着。这笑容没人能看到。只有我自己知道。

这么多年没见,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我,是否曾经记挂过我。想到这,我突然觉得无比的失落与无奈,似乎刚刚心里的一阵狂想和激动都幻化成了泡影。现在看着他,只有心塞。

我又痴心妄想了。先不说他记不记得我,也不说他喜没喜欢过我,现在我是任何人都看不到的魂魄啊,他连看都看不到我,又怎会知道我的存在呢,又怎会从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里拾起我呢......

我就这样靠在他桌旁,看着他,思绪瞬间穿越回十多年前.......

那是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学校是寄宿的,除了个别走读生外,所有人都要在学校呆两周才能回家一次。当然,这也让学生们朝夕相处的时间更多了一些。

我们的教室紧挨着,我是八班,他是七班的。我们两班所有的任课老师都是一样的,每个老师也经常拿两个班的学生来对比,不管什么活动,两个班都被绑在一起,像体育课活动课等这样的课程也都一起上,就连分寝室也是两个班打乱了来分的。所以几乎所有的同学我们互相都认识。

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是语文老师课堂测验,她喜欢交换两个班同学的试卷,边讲题,边让学生互相批阅打分。我第一次批阅的试卷就是这个名字严冬。当时还不知道他是谁。只是试卷答的实在惨不忍睹,满满的全是我的红笔给他圈圈勾勾和修改的笔迹,所以这个名字我印象特别深刻。

这是谁的呀?字写的不好看,还错了这么多呢。当时只是这个感觉。可是就这样的机缘巧合,我对这个名字似乎多了些许注意和留心。

批完试卷,老师要求我们把批阅人自己的名字也写在试卷的名头处。这是我的名字第一次和他的名字写在一起。

我这才惊奇的发现,严冬和初夏。两个名字,两个季节啊。如此鲜明的对比。一个傲雪凌霜,一个热情洋溢。

同样,一个草草乱乱和一个娟娟精致的笔迹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一直都相信缘分。这也许就是我们缘分的开始吧。

我们课间操的时候两个班挨着,我旁边就是七班的一个男生。那时候不知道他是谁,倒是长得清秀,奶白的皮肤,薄薄的身体,不显瘦弱,却略显出笔直修长的骨架。

开始并未太注意,但我总觉得他时不时地就盯着我,好多次。有时候正好和他的目光交汇,我便悠然转睛故意把目光聚焦投在别处。

“严冬,你看什么呢,这排就你站歪了。”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传来,走到他跟前。是他班的班主任,也是我们的语文老师。

他向左移动了半步,站好了。

哦,太巧了,原来那张让我印象深刻的试卷,就是他的。

严冬。

.....





未完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