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半男和有光女的二笔生活【3.我和周有光的日常】

又是开学季。高三少年的花季雨季就这样降临了。

一模复习用书回来了,我们班男生少,全员参与发书大业。我们把书领回来之后,整个教室人声鼎沸,热情洋溢,热气腾腾,乱七八糟的。

虽然刚放假就开学了,但是发书这种事情,不管什么时候都能让人有种新鲜感。

等我发完书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才发现我的书已经被码的整整齐齐的摞好了。

周有光抬头冲我笑:“我都给你检查好了,一本都不差!怎么样?我仗义吧!”

我看了看她的桌子,书还纷乱的在桌子上扔着,她先帮我整理的,自己的还没弄好呢。

我伸出手揉乱了她的头发,看着她炸毛的样子,回以一笑:“仗义!真够仗义!”

周有光不喜欢别人动她的头发,尤其是弄乱,她每次都得把发圈摘下来,重新把头发梳理整齐再扎好,这洁癖行为,和她桌子上的日常情形不符啊,也和她本人画风不符啊。

对此她解释说,她不想让别人摸她头发是因为这样头发会油的比较快,加速了她洗头的速度,很烦!

我偏要动她的头发,我喜欢看她炸毛的样子,就像是一只突然鼓了气的河豚,也像突然受了惊防无可防的猫咪。而且她在我面前从来不注意形象,她见陈皓从来都是洗了头才假装偶遇的。我不用这种方法,她这辈子都不会为我洗头了。我不是男人啊,我不要面子的啊!还有就是因为我手贱。男的在这方面手都贱。


升了高三,周有光竟然有喜欢的人了。她每天都多巴胺过分分泌,上蹿下跳的。

到高三的时候,我们的教室也换在了独立于高一高二的另一栋教学楼。我们学校的班号,教室位置,跑操站位都是按照班级平均成绩排的,我们班在第一阶梯的火箭班。抗议声音多年以来愈趋强烈,新来的校长认为,比起成绩,应该先教会学生做人。为了打破这种歧视,这学期换教室的时候,教室位置打乱,由班主任抽纸条随机选择。周有光喜欢的人的班级在我们班正对着的楼下,我们班的地板是他们班的房顶。

她喜欢我们楼下班级长了一对桃花眼的那个男生。据说叫陈皓。

自从她的心上人定居在我们楼下之后,周有光就开始洗头洗的很勤了,下楼上厕所的频率也多了起来,简直一个尿频尿急中晚期患者。她平均每天偶遇心上人的次数,五次。厉害了我的光。

我说周有光怎么这么反常。那天我一边做题一边随口一问:“周有光,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头发都快开始蘸水梳了。”要换在平时,周有光肯定跳起来打我说我造谣了,结果她半天没有反应。我一回头,她就盯着我看,然后就缓缓的点了头,眼波荡漾,一看就命犯桃花。

被我戳穿后,周有光就大大方方的交代了。当然,只和我交代了,她还是本着暗恋的原则去的。

据周有光说,一见钟情,一招致命。

在我看来,周有光第一次暗恋别人,有用力过猛的嫌疑。

星期一升旗的时候,桃花眼站在我们班队伍后面检查纪律,周有光的脸从脖子根红到了耳朵上,旁边的女同学问她怎么了,她说热的。

我看了她一眼,老舍说的对,一个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对白。

这个周有光,她还撩头发。搔首弄姿的。

我回头看桃花眼,他盯着周有光微笑。周有光也看见了,她的眼睛里盛开了一场烟花雨。喜欢一个人,嘴巴藏的住,眼睛藏不住。在对方面前,七窍都开了窍了。

桃花眼有女朋友,隔几天就换一个,无空窗期,无缝衔接。周有光没想着搏一把,也没想着上位。她在暗恋的路上自得其乐,越走越远。她还挺享受看她男神谈恋爱的,她说她男神好眼光,在一起的妹子个顶个的漂亮。

她还说她男神的前任夸她男神温柔。

顶个屁用,又不是对你温柔。脑子抽抽的周有光。

她每天偶遇完男神之后,都要回来和我击掌庆祝,真是个傻子。


周有光讨厌黑袜子,也顺带讨厌穿黑袜子的人。我上次穿黑袜子,不小心被周有光看到了,叨叨了我半个月,我的黑袜子不小心阵亡了,我换了一双,她才消停了。

那段时间,她竟然穿了一双黑袜子,还嘚瑟的自我欣赏,连上课时间都不放过。有时候我突然转头看她,就看见她翘着二郎腿盯着脚上的黑袜子傻笑,神态和我们学校门口外边傻掉的那个姑娘如出一辙。

我在桃花眼同学的脚上找到了原因。爱屋及乌。和她厌屋及乌的理由一样。

我最开始以为周有光是闹着玩的,她喜欢桃花眼同学这件事只和我说了,理由也只有一个,人家长的好看,她一见钟情了。这么搞笑的理由,这么不靠谱的暗恋对象,我以为她和追星一样,闹腾一段时间就完事了,直到有一天,我视奸了周有光的微博。

周有光玩微博这件事我是知道的,但是我不玩,所以我也一直没有关注过她在上面都叨叨些什么。

那天我心血来潮,就申请了个微博号,顺带着搜了周有光,然后就发现了新大陆。

周有光对外界都宣称她不玩微博,所以微博内容可谓是她真实且深刻的内心活动。

想不到周有光还挺酸的。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别人好歹还有个选择,可他是我的红玫瑰,也是我的白月光。”

“历经千山万苦堪比唐僧取经终于找到了他了微博,今天看到他更新了,撸起袖子正要下手评论,又默默的按了返回。我有一千种心情,却都不能和你说。”

“他也没什么好的,多俗啊,就喜欢漂亮的姑娘,看过两本网络小说就觉得自己渊博了。我不也是贪图人家的美貌吗?我也挺俗的,我还挺瞎的。”周有光这自我认识还挺到位的。

“花痴症重度患者被撩防御为零。”此处有偷拍的心上人的配图,脸不清楚,但周有光知道那是谁,我也知道。

“纵使前方的森林长势再好,我都只能扛着我的斧头,绕路走到他这棵歪瓜裂枣面前,空有砍倒他的心,却踌躇难行。”

……

最后一条的时间,是五年前,初中。

原来周有光不是这学期才喜欢桃花眼的,是初中就开始喜欢的。但是桃花眼的班级以前离我们班非常远,校园虽然小,但是这么多人,每天课也这么多,相遇的机会并不多。现在不一样了,每天上操下操上学放学,周有光都有极大的可能偶遇桃花眼,她怎么可能不激动。压抑了多年的心又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了。

想不到周有光走的还是深情风,以前一直没看出来啊,还以为她是个灭绝师太,永远都不会对男人动心呢。可灭绝师太不也曾对大师哥动心了吗,何况周有光。

我笑不出来了。

我把微博名字改的就像一个卖袜子的,然后关注了周有光。



周有光自诩智商180,我偏不信。

我说:“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她挺了挺胸脯,信心满满的说:“随便问!”

我不知道她挺胸脯的意义在哪里,什么都没挺起来。但这不是重点。

“回答起来要快,两秒之内。”说完这句话,我就开始发问了。

“蓝天是什么颜色的?”

“蓝的!”

“白云是什么颜色的?”

“白的!”

“黄瓜是什么颜色的?”

“黄的……”

我开始微笑,笑出了声,狂笑,然后爆笑,笑到停不下来。在周有光的眼里,我估计笑的跟头驴一样。

这个游戏才刚刚开始流传,我就知道这个傻子还没被问过,哈哈。

我还沉浸在给周有光挖坑成功的喜悦中,背上就狠狠中了一拳,周有光恼羞成怒了,虽然她也觉得自己特别傻。

她一边脸红一边骂我,“岳半,你是不是想死啊!”

我抬头看她,又是那一种脸红。


3.

我每天的日常就是嘲笑周有光脑子不灵光,在这方面我可谓是花式作死,费尽心思,乐此不疲。

周有光气哼哼的盯着我说:“岳半,你嘴巴为什么这么毒!”

我做作的捂着心口说:“因为我心里苦!”

周有光指着我的鼻子,想骂什么又骂不出来,最后还是像哑巴吃了黄连一样闷闷的坐下写她的数学题了。

第二天一早,我到了时候她已经开始早读了。

在我把书包往桌洞里塞的时候,我摸到了里面放着的东西,是一瓶蜂蜜。上面贴了一行字:“希望你的嘴像抹了蜜一样的甜。”是周有光的字。

我抬头看她,她正盯着我。

“喂,那是我奶奶从乡下找养蜂人买的,甜的很。我都不敢想象你吃了以后嘴得有多甜!夸我的时候注意点,别太过了,你也知道的,我不经夸的。”她眯着眼,估计已经开始了意淫大法,估计已经在脑子里想到了我把她夸上了天的样子。

“让我嘴甜一点干嘛,你又不是要吻我。”

然后周有光就打我了。

4.

我们几个男生围坐在一起选班花,我们三个人一人一张小纸条,上面要写自己认为班里最漂亮的三个女生的名字。我犹豫了一下,在第一名和第二名的位置上写了大家平时都认为好看的那两个姑娘,在第三名的地方写了周有光。打开纸条,大家写的都差不多,第一名和第二名的位置可能稍有不确定,但是都默契的在第三名的位置上写了周有光。

周有光抵不过好奇心,苦苦哀求我们给她看一眼吧,并且再三保证她不会说出去。我们仨没禁得住她的软磨硬泡,就给她看了。

虽然她掩饰的很好,但是我还是看到了她的失落,不过只有一秒。她笑着把纸条递给我们,说了一句:“无聊!”就转身去做作业了。

我知道她不是很在意这些,但还是希望看到有人写她是第一名吧,哪怕只有一张。

其实在我心里,周有光是我们班最好看的女的。我是说真的。周有光属于耐看型的,越看越好看。第一眼看她可能还有人脸盲她,第一百眼看她,你就不想挪开眼睛了。

我之所以把她写成第三名,一个原因是纸条是要公开的,我如果第一名是周有光,必传绯闻。写大家都传的最好看的女生的名字就没什么关系了。另一个原因是,王安忆在《长恨歌》中说,第一名和第二名是要给世人看的,是要花枝招展绚烂夺目的,唯有三小姐最贴进生活,最接地气,最让人舒服。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