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行·DAY1/4月30日】恒春是个好名字

凌晨1点半到的泉州机场,结果泉州机场啥也没有,蚊子却超多。所以在机场过夜的原计划未遂。半夜骑着摩拜去找了携程上定的1公里开外的锦江之星,踏实的睡了4个小时。感谢互联网经济。

接下来的行程顺溜的多。7点起床,洗漱收拾,骑上昨天晚上的那辆摩拜(它果然还在那儿),7点37到了机场,过安检、值机、过海关,9点10分准点起飞,10点30落地高雄。计划着去赶11点10分从高雄机场直接到垦丁的快线,于是麻溜的下飞机、排队、出关、申请i Taiwan帐号、购买垦丁快线车票(原来买往返套票回程可以选回高雄机场、左营站或者是市中心,小确幸)、买电话卡、上个厕所、拍了一两张照,然后就上去垦丁的巴士了。完美。

飞机落地以及巴士行驶的时候,感觉高雄果然是一个工业城市(一个台湾local提前说过),港口、集装箱、建材等很多。想知道高雄目前的产业结构是怎么样的,手机上搜索了半天,扒了高雄市政府网站,结果人家的统计套路和咱好像不大一样,所以没找到真正想要的。大致了解到,高雄最初的工业可能是盐、红糖,再往后可能有造船,还扒到一个高雄船厂的巨型船坞,因为埃及总统萨达特打仗虐了以色列之后重新开放巴拿马运河,而一直没能挣回本钱的案例。案例总结说,仅仅预判市场好还是坏是不够的,还要摸清楚好或者坏背后的影响因素是什么。扯远了。其实就是来之前功课没有做足,开始临时补课。

第一站其实是恒春镇,除了同事告诉我的阿嘉的家,却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于是在巴士上开始搜索恒春镇的历史及相关资料,然后发现Google搜出来的结果的确优于百度,而且维基百科还真是个好东西。“恒春的古名‘琅峤’,就是排湾族语‘兰花’的音译,旧时为排湾族斯卡罗王国领土。十九世纪中叶,恒春半岛发生牡丹社事件,于是沈葆桢奏请朝廷在此地筑城墙,并在琅峤设县,是屏东最早的县治。由于此地气候温暖,四季如春,沈葆桢将其改名为‘恒春’”(来自维基百科)。然后顺便也从维基百科里学习了解了牡丹社事件、落山风、琉球国等等。比较开心的是被我扒出来恒春的三样特产洋葱、琼麻和港口茶。到了恒春镇之后,果然发现了好多人家门口都堆着一两袋洋葱(我好奇难道洋葱晒了太阳之后会比较甜?),也在一个小店找到了港口茶和琼麻。

1点半不到就到恒春镇了,先是在711取了钱、买了悠游卡,as planned。然后转悠犹豫了好久,去吃了碗牛肉面,惊喜的是味道还不错。吃什么对我来讲真是个让人烦的问题,尤其是自己一个人,而且还不大想吃东西。之后在阿嘉的家打了卡,去看了一眼恒春古城的南城门。路上碰巧见到了恒春镇农会的楼,有个农会超市,挂着农户直销站的牌子,于是就好奇进去看看有何不同。然后发现主要是新鲜果蔬部分是农场直销,绝大部分都打着溯源的二维码,至于价格是不是有高出多少,我是不知道了。里面的莲雾、杨桃之类的水果好诱人,个儿大颜好,据说屏东县(也就是恒春在的县)是莲雾最有名的产地,所以我还是有点想买的,但是觉得拎着逛挺沉,而且估计垦丁那边也会有,所以就忍住没买,而我现在有点后悔,因为今天没买到。

在找琼麻制品的时候,Google map搜到有个琼麻博物馆在南湾那边,于是在逛了恒春镇觉得也没啥好逛的之后,就做巴士去往南湾了。下车,走路(没做好功课坐过站了),办入住,租电驴,就骑着小电驴突突突奔赴琼麻博物馆了,结果人家4点50要关门了(我4点47到了那里)。好吧,有点小遗憾。不过出园的时候在展示牌上看到了关于“恒春三宝”的简单介绍资料,琼麻是龙舌兰科草本植物,1901年从墨西哥那边引进来,现在已经没落了;洋葱长得好是得益于砂质土壤和冬天的落地风,从美国那边引进来50多个品种,大量出口日本;港口茶是从福建安溪引进的种,从港口进来,在这儿长得贼好,所以叫做港口茶。然后感觉几样有特色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外面来的,地理位置可能是比较根本性的,中低纬度的海岛,海运发展早、被“殖民者”觊觎(双引号是因为人家也可能不是殖民心理)、生长环境好。

之后,就是一个下午突突突突的骑我的小电驴了,我已经下定决心明天要给它拍个照留做纪念。跑了恒春西线一圈,没走到猫鼻头(我突突突开过了),走了白沙湾、福德宫、关山。福德宫是土地公公庙,很多人挂了名片祈福,据说很灵的,保平安、求财。这是卖我木瓜的阿姨和我说的,木瓜很甜,她说是他们家自己种的,所以过一段时间才会再有了,她说我自己一个人没骑迷路很聪明,她问我老家是哪里的。跑到关山观景台看到了半个红彤彤的落日,很快就落到厚云后面去了,落的真快,花了我60块新台币。

然后今天最后一站就是垦丁夜市了。果然我转了好几圈,没啥想吃的(之前看攻略就没想吃),大部分都是炸的。来回转了有两遍,吃了一个鲷鱼烧、一份芭乐、一份臭豆腐、一杯50岚奶茶、一小碗咸的要死40元新台币的卤肉饭(没吃几口),没有惊喜,都不好吃。估计是高中时候就被爸妈教育不要吃夜市里的东西(不干净),而且我也不喜欢边走边吃东西,所以我实在有些无爱。以前高中时候住城里,家里楼下就是夜市(以衣服之类的为主,吃的没有那么多),但现在义乌城里应该是没了或者是很少了,现在义乌城郊还有一些夜市,比如说我们现在镇上的家附近就还有。我觉得夜市是一个挺神奇的存在,应该有其存在的条件:一个是流动性人口,我家现在在的区域是义乌的工业园区,外来人口多,夜市也主要面向他们,而台湾可能是游客多?二是白天比较忙,夜里出来吃东西;另外,可能台湾的夜市有其文化的原因成分在,有待考查验证。我觉得垦丁夜市没有很热闹,有不少小摊前面门可罗雀,猜测也受旅游不景气的影响。

9点左右的时候,我终于决定不逛了,往回走,还是去南湾沙滩逛逛吧。所以,迎来了今天最后一个小确幸。只有两三家可以喝酒的烤吧在营业,放着躁动的英文歌企图营造欢快的气氛,但在哗啦啦哗啦啦的潮水声中相形见绌,倒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所以,最后的小确幸就是这哗啦啦的潮水声了。我脱了鞋子袜子,在沙滩走了走,沙子很细,潮水很响,像是地球的呼吸声,月亮竟然很圆,一查原来是农历十五,一两小搓人坐在沙滩上可能聊着天。走了一会儿,拍了几张照,然后,我就光着脚,骑着我的小电驴突突突的走了。

好了,写完了。貌似写的有点啰嗦,有点多。可能是自己一个人逛,会导致攒下的话比较多。最后说一句,我觉得#恒春#是个好名字。晚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