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易行难

倩倩今天又发脾气了。

老师要叫他们把朱自清的《匆匆》全篇都背诵下来。

"叫一个小学生背他不愿意背的东西,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如果是我喜欢背的东西,三秒钟就背下来了。可是这篇看完我三天也背不下来。我不喜欢这种古文式的白话文!!!"

我见她背个书都如临大敌的样子,知道她的抵触情绪已经很浓了,只好顺着她说,"朱自清的白化文的确不怎么通顺,因为......"

"因为那时候刚刚开始白化文运动"倩倩没等我说完就抢过去说。

"咦,你知道得蛮清楚的嘛!"

"因为你已经说过了,你又忘了你说过了!这么长,这么拗口,我真不想背!"

"那我们把文章分成几段背,不难的。你不是学过联想法,快速背课文吗?"

"那你把手机给我,我自己录音,自己背。"

给她手机的时候,我很怀疑地望着她。

"30分钟后,我给你背诵第一段"倩倩一拿到手机,立时心情就好了许多,马上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锁上了门。

"30分钟才背一段,太久了。10十分钟以后就背第一段,可以吗?"我在门外对她大声喊。

"OK"倩倩在屋里应道。

当计时器大声提醒十分钟已经过去了的时候,倩倩开门出来,把语文书递给我。开始疙里疙瘩地背第一段课文。

"你在里面背课文还是在玩手机?十分钟了,这几句话还背成这个样子吗?"

"我就是背不出来呀。"倩倩嘴上掩饰着,行动上却大大地暴露自己的谎言。她跳到我背后,拦腰把我抱住,使劲把我往后拉。我使劲向前拱,想把她背起来。我知道她每次想掩饰自己的时候,就喜欢这样与我撒娇。

"你要把背书这个事情当作是一个面临的困难。困难像弹簧,看你强不强,你强他就弱,你弱它就强......" 我又开始了说教,倩倩使劲来捂我的嘴。

忽然,她把语文书使劲地摔在地上,躲进自己房间去了。

我立刻明白自己又犯了那个没有处理好情绪,就开始说教的问题。

我想起自己小时候我想发脾气的时候,妈妈会使劲把我的情绪压下去,如果我哭了,她会很凶地让我不许哭, 甚至都不许我抽泣出声,一出声就打。后来弄得我自己在妈妈面前一点脾气都不敢发,也从来不敢跟她撒娇。虽然妈妈以此为荣,但我总觉得母女之间缺少了些什么。我不想对自己的孩子也这样。

每次老妈看到倩倩会跟我撒娇时,她就会责怪我说"难怪在你这里规矩就是做不好"。可我却觉得我还不够理解倩倩。我知道必须把她的情绪处理顺了,其余的事才好办,可是每次当她有情绪的时候,总还是忍不住要直接说教。

真是知易行难啊!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