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人院征文】百怨

百怨是朕的一个小兽,朕是玫凌国的王。

藏进百怨体内的那一瞬,天地张大,我灵缩小。紫青国来犯了。朕无能为力。

内景五年,朕接任这个国家,区区女子,泱泱大国,实在不能胜任。若不是父兄早亡,也不会轮到女人来掌管国事。

紫青国还是来了,进兵之前者坤大将军向朕报告,说敌情有变,尊请皇上注意。朕不敢应对,终于兵临城下,朕欲哭无泪。百怨娇粉的鼻子凑着朕的脚跟,有致的鳞甲熠熠生辉,朕却已经灭国了。多少个日夜朕不得安眠,看着镜中的面庞日益失去血色,我心伤悲。

大将军者坤单枪匹马从城外奔来护驾,还是未至台阶就中箭倒下了。横尸遍野,血流成河。朕心中只有一个字——“怕”,多希望此刻还依偎在父兄的身旁,那就不会有任何伤害了。朕昂首挺胸地傲视层层包围,尽力做出镇静的样子。太后冲上城楼见朕,逼迫朕躲进百怨的身子。百怨只是在朕脚下哀怨地看着,朕运功使灵气聚做一团,逼走了百怨本身的灵气,藏进了百怨的躯体。

朕知道百怨会恨朕,他的灵气将无处聚集,散做冤魄。朕怕。

再抬头时已见太后衣袂飘摇,宛如仙人。朕本不知,太后还没老。她跌入紫青国皇帝的怀里,朕瞬间感到羞耻溢出了胸膛,朕愤怒地低吼着,想要使出全身力气来驱逐这个霸占朕母亲的男人。朕视野所见,却只是紫青国国王的后脚跟,他叫,大概大朕二十岁。

朕终归是输了,母后没有再低头看朕一眼,也许她是为自己的女儿好,也许她只是保命。朕已经想象到了朕此时的样子,鳞甲直立,摇头耸脑,甚至还夹着尾巴。粉嘟嘟的鼻子大概已经气成了红色,水波般的眼睛会比铜铃还圆。朕已经无能为力了,这个庞然大物。

食玉

百怨是食玉的,太后早就说过,“百怨”这个名字不吉利,既为食玉,何必有怨?可朕就喜欢叫他百怨,百怨这个名字,在百怨出生时就已经定格在朕的脑海了。玫凌国覆亡了,朕的灵兽已经没有食物可吃了,藏在灵兽身体里的朕已经无物可食了。

看着朕头顶上的人忙忙碌碌,搬花的搬花,抬草的抬草,屏风、玉石都搬走了。宫女的裙裾飞扬,太监的双脚交替。朕的眼睛里大概有泪滴,但朕的泪滴是常人看不出的,它只有针尖那般大小。

傍晚时分,朕还呆立在栏杆旁,不知道为什么紫青国的官宦们没有看上朕的灵兽,看上朕。终于有裙裾飘过来,鞋尖上的金线闪闪发光,针脚有些没藏好,才明白玫凌国的织女们原来手艺那么差。母亲抱起朕,她现在大概已经是紫青国的皇后了,朕嗅到了近乎让朕窒息的浓香,原来所有的淡香、雅香在朕的灵兽嗅来事那么难闻。白璧上倒有几分香味,母亲把藏在腰间的白璧递给朕,朕伸出粉嫩的短舌头,吃了起来,白璧入口即化,如同蜜糖流入胃腑。母亲鼻翼有几块斑,大大黄黄,覆盖了整个鼻子,记得她的鼻子是小巧的,白嫩的。女人经不起仇怨。

躺在母亲为朕准备的白碧房里,朕才知道小兽的悲惨,夜里白璧散出幽幽的光,凄冷清寒。常人都有几十个百怨这么高,这个笼子只有人的头颅大小。

翼跟着母亲来看朕,当今的皇上皇后。翼低头宠溺地看着母亲,问,喜欢这只小兽干嘛?母亲似有心事,欲语还休。“喜欢朕就养着。”翼口中的一个“朕”提醒了朕,朕以后不能再称朕了。翼才是当今皇上。朕,不,我,只有十六岁,母亲还春光正好。

翼要为母亲养一条食玉的兽,真情可见,我甚至怀疑他们是否以前就有奸情。

此后宫女日日送玉来,有昆山的白璧,骊山的黄璞,景山的真瑶,甚至北海的珍珠和路海滩的钻石都乘着翼派去的车来到我嘴边。我呆呆地食着这些罕世绝味,心中有说不出的痛,原本这些珍奇都属于我,虽然我不曾食用,如今靠一个异国统治者的施舍食玉,靠母亲的卑躬屈膝养活。灵兽将没有寿限,我不期待一死了之。

紫青有翼

翼终于肯亲近我,他将我放在臂膀上,用四根手指抚摸我的后背,母亲在背后看着,慈爱,温柔。美得让我有几分嫉妒,我本该和她一样曼妙动人地站在一位君王背后接受保护,而我是父王所剩的唯一的孩子,在父王驾崩后就不得不接受王位,这是玫凌国的传统,母亲是传统的忠实捍卫者。

说起父王的死,和眼前的这位君主不无关系,紫青国的翼要求父王交出第一美人儿——鈅,我的母亲。时隔数十年,翼还记着扩张时的仇。他总要索取些,人或者物,包括我的母亲。父王气得吐血,因为母后哭喊着愿意为国之安定赴死,兄长又僭越父王,召集众臣,要求开战。父王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兄长打了胜仗,却在归来的路上被内奸暗杀。我除了内奸,登上王位。

紫青的翼是我命中的劫,他的手还在我的后背上轻抚着,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那般慈爱。百怨的身体开始不受我的控制,鳞甲慢慢变软,眼皮变得沉重,可怜的小兽,那是从来没有被这般温热的手掌轻抚过啊,我自小体寒,四季不暖,就是这种温凉如玉的感觉让百怨常常误解我的手指,当做食物来吮吸。后背有热乎乎的液体流下,是血,亮紫色的血,我从未见过百怨流血,但此刻藏在百怨身体里的我知道那顺着脊柱流下来的液体是血,灵兽的血。

母亲的眼睛里流露出惊慌,翼连忙将我抱下,放在早已准备好的缎面上。我缩成一团,夹在后腿之间的尾巴在胸前露出一个尖,粉红的肚皮已经变成亮紫色了,血液还不断地浸润到缎面上。太监宫女端来清水给我清洗,我半蹲在桌面上有说不出的悲伤。我早说过翼是我命中的劫,逃不脱,躲不过。他所及之处,无缘无故便流出了血。

翼俊美的面庞凑得极近起来,我看到翼的侧脸靠近耳根的地方有一道沟,深深的,我眨巴眨巴眼睛,伤口就好了。那道沟好深,可当年他来觐见父王的时候我并没看见。他脸上的毛孔也很粗大,绒毛从毛孔里钻出来。没有变的这么小的时候我并不能发现这些。我还发现,百怨对人有着莫名的恐惧,可能是人太大了的缘故,但一种微妙的信任关系也在巨大的躯体悬殊之间建立了起来,百怨深知不会有人伤害他,也许那层信任的稳固只是在从前,现在江山易主,如果母亲失宠,也许就不会再有人为母亲养这条无用的兽。

紫青国的翼,他是我前世今生的哀怨。

百怨百怨

百怨就是百怨,他开始不乖起来,我的灵气不能很好地控制这具肉体,我感到百怨体内在发热,他围着皇宫乱转,尾巴高高地翘立起来,很欢快的样子,我在百怨体内很憋屈,时刻担心着他会被宫女太监的脚掌踩伤。

一次,他奔跑起来撞到了一个宫女的脚,宫女一下子把花盆打碎了,打碎的花盆又砸到了一位总管的身上,总管很生气,暴打了宫女,作为一个长期在宫中生活的君王,我已经看惯了这种滥施暴力的场面,翼却管起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辞却了总管的职务。当他扶起宫女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对这位多情的君王心生好感。同时我也看到了宫女姣好的容颜,我担心她会自高自大,从而争宠。来自乡野的女子,大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母亲从内阁起身,轻嗔翼多管闲事,这般言语也是让我震惊,区区女子,她在翼心中到底占了多高的地位。

翼低头喂给百怨一块玉,我俯身叼起,一路小跑到后花园,我已分不清是我愿意跑,还是百怨的躯体在作怪,百怨的躯体把玉埋在了一朵牡丹花的跟部,差点出不了花园。小兽的能力是巨大的,不仅自己刨好了坑,放好了玉,还填好了土,只是,矮小的身躯差点儿出不了花园。

我已经近半个月没有说话了,我知道百怨不会说话,可我试着和百怨的躯体交流。我必须掌控好这具躯体才能长久生存。我被放置在桌子上,练习向左向右,喧嚣无聊的琐事完全不能把我打扰,午后的阳光照昏了每一位宫人,我却依然精神抖擞,不断练习,在我的努力下,躯壳已经越来越听话了。我甚至能感知一些远处的东西,灵兽必备的技能。

百怨的祖先可能是个会飞的麒麟,我发现在百怨躯体的背部有短小的可以摆动的翼,飞到时不可能的了。此兽应该原本以龙血为食,也就是个能与龙族和谐共生的寄生虫,怎样沦落到人类手中的我还无从考究。这些天我从和百怨躯体的配合中了解了很多东西,这些意识飘飘然地进入我的理念,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略有感知,却还不能完全控制。

者坤将军

者坤将军是穿着夜行衣来见朕的,他没死,倒下后逃过了敌军的捕杀。只有他还把朕当皇上。他巡视了整个皇宫,武功高超到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如果朕还是当初的那个朕,一定会起身端坐,可此时我只有巴掌大小。他显然没有发现任何亡国之君的影子,在后花园,在房檐。我虽不动,百怨的灵性却让我感知到了这些,偌大的皇宫,我在漆黑中睁大双眼,者坤还是未能想到我在百怨的躯体里。他在母亲的卧室擦亮一根烛火,照见了母亲熟睡的脸庞,为此大吃一惊,曾经的太后此刻躺在侵犯者的身旁。他终于看到我,他慢慢在桌边蹲下,将我放进衣袖,出了房门,我松一口气,这样就不必担心者坤被发现了。在后花园中,他问我,“百怨,你可知道皇上的去向?”我频频点着小脑袋,试图告诉他——我就是皇上。你记不记得玫凌国皇室的异能,危难时候有一次保住灵气的机会,救自己一命。他不记得了,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在后花园的牡丹跟下发现了一块玉,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的,只见他弯腰拾起,回头向站在石凳上的我扬了扬,便消失在夜幕中,我感受到他出了庭院,走远,走远,便感受不到了。

第二夜,他又来了,带着一位孩童,五六岁光景,呆呆傻傻,骨骼硬朗。小男孩儿拿玉指引着,者坤还是在寻找皇上,忠心可嘉。

第三夜,第四夜,夜夜如此。百怨白日里开始嗜睡,睡在玛瑙盘子里或者荷叶上。夜里我依旧看着者坤来往。

小黑孩儿认出了我,他把百怨抓起,在地上狠狠地摔了十几下。百怨出自本性发出“咿咿呀呀”的痛苦声音,疼痛感并没有被我感知,我被躯壳困着起起落落,感到小兽深深的无助。他那么小,无力反抗,即使有一些自卫的技能在我这个无能的一团灵气的控制下夜不能充分发挥。我开始担忧起来,若这个小小的躯壳打碎了,那我连受困的权利都没有,只能飘散做野鬼,夜夜哀怨。孩童似乎有些心疼,可扔没住手。

是者坤止住了孩童的手,说这是皇上生前最爱的灵兽,复了国还要宠。孩童在者坤的拉扯下硬生生地被带走了,这个孩子是谁我想不起。

时间一天天过去,者坤却再没有来。听翼和母亲的对话才知道,者坤被抓了,他一向对自己的武功十分自信,怎么会被抓?我接受不了。看到自己身上的伤才恍然大悟,是我的伤痕暴露了有人来过。

边境兵变

躺在白璧盘上的时候,有大臣来报,边境有异军突起。翼拍案而起,把我震得一下从盘子里落下来。他伟岸的身躯正站在我的正前方,宽阔的背部有男人的气质在迷乱我的心智。征战!翼亲征。母亲哭哭啼啼,在翼面前难舍难分。翼可能去一个月、一年、或者十年。朝政交给何人确实是个难题。玫凌国不歧视女性,但我深知她没有这个能力。令我费解的是,翼唤出了在天牢关押着的者坤。高高在上的翼问被捆着绳子的者坤,你可愿意为我理一年朝政?者坤扭头说不,我着急地发出一声“叽——”翼走下台阶,为蓬头垢面的者坤松了绑。诚恳地将者坤扶起,以平等的姿态再诚邀了一次,者坤还没来得急反应,我又着急地发出一声“叽——”,者坤抬眼看向龙椅旁侧,我在那里直立起身体,用两条后腿和尾巴支撑身体,前爪紧紧地缩在胸口,伸长了脖子眺望着台下。者坤一点头,郑重地作了一个揖。翼点头称赞,拍了一下者坤的肩膀表示信任。翼做大将军,带着兵马浩浩荡荡得走了。我坐在母亲的肩头,母亲站在城楼上,挥手告别。

是什么给了翼如此大的勇气,把国家交给一位前朝的将军,将军是习武之人,管理朝政可以吗?翼定打着精致的算盘,他带走了玫凌国所有的军马,者坤即使有心反叛,也无力保卫国家,只要翼一回来,随从着众多兵马,即使者坤把国家已据为己有也不得不乖乖地交出来,而且,如果把国家当做自己的来治理,者坤会很用心。

我还是被供在白璧盘里,在白碧房休息。母亲还是皇后,者坤只理朝政,并不时时相见。

母亲却越发不安分起来,她先是频频向代理国事的者坤寻求物质上的资助,又找机会和者坤见面,虽然这一切她都掩饰得很好,就像不经意间拉近了与者坤的关系,可还是瞒不过我皇室后代睿智的眼睛。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无能的我,现在有着灵兽和人的双重智慧。

与此同时,远方的边境上,翼一定在奋勇杀敌,亦或是在军帐里苦思冥想。

阴谋

那个被翼搭救的宫女,越发张狂起来,对别的仆人颐指气使,母亲的懦弱隐忍我懂得,且她频频勾搭者坤,无暇回应宫女。内景七年,母亲身亡。事情是这样的······

那日清晨,母亲依旧早起梳妆,黑色的长发绾成美丽的髻,与美玉奇石相配。我知道她又要去拜见当权者者坤,我鄙夷她这种行为。在我心里,她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翼绝非等闲之辈,他能将江山拱手让人,就有把握取回来。只是,时间,让这个女人太寂寞。

母亲的衣襟还在桌边摇摆,我犹豫着要不要拉扯着衣襟跟着母亲离去。却感到背后有宫女窃窃私语,我没想到村姑已经集结了那么多人,她们从背后将母亲按倒,逼迫她吞下一根银针,那针足有我身体那么长,我悲伤地埋低了头。不能发声,不能发声,我提醒自己,一旦她们注意到了我,那灾难可能降临到我身上。可那毕竟是我的亲生母亲,即使我有些鄙夷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去。挣扎时,母亲叫了一声“百怨”。我很痛苦,茫然睁大了双眼。有一个小一点儿的宫女,注意到了站在桌角的我。我急忙寻求庇护,跳进了她的袖子里,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把我供出来,这是一场赌博。她没有,可母亲的叫声越来越凄惨,越来越微弱。我早听祖母说宫中有这般残忍之事,可真实发生在面前时我还是惊叹村姑的狠毒,这种杀人的事应该快一点儿,不然容易露馅,也容易于心不忍。

我还是没抵挡住世俗的督促,冲出袖子跃到地上。撕咬住村姑的衣袖努力往外拉。这是一种不自量力的危险行径,可我毕竟这么做了,拼死一搏。竟然把村姑拉出几丈远,我扑棱不开的小翅膀,陡然增添了力量,在半空划出一阵清新的疾风,倒退着飞翔。宫女们慌了阵脚,此时我身体里有丝丝痒痛在蔓延。没有怦然一声响,只是哗啦啦玉碎的声音。我长大了!洁白的双翼闪现出和谐的光芒。我一定能救母亲,一定能!我使足力气将村姑提起,奋力一扔,她倒在柱子上,额头磕破了,流出青绿色的血。鲜嫩的樱桃小红唇逐渐失去红润,变得青紫,白嫩的皮肤也变得粗糙。我顾不得惊讶于这些,赶快落到母亲身旁,可惜我没有手脚,无法将她扶起。我现在足足有几个人合起来这么大了,宽敞的卧室对我来说有些狭小。

母亲痛苦地在地上呻吟,我知道这是她生命中最难熬的时刻。生命结束的这一段时间,她会想明白很多事,但疼痛的腹部让她无法诉说。我变得悲痛起来,比刚才还要痛苦千万倍。刚才是怯弱,现在是无能为力。我深深埋下头,将侧脸贴近母亲的胸膛。微弱的心跳转而在我心中转化为仇恨,我向同样躺在地上的村姑狠狠地抛出了恶毒的眼神。她微眯着双眼没有还手之力,皮肤已经干燥布满褶皱,我不知道触发了神兽体内的什么超能力使受击伤得如此惨重,血液发青,皮肤苍老。母亲终是咽了气,我的悲痛无以言表,父亲不明不白地气死,兄长遭暗杀,如今母亲死于非命。虽然她品行不端,可毕竟是我的生母。

神兽发怒,天为之震。我将村姑的头颅踩碎在脚下。

龙人怒

由小变大的感觉真好,我吓慌了宫中所有的人。但大概我相貌不丑,且与百怨小小的样子有几分相像,不多时便有年轻胆大些的宫女围着我转起来,他们为我擦洗了白玉般的身子,却无法清洗脚底的那一滩青绿色的血。

者坤严查此案,王后被害,人心惶惶,几乎没有人去过问村姑的死。

此时,翼回来了。没有人料到翼此时回来,宫中正一团糟,而没有人通风报信,没有人欢迎。他说有一条龙降落到了宫里,者坤无能,把事物搞得如此杂乱。者坤没有做任何辩解,一年来的终日操劳,他没有向这个傲慢的君王提起。

翼说,既然有龙降临,那么,他自然会帮我们查清楚的。我看到翼眼中有说不尽的哀痛,她搂着母亲久久未下葬的僵硬的身体,对着那张苍白的脸低泣,当然,除了我没有人看见。他对百怨躯体的巨变也毫不惊诧,在他眼里,神兽可能就是这样,小时再温顺可爱,终究要长大。

无人陪伴的时候,翼寻找那个村姑,他问别的宫女。没有人见到一个嘴唇红润,皮肤赛雪的美人儿。翼郁郁寡欢。他闭口不提征战之事,朝堂上也只说些无关大局的小事儿。

终于有些动静,一日,那个黑孩儿来见君王。我没想到,区区两年,小黑孩已高大威猛,人到中年,不过我不用怕,我的躯体足有三个他这么大。他就是扰乱边境的敌寇,翼在战场上和他交手。黑孩儿来接手此事,我佩服翼的胆识。一切看起来那么不相关联,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想知道答案,或许我还要再等几年。

他查遍了宫中的所有角落,一次次验母亲的尸体,无用。遗体该下葬了,不可再拖延,如果下葬,则查出结果的可能性更微乎其微。还是下葬了,举国齐哭,百姓素缟却不知道为什么要哭,这只是命令。

终于,黑孩在我脚掌发现了一滩血,他怒不可遏。当他站在我的身旁的时候,我俯视他的头顶,才看到两只短短的角。他是,龙!龙和百怨之间有很大的关联。一方面,百怨有鳞,有几分像龙,一方面,百怨的祖先与龙共生。那么,黑孩是怎样做到来宫中数月未提起对百怨的兴趣的呢?

现在情况不那么乐观,如果百怨能给龙族亲切的感觉,那么这种亲切感足不足以让眼前这位龙族的后裔隐瞒我杀害了村姑的实情。还有,那个村姑有多重要?有没有必要让君王知道这件事。龙查的是母亲的死因,那么母亲的死和我杀害了一个宫女有什么关系,龙人能想到吗?

龙人还是愤怒着,他抬头瞪着体型大他很多的我,我低低呜咽了一声。龙人无动于衷。我体内很热,咳出了一团火,正中他双角之间。掌控神兽的躯体就是不好,我根本不知道百怨躯体里有什么异能。龙人没给我更多的思考余地,直接还了我三团火。宫中热闹起来,帷帐、屏风都着了火。我试着平息龙人的愤怒,躲躲闪闪没有再还手。但这并不足以平息龙人的愤怒,他已经吩咐宫人,抬出了村姑的尸体。蹲坐到尸体面前,我才知道,村姑发皱的头皮上也有两只角。这下大事不好,我杀害了龙族的后裔,怪不得村姑受伤流出的是青绿色的血,那是龙族原本的血色。一切都很奇妙,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实情

事实上,龙族想打败翼,在宫中设内奸,在外攻打边境已经很明显了。如今宫中的内应已死,边境收兵也是局势所迫,这其间的种种利益关系我无力深究。

宫中的火很快惊动了翼 ,他与龙人对峙,盛气凌人的王者风范足以让龙人畏惧,也令我深深着迷。龙人说死去的宫女是他的女儿,翼若有所思,也许他觉得自己眼光还不错,曾搭救了龙的后裔,还对她有几分爱意。现在所有的错误该归咎于翼这一方,他们使龙族女不明不白地死了。“你的女儿怎么会在我宫里?”翼问龙人。原来,在我继位时龙人就预料到玫凌国即将亡国之事,将女儿悄悄送入宫中,我对这些下人的来源一直都不在意,玫凌国转手到翼的时候,他也不曾处死这些下人,留着终是祸害,酿成了今天的悲剧。

龙人步步紧逼,很快将矛头指向了我,百怨。他要求处死我,证据确凿,是我害死了他的女儿。

翼似乎对我还有些感情,迟迟不肯下令。龙人不肯罢休,大闹不止。

者坤进宫求见,手里攥着一块儿东西。我太巨大了,看不清他手里的那个小玩意儿是什么。他向翼报告,曾在执政期间在后花园的一株牡丹下发现一块白壁,白壁有恙,故来求见。白壁呈上,翼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者坤轻而易举地明白了案件的前因后果,参与进来。

我恍然大悟在我尚未完全控制百怨的身体的时候百怨为什么埋玉,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

者坤坚决反对处死神兽,他道出惊人一语——此时百怨的躯体里藏的是前朝公主,也是亡国之君的魂魄。他怎么知道!

是百怨的真灵告诉他的。百怨的真灵!被我逼出去的那个孤魂野鬼。我陡然心酸。

那么,百怨的真灵借助什么言语的?

龙人!

龙人化作孩子模样的时候曾将百怨的躯体摔打,原因是百怨的灵魂藏在他躯体中,百怨的灵魂对占了他躯壳的我有所怨恨。

我低头惊叹不已,龙人若有所思。

眼前的龙人躯壳里藏的是谁的灵?者坤说是百怨的。百怨答应了为龙人寻找女儿,当得知杀害了龙的女儿的人是我的时候,双重怨恨,让他怒不可遏。

我低头沉默不语,确实是我错了。

一声长啸忽然响起,翼悲痛欲绝地跪在了我的脚下。他说,“我的女儿就是你啊!玫凌国的公主。”翼早与母后有染,我······

一切似乎都明了了,可谁知道我在不知实情的情况下爱上了紫青国的君王翼。

我无法接受这错综混乱的现实,更不知道眼前棘手的问题如何处理。似乎我是有错的。

我尽力思考着一种脱离神兽身体的方式,我要将这躯壳还给百怨,我最爱的小神兽,我用负能量把他的娇小的身体搞这么巨大,他会不会接受。自责焦虑之时,一块白璧朝我飞旋过来,正中要害,瞬间结束了我的生命,百怨的躯体轰然倒地,是者坤!我看到了他脸上复杂而坚毅的表情。

让我魂飞魄散······

结局

三千佳丽端庄美丽,送来了一具光鲜亮丽的躯体。顺着冥冥之中本不存在的指引,我回到自己的躯壳里。感谢者坤精心的安排,我找到了自己。

翼封者坤为玫青国大将军兼玫青国驸马,这年的年号称龙鈅二年。大婚那天,三书六礼,十里红妆,百怨为我们的坐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