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如水

没什么书看的时候,就会翻翻《人间词话》来读。我真没什么研究,就是喜欢这书的封面,有古朴之韵,信手拈来,似乎便觉得清闲幽静了。

说到《人间词话》,就想起了周明秀老师。呵,我已经不止一次在文中提起这位奇女子了。其实和周老师真是没多大交集,只不过高一(或是高二)某一学期选了周老师的语文选修课(诗词欣赏),每礼拜一节,但是却印象深刻。还记得第一节课赏的第一首诗便是《上邪》,这首乐府的题目或许很多人不熟悉,但是里面的一些句子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了: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瞬间课堂就有点异样了,也为这门课起了个调。我还记得周老师感叹过,如今黄河都已枯竭了。是啊,没有亘古不变的世界!诗中的所有景象哪天真的都会变成现实,可是心中的那份隽永,希望能同当初念这首诗时一般,一切如旧。

以后的每节课前,我们都会期待奇女子又要教我们什么情诗和艳词了。下课后就和同学们一边往食堂跑一边说笑分享课上的趣事。回到寝室躺在床上,冷不丁的冒出去“上邪”!这原来便是个感叹词。在周老师教的所有艳词里最令人捧腹的是韦庄的一首花间词里的一句“满楼红袖招……”,至今我们寝室里的人没事就开玩笑拿来引用……

若是周老师的课里只是这些“淫词艳曲”,那实在是辜负老师的一番情意,贬低其品格与美学感悟了。从“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到“醉入花丛宿”,我只是想表明有这么个老师,她真挚,不趋炎附势,人间一切皆可说可品,从不避讳些什么。有这么个老师,月下独酌,定要是白酒!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周老师必是能深深体会的。可惜这样的人终究与现实格格不入,我们毕业没多久后,她也被毕业了。高三那年买了本《人间词话》后,才发现原来周老师推崇的是王国维的美学一宗。王国维先生的死也是个谜,或许他看透了人生的惨淡与无意义,不知如何去面对,最终诚实的选择于颐和园昆明湖自沉。我只是觉得这些人无论生或死都实践着各自的理论,不失赤子之心,粗服乱头,不掩国色。虽然在外人看来,都以悲剧收场。

前几天读到秦观的《浣溪沙》中两句特别有印象,“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犹记得周老师那时问此处比喻有什么特别之处?一般都是将梦比作花,愁喻作雨,反过来后更觉得巧妙美丽,飞花细雨一下子都是有情之物了。课上对这两句的的解释尤为深刻,肯定当时听得很认真,现在想来挺有意思的。不知最近心境是否变了,不愿去多说也不愿尝试太多的思想碰撞了,念念“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淡淡的,多好啊。

淡淡的,生活本就是粗茶淡饭。

今早起晚了,没吃早餐。

午饭吃得很素,也许有天变成素食主义者,只舍不得水里游的小动物。

毕设做得淡定些了。另存为20120514。

晚上过“不插电”的生活,看闲书,静坐瑜伽。

不浪费时间,不浪费空间,不浪费情感,不浪费理智。三十秒足矣。何须多言?

2012-05-14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