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驶在河的尽头

“我的孩子,你终于长大了。”母亲穿着华丽的礼服,站在我的身旁。

“白驹过隙,孩子你长大了,18岁了啊。”父亲穿着高贵的西装。

而我,穿着粉红的公主裙,自由地穿梭在这个18岁的生日宴会上。

不久,一场飞来横祸,让我在昏迷时,在医院里,失去了我的双腿。

“咱们要乐观点,不是吗?”母亲勉强抑制住眼泪,不让它们掉下来。

“哦,得了吧,母亲!”我对这个世界不在有如何希望了。

“不,你得活下来,为我们想想,坚强一下吧孩子。”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去了。

“哦,我的上帝,拜托我的女儿能够活下来。”母亲双手合一,下跪祈祷。

父亲翻着手中的报纸,吸了一口烟,说:“我的爱人,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失了腿,我们可以找个女婿把她嫁了。”

母亲点头道:“只怕没有什么好的女婿。”

母亲转身,走到装饰华丽,雕刻着红色玫瑰,镶嵌金色把手的门前。

“我的好女儿,你可以让我进来吗?”母亲的语气中透露着乞求。

我沉默着,没让母亲进,但也没驱她走。

“亲爱的,我进来了。”母亲轻轻地打开门。

“母亲,我该怎么办?”我虚弱地说。

“失了腿没什么的,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你会被照顾地很好的。”母亲做出了保证,想让我放心。

“来吧,孩子,坐在轮椅上,我带你出去转转。”母亲将轮椅推过来。

“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一定还在参加生日宴会,是不是?”我猛烈地摇头,企图摆脱这个噩梦。

“停下,我的孩子,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要一起面对。”母亲捧着我的头,眼睛里闪着泪光。

“你骗人!”血直往我的头脑里冲,使我的脑袋嗡嗡作响,眼水直往下滴。

“你们不要我,要把我嫁出去!”

“没有,我们也是为你着想,真的。”

“够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知道我残了找不到一个好的富贵人家,没有了厚重的彩礼这个女儿是不是白养了呢?”

母亲铁了脸,停留在眼角的泪水魔术般消失了,转过身,将门锁上。“传令下去,不能让小姐出门半步,我会尽早处理的。”

可恶!可恶!可恶!

“哎,河那边是什么啊?”

“啊呀!不得了,是贵族的千金大小姐!”

“女儿,回来!”母亲命令道。

我瞪大了眼,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