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哲哲买房记

陈哲哲买房记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陈哲哲有过三个梦想,飞升上仙,当科学家,买一套房。

在她刚开始接受义务教育那一年,班主任终止了她的成仙之路;在她中学参加奥赛的时候,那些数理难题让她放弃了当科学家的念头。

只有买房,是她从十五岁开始,唯一的奋斗目标。

“刘刘,你那儿装修搞得怎么样了?”工作日的午饭八卦时间,陈哲哲一边吃盒饭一边跟同事聊天。

刘静把饭盒从便当袋子里取出来,放到陈哲哲对面:“我那儿早搞完了,前几天刚搬进去,等我收拾好了,叫你们去我那儿玩。”

“这么快?感觉你才买房没多久。”陈哲哲抬起头,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这哪算快,你看业务部的林娜,比我晚买三个月,上个月就搬进去了。”刘静指指自己身上的衣服,“快点搬进去,我还能省下房租换两件衣服,你看我这个,都不记得是哪一年的淘宝款了。”

“哎。”陈哲哲叹气,“你们真厉害,能买得起房,哪像我,现在还是一月光族,钱都奉献给房东了。”

刘静夹起一片萝卜,看着自己没什么荤腥的午饭:“还不是家里给出的首付,自己省吃俭用还月供,不然怎么可能买得起。”狠狠地嚼下那片萝卜,刘静开始掰手指:“我跟你讲,我现在工资一发下来,交完房租,房贷,还完信用卡,连出去吃顿大餐的钱都没了。”

刘静的四根手指哀怨地晃啊晃,但陈哲哲觉得,她的眼神并不哀怨。

下班回家,陈哲哲从公交车挤下来,迎面扑来一个巨大的灯箱广告:“首付两万,享地铁口九十六平米学位房。”

“首付两万”四个字标红放大加粗,在公交站拥挤的人潮后面显得特别打眼,跟红灯区一样,发出天然的致命诱惑。

回到出租屋,同住的室友正在洗澡,陈哲哲捂着肚子蹲在厕所门口,一边听着里面的水声一边大声哀嚎:“快点出来,憋死我了!”,脑子里默默计算银行卡里的余额,“首付两万”四个红色大字明晃晃地印在厕所门上。

就在厕所里第三次响起“等我五分钟”的那一刹那,陈哲哲决定去看房。

“首付两万”的大立牌广告就在马路边,几十步开外是一块指示牌,正红色哑光金属质感的牌子,镂空写着“营销中心由此去”几个字,箭头所指的方向,石头小道旁边的草地被踩出了一条路。

沿着石头道往前走,是一栋黑色和正红色搭配的三层建筑,“绿地营销中心”几个大字下,有一块滚动文字的电子屏,“首付两万”是必然会出现的字眼。走进门,你会发现大厅坐满了人,基本都是一个穿西装的工作人员,跟一个或两三个人在做介绍。一群人围在大厅右侧,不知道在看什么。

陈哲哲左右张望片刻,也跟着到人群后面去凑热闹。原来人群中间是一个沙盘,缩小比例展示小区的情况,沙盘旁边还有几个户型的模型。一个穿西装的高个儿正在沙盘旁边做介绍,哪一栋视角好,哪一栋到地铁站近,哪一栋只剩最后一户了,预计这个片区的房价以后会涨到多高,说得围观群众激动不已。

陈哲哲正盯着那个销售人员手指着的一栋临湖的房子,感觉到有人碰了碰自己的手肘,回头一看,也是一个穿西装的小伙儿。小伙儿笑笑,说:“美女,您是过来看房的吧?需要给您介绍下吗?”

陈哲哲转头看了沙盘一眼,又回过头来:“是的,我想看看房子,你们广告上说是首付两万?”

销售带着陈哲哲在偏厅找到一个空座,端上一杯矿泉水,拿过来两张户型图铺在她面前,说:“我们是有首付两万的活动,只是几个活动名额在开盘的时候就放出去了,您可以看下这两个户型,是我们这里性价比最高,得房率最高的户型,首付也不高的。”

陈哲哲眉毛扬起,张嘴准备说话,顿了顿,又闭上嘴巴,低头看桌上的户型图。半晌,她指着七十几平的户型图问:“这套的首付要多少?”

销售掏出一个计算器,“这套均价是一万,乘以七十二平,首付是两成,十四万多。”

“十四万!”陈哲哲看着计算器上的数字,感觉一万匹草泥马从脑袋上跑过,“跟两万差别也太大了吧?你们打广告说是首付两万,我知道后面有个’起’字,那你这差得也太远了,你这还叫首付不高?”

“这套是我们首付最少的一套房子,在这一带的楼盘里面,可以说是性价比最高的。”销售沉默半分钟,为难地在计算器上输入一个数字,“这样,公司有一个刚结束的活动,公司为业主垫付部分首付款,这笔款两年免息,这样首付就只要十万,您看怎么样?”

陈哲哲大脑飞速完计算存款,说:“可是我没这么多钱。”

“来都来了,我带您看看样板房吧。”销售收起计算器,把陈哲哲带到精装修的样板房,看完之后递出一张名片:“垫首付的活动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申请到,等我们经理回来我帮您问问。”

从售楼部回到家,躺在出租屋的床上,盯着头上灰蒙蒙的天花板,听见房间外面,刚搬来的新室友进进出出搬东西的声音,样板房钻进了陈哲哲的脑海,划地扎营。

那才是想象中的家啊。陈哲哲感慨。

突然,手机响了,陌生号码。

“您好,陈美女是吗?我是绿地营销中心的小李啊。”电话那头的声音很热情,“垫首付的申请,我们经理同意了,不过他说活动已经结束了,如果要申请垫首付的话,需要在一周之内定下来,不然他也没法处理。这活动真的挺好的,您考虑考虑?”

“啊!”挂掉电话,陈哲哲抱住自己的头。她曾经以为,只要自己好好读书,考个不错的大学,大学毕业找份好工作,然后省吃俭用存到三十岁,应该能存够首付款,实现梦想。但眼看着三十岁差不了几年了,连首付的一半都没存上。记得前几天还看到的一条朋友圈:“房价一年翻一倍,工资十年翻一倍。求问:哪一年能买到房?”

想起几个家里帮忙出首付的同事,陈哲哲纠结了很久,决定给家里打电话。

响三声,电话接通了。陈哲哲甜甜开口:“妈,您吃饭了吗?”

“刚吃过。”电话那头声音有点儿防备:“怎么了?今天突然给我打电话。”

陈哲哲:“这不是想您了嘛。您和爸都在家吧?”

“在,要跟你爸爸说话吗?”

“不用了不用了,跟您说就好。”陈哲哲用力摇头,暗自庆幸不是开的视频。

“有什么事就说吧,搞这么嗲我都受不了。”

陈哲哲无视脑海里浮现出陈妈妈嫌弃的表情,继续发嗲:“妈,我想买房了。我看了几套房子都挺好的,我特别喜欢,而且有的还有优惠,开发商给垫付部分首付,两年免息的。”

等她连珠炮似的讲完,陈妈妈顿一顿,问:“你想买房?”语气听不出一点波澜。

“嗯。”陈哲哲现在后悔没有开视频了:“我算了下,我以后要租房自己一个人住的话,房租得两千,与其把钱都奉献给房东,还不如买房,每个月也就还那么多,完了房子还是自己的,而且房价还在涨,现在不买,以后更买不起了。”

陈妈妈依旧不急不缓:“你一个女孩子买什么房?你现在的重点是找个对象,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你要嫌房租贵,我给你出。”

“妈,买房跟找对象不冲突啊。”

电话那头语气终于变了:“怎么不冲突?你有份工作自己养活自己,就已经把眼睛放脑袋上了,你要是再买了房,还看得上哪个男人?再说了,买房是男人的事,你一个女孩子,给自己搞那么大压力干什么?”

陈哲哲跺脚:“我哪里眼高于顶了?你这是诽谤!我不管,你不支持我,我就自己想办法。”

陈哲哲哼一声,挂了电话。

在床上打完十八个滚,陈哲哲突然悟了,老妈的顾虑是对的,找个男人可以一起还月供一起付水电,停电了还能一起唠唠嗑,而且,以后找男人,也不会比现在更容易。

于是,陈哲哲一拍脑袋,决定把买房和找男朋友这两件大事一起给解决了。

隔几天,售楼部又打电话过来:“美女,您考虑得怎么样了?经理说,再不定下来,就不能参加那个优惠活动了。”

陈哲哲正看着被她命名为《相亲大作战》的excel表格,在第九行填上“pass”,说:“我现在没那么多钱付首付啊,你帮我想办法拖一拖,弄到钱我就定下来。”

话筒另一边沉默半分钟:“这样,活动优惠我看能不能帮您争取到下个月,不过,房价的变动我们就没办法了,您也知道,现在房价涨得比什么都快。”

“好好好,我尽快。”按下挂断键,陈哲哲打开交友软件,在一个看起来还顺眼的男人主页标注“喜欢”,然后仔细看完第十个相亲对象的资料,准备出门继续努力。

在成为三个婚恋网站的VIP,在交友软件花了大几百,并问遍七大姑八大姨九个朋友之后,陈哲哲终于在决定买房后的第二十八天,跟一个公交车上偶遇的男人火速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

男孩儿比陈哲哲高五公分,月收入比陈哲哲多一千多,不喝不赌不嫖,性别天然爱好女性,长相安全老家挺近,带回家后,陈哲哲的老妈笑呵呵地评价:“好好好,这样的男人靠谱,这样我就放心了。”

当天,老妈就把陈哲哲拉到一边,掏出存折:“哲哲啊,我跟你爸半辈子的积蓄,只剩下三四万给你当嫁妆用,其他的都在这里了,你可要小心放着啊。我看小李不错,你可别吊儿郎当的,现在你先买个小房子住着,以后他赚了钱再换大的,挺好。”

“放心了您嘞。”陈哲哲拿到钱,就直接跑到绿地营销中心售楼部付定金。

“上次看的那房子,我来付定金了。”陈哲哲坐在售楼部的真皮沙发上,优雅缓慢地掏出皮包。

“美女,是这样,您看最新的房地产调控政策了吗?首付调到三成了,所以您的房子,需要首付十七万,具体的根据您选的楼层有不同,您看是要哪一层呢?”销售拿出计算器,等待回复。

“什么?首付十七万?”陈哲哲瞪大了眼,存款上的数字“100000”从眼角膜上飘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