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神书

2009年9月18日 第三周

天下第一神书

甲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快乐的人,这种潜质全拜他那带有口音的话语所赐,只要他一张嘴,大伙儿就乐,乐完了说给熟人听,再一块儿乐。

就是这样一个颇有喜剧色彩的小人物,竟然被一个雷从公元2009年劈回了大南宋。初来乍到的他人生地不熟,加上奇装异服,行为怪异,还有那颇让人寒碜的口音,辗转多时日才终于在一间客栈落了脚,做个店小二。

那间客栈,名叫龙门客栈。

店小二的日子不是人过的,龙门客栈的店小二的日子更不是人过的,起码甲是这么认为的。因为这个号称武林八卦总站的客栈虽日日生意兴隆,但在此开片的人是一拨又一茬的来。他每天收拾的碗筷餐具还没有被削得漫天乱飞的残臂断腿多。不过随着日子的推移,他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如今他已可以神色自若地在一茬乱舞的刀剑旁擦桌子上的血迹。

话说有这么一天,大清早的,龙门客栈刚开始营业,来了几个侠客。甲给他们上菜时,听到客人正在讨论书圣王羲之的《兰亭序》,甲就顺口说了句:“哦,听说《兰亭序》是天下第一行书啊。”说罢转身就走了,丝毫没注意到一桌侠客和其他客人的眼中精光一闪,神色各异。侠客还想拉甲进来交流几句,可甲已经转身走进了后院,只得作罢。

还在厨房里拾掇饭菜的甲完全没想到,他顺口说的一句话竟然在武林掀起了滔天巨浪。

龙门客栈的“武林八卦总站”的美誉从何而来?说到底这是独特的店小二文化的大功劳。所以这里的店小二的话可不是普通的话,在众侠士客听来,尤其是孜孜不倦地寻找与追寻武功秘籍的人耳里,那是含金量相当之高的。因此,店小二们的小日子自然还过得不差。

且说这《兰亭序》的消息,据小道消息称在东京某巨贾家中收藏,不出三日,全南宋上下都听说了这“东京第一惊天大案”,巨贾家中十七死十九伤,万贯家财被散,竟不得《兰亭序》,可谓枉死错杀之极。江湖上议论纷纷,暗地又有不少帮派世家都在蠢蠢欲动。

自打那日多嘴后,甲天天都能听到来的客人们无一不讨论“天下第一神书”,尤其听到《兰亭序》就是“天下第一神书”时,还说其中便隐藏绝世武功秘籍,习得者可问鼎武林宝座,逐鹿四海江湖,甲就囧了,他学历史时怎么听说《兰亭序》是武林秘籍呀?难道没记录进正史?转念一想,王羲之人称王右军,右将军出身,武功高强啊,写个秘籍算什么?这样一来,甲也陡然生了几分兴趣。

传闻,《兰亭序》因过于受到唐玄皇的喜爱,竟令将其作为陪葬品同他一起睡入皇陵,北南两宋交际,又有传闻《兰亭序》复现于世,乃一摸金校尉盗出,据说该摸金校尉还盗出了慕容冲墓中的一件冥器,转手卖出后,人不见踪影,而《兰亭序》亦最后不知其踪。

“这位小哥,哎,小哥……” 甲忽然听到有人叫他, 转头一看,来人穿着乞丐装,手里的破碗再加一根路边捡的树枝,甲下意识喃喃道:“丐帮的……唔唔唔!”

老九没有想到这个小兄弟眼光如此了得,一眼看穿他是丐帮的,天晓得在甲的眼里天底下所有乞丐同仁都是丐帮的。老九捂住甲的嘴,神神叨叨地把他拐去街角。

“小哥,一看你就是好眼光,来来来,你来帮我看看,我这儿有把梳子,听说是从墓里倒出来的……”说着撩起破袖子在里面摸了半晌,摸出一把木梳,花纹精致繁复,造型朴素,微光流连,梳身上竟刻有”FH“两个字母。尽管甲不懂鉴别古物、冥玩什么的,但甲脑中一片空白,这不是慕容冲临死时还死死攥在手里的梳子么…… 原来传言是真的,这么一来,《兰亭序》也……

事情的后来就是甲用了十个馒头换了乞丐的一条消息,也大出血了一笔顺走了慕容冲的梳子。这把梳子这把梳子是乞丐在云门拾到的,《兰亭序》也许也会出没于那,难道唐时失了《兰亭序》的云门又得到了故物?

邪教阴阳门大宗主突然暴毙,这一消息振奋了人心,更振奋的人心的事”天下第一神书“的行踪终于出现了,江湖再传消息,阴阳门大宗主是偶得《兰亭序》,苦参数月不得其妙,生生抑郁而死。不几日,又有消息传出落华派符离分舵的舵主被乱刀砍死,相传到其手中的神书再次失去音讯。接连下来一个月内,各地都有灭门杀人的惊世惨案发生,一时之间,百姓人心惶惶,各派门门自危。

这天清晨,甲正擦着桌子,进来了一位少年,他身后跟着一个护卫样貌的人。细看那少年,气宇轩昂,身着高贵,眉目间英气流转。凭借这些日子以来的经验,甲猜测这名少年不是世家子弟便是皇亲贵戚。甲正想着招待他,少年却唤住他,要他透露些近日在客栈里流传的消息。甲不敢怠慢,便细细说道:

”近来江湖各帮各派表面波澜不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神(行)动频繁,各路人马借除暴安良之名神(行)搜查机(之)实,一有风吹草动便抽(出)手争夺,今武林神(腥)风血雨……“

少年听着听着忽然笑着打断他:”你废话这么多作甚?“甲一时窘迫,欲再续说,只闻少年又道:“还有,你怎么老把“行”一类的音读成“神”呢?口齿不利竟能做龙门客栈的店小二?”

“行”一类的音读成“神”……?甲顿时面如纸色,像是想到了什么。少年见他神游太虚,有些不满,却见甲猛然一拜,朗声道:”公子明智!小人有一要物,事关重大,公子此行想必与书圣之作有关,可否听小人一言?“也不等少年作出反应,便从怀中摸出那日老九拾到的梳子,说:”公子可曾听说慕容氏幼子冲?这是他墓中的物品,流了出来。今日小人赠予公子,但求公子尽快找到《兰亭序》一书,平息众举,为小人赎些功德!”

少年接过梳子,想起了“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的故事,心里明白了几分。应承了甲后,转身便要赶往云门,将上马之际,又笑着对出来送行的甲说:“谢君之请,在下赵烈,日后有事可往我府上寻我。”

目送少年绝尘而去,甲才想起赵烈是哲宗皇帝的幼弟,即成王;又想起因自己的发音竟使得南宋陷入极大的混乱中,本就苦不堪言的百姓的生活更是颠簸,不禁苦笑。

果不其然,不知又从哪里传出消息,《兰亭序》在云门一代的某个地方藏匿,来自各地的绿林之士趋之若鹜。龙门客栈的生意稍稍冷清了下来,但云门一代接连发生的命案仍然在全国传播,其中包括武盟长子之死,云门高僧望寂中毒,外使耶律一家灭门等,何其惨烈。

江湖人士热血豪情,但有些做事则过于鲁莽,尤其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帮小派,更肆无忌惮,加之“天下第一神书”神乎其神,诱惑太大,多少人渴望着一朝习成,名震乾坤,一比历代武盟风骚。竟灭了外使一门,引起辽宋边境危机再次触发,本已蛰伏已久的战机出现,眼看双方即将交战,哲宗皇帝只得派人缓解宋辽的紧张关系,这边也终于出军镇压一干肇事聚众。

毕竟宋军囤养多时,兵力及战斗力严重不敌常年打拼的绿林人士,不多日,宋军竟然退出原驻扎地十里之外。正是这双方实力大大削弱之时,云门主持宣布了一个消息,《兰亭序》早已被毁于南宋建立之初,真迹早已不复于世,摹本倒有几卷。如此一来,绿林之士无不大失所望,纷纷主动鸣锣收兵,着实让镇压军的将领松了一口大气。

大宋总算重归平静,但这段时日以来武林许多德高望重的门族的或灭或伤,已成为众人心中难磨灭的痛。因长子之死而气急攻心变得神志不清的武盟自动退座,故此近日武盟争夺又点燃了江湖人的热情。只是此番不再那么脓腥,百姓较之前稍微安宁了一些,但依然苦哈哈地赖活。

这就是江湖。甲听着传闻,知道赵烈绝对已成功收走《兰亭序》,便心情平静地继续过日子。武盟之争很快出结果,竟然是成王赵烈夺得宝冕,当然没有多少人知道其真身。甲也未成想这个少年武功如此了得。

又一日,暮薄西山。

“小哥,”有人在甲身后呼唤,甲转身一看,紫金冠带束发,蟒红袍金丝绣广袖衫,不是赵烈又是谁?正要下跪,赵烈扶住他,一如当日地笑道:“你呀你,我还真得谢谢你呢。近日过得如何?大乱已平,你的功德也赎了大半了吧?”

后来甲才得知,赵烈将要赴边打仗了。赵烈又告诉他,两件古物他都已令人藏好,慕容梳甚至还返回了墓中,至于如何做到的,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只是慕容墓的真假不明,赵烈不敢保证。

赵烈走后,甲日复一日地单调生活,原来想方设法重返现代的热情早已灭得七七八八,干脆认命了。甲听闻赵烈以他一套在武盟之争中夺胜的“病鹤剑法”连连大败辽军,威震两国边境。

传说中王羲之十分爱鹤,字也如仙鹤般姿态优美,空灵绝俗,曾为鹤泼墨《瘗鹤铭》一书,字宛若仙书仙手,出神入化,《兰亭序》更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

联想了一番,甲又愣了。赵烈成为武盟,还跑来谢他,又将《兰亭序》绝密藏好,恐怕不只是怕再次掀起波澜吧?拍了拍额头,甲不禁仰天长叹,原来《兰亭序》还真的是隐藏在灵逸飘动的书法下的惊世武功秘籍啊?

不要崇拜《兰亭序》,《兰亭序》只是个传说!甲愤然想到这样一句话,并发誓无论如何他都要纠正自己的发音,免得又起轰动,死伤惨重,佛祖会怪罪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