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8(直面恐惧,已发)

高考前有段时间很想自杀。那时我妈每月都要领着我到各个专业老师家交学费,看她把厚厚一沓钱递出去,就很恐惧,怕她花费这么多我却没考上,她和我爸会很失望,我会很自责。当时的想法是,如果自杀,哪怕考不上他们也不会怪我,他们爱我,比起高考落榜,自杀显然能有效转移注意力。于是就认真研究了很久,想找一种不太痛苦死后又不会太难看的死法。泡在浴缸里割腕据说等血慢慢流干的时间里会后悔,那种心理折磨的残酷超越死亡本身。跳楼肯定不行,砸地上就成烂番茄了,我这么爱美,希望留个全尸。喝敌敌畏什么的,又疼死后的样子又吓人… …想了很多方案都否了。后来思维转了个弯,要是没死成被救下来,高考是依然要考的,分数线依然在那,不会因为我自杀过就被破格录取,到时我便成了一个因惧怕考试而自杀未遂的懦夫。想到这里便不敢死了,发了狠劲练琴学专业考文化。除了考上大学,不让我妈的钱白花,没有其他路可选。

还好,努力做事就会有回报,当年的高考成绩不错,如愿被心仪的大学和专业录取。


大二那年下楼梯没踩稳从楼上摔下去,其他地方都没事,唯独右手食指摔成骨裂,肿的老高。恰逢期末考,自己又年轻不懂事,压根没管,由它肿着。等放假回家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伤口里的淤血散不出来,骨头愈合得很慢,那根指头大半年动弹不了,稍一使劲就钻心的痛,笔和筷子都捏不住,更别说弹琴。当时简直心如死灰,每天想的都是如果这一辈子弹不了琴我还能做什么,还会做什么。越想越绝望,越想越觉得剩下的人生基本毁了,干脆就整天待在宿舍里追剧,玩游戏,不去上课。这样浑浑噩噩过了一学期,手指竟渐渐恢复了功能,虽然没有以前那样灵活,用久了会酸痛,至少是可以弹琴了。可那学期欠下的课是补不回来了,我一直担心由于逃课太多会拿不到毕业证学位证,四年的书白读,会如爸爸每次失望之极训斥我时说的那样“废掉了”。大学余下的时间我不敢进学院办公室,不敢去开班会,不接班主任电话,见到行政老师都绕着走,生怕什么时候就被学校劝退。

惶惶不可终日的熬到毕业,学校按惯例给所有科目一次清考的机会。

我熬了一个月的夜,把大二欠的所有学分补上,顺利毕业。



26岁那年,父亲骤然去世,料理完后事没多久,我和水哥终于结束了两年的拉锯战,和平分手。那一年过的非常糟糕,父亲过世,和相恋多年的男友从此陌路,我又换了份新工作,各方面都不适应,日子过的没有一点盼头。经常坐着地铁,吃着饭,练着琴,看着书,洗着脸,无论做任何事都会莫名其妙大哭起来。那种无力感和虚无感,即便过了这么多年回想起来依旧像一把利器在心上划着,不疼,但是很冷。我担心无论怎样努力,想挣脱命运的束缚,都是不可能的,我很大概率会过不好这一生。像公众号里写的那些可怜姑娘一样,没有钱,没有事业,没有家人,没有理想,没有爱情,孤独终老,郁郁寡欢。干脆死了算了吧?可我死了草莓怎么办,她守在我的尸体旁应该会很疑惑,麻麻为什么不会动了,等她意识到我死了会很伤心吧?要是我死了没人带她出去撒尿,没人给她狗粮,她会很惊恐吧?要是我死了我妈怎么办?她刚失去相伴了几十年的丈夫,又要失去唯一的女儿吗?我不忍心,就靠这种想死不敢死的心态熬着。

熬到28岁时,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周先生。他单纯稚嫩,却有着年轻男孩才有的无所畏惧,这是没被伤害过才保留下来的赤子之心。他用炙热滚烫的爱温暖我,激励我,要求我。让我感觉自己是被需要的,是值得被爱的,他让我看到生活里的惊喜、希望、美好。我以为会嫁给他,做一个贤良的妻子,去体验那些最易得却也最珍贵的胸无大志的民间幸福。

可年轻的爱情总是不长久,如果把感情看成冰箱,我的观念是坏了就修一修,他的做法是坏了直接换一台。

我以为我会报复,但是我没有。在人生走到一定阶段时,忽然明白被爱是种奢侈的幸福,有了要珍惜,没有日子也要继续过。与他分开的日子,我强迫自己再一次振作,努力生活,忘记分手时的争吵和伤害,只去怀念那些相互扶持支撑的日子。

在独自舔舐伤口的日子里,我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意义。《梅尔罗斯》里,Patrick被反复问及:“你要用你的生命做什么?”这些年我也反复问及自己这个问题,曾经那些混沌迷茫在想法,在一次次的追问中清晰起来,我想投身更广阔的世界,学习新鲜的东西,试着做一些贡献,甚至能改变世界。或者努力去爱,和被爱。



我那么多次想要自杀,最后都没有付诸行动,恰恰证明了我对世界还有眷恋和不甘。在消耗完与外界的联结之前,我都会活着,无论孤独的活着绝望的活着,除了尽力的活着,没有选择。

每一段时期在当下看来困难至极的事情,多年后再回望,都不值一提,清淡的如同下酒菜。每次感觉快坚持不下去时,上帝都会适时出现给一点甜头。所以我没有考不上大学,没有毕不了业,没有找不到工作,没有养不活自己,没有离了谁就活不下去……

这是万物运行的法则,凡是能料到的事大多不会发生,凡是没有料到的,毫无意外的都会发生。你害怕的东西不会凭空消失,但终有一天,你会不再害怕它。

到那时,下一个让你恐惧的东西,会如期而至。

唯有修炼自身,直面你的恐惧,向着前方,大步的走过去。

除了去死,没有其他选择。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