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肩犬」

1.家犬杀人事件

这是一间光线明亮的客厅。

一个年轻女子横倒在沙发扶手上,她的腰向后弯了九十度,头发擦到了地板,黑头 发上沾染的血迹并不明显,但咽喉三厘米宽的伤口让她看起来仍然恐怖。

在她擦地的头发旁边,是一只脱离了身体的腿。

那是只男人的腿,他的身体不在这个房 间,在阳台防盗窗上头下脚上倒挂着。

这是对年轻夫妇的结婚新房,鲜红的喜字非常新,可惜黑褐色的血迹将原本温馨的家居染得阴森恐怖。

樱杏警署的警长关崎正对着男性被害人的腿拍照。这条腿是被扯断的,将他扯断的不管是什么,显然有极大的力量,并且男性被害人是在阳台遇害的,凶手把他的腿扯下来,血迹蜿蜒了一路,拖到客厅里, 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关崎的小助手,见习警员沈小梦惨白着脸 哆哆嗦嗦地给女性被害人拍照,法医和技术科勘查现场的同事还没有来,她在做力所能及的事。但这尸体实在太恐怖了,她的喉咙就像被掰开的橘子,露出里面鲜红 柔软的肉,甚至能看到白森森的骨头,沈小梦拍照的手一直在发抖,相片始终拍不好。

关崎若有所思地站起来。根据两具尸体的死状,女性被害人是在翻越沙发的时候撕开喉咙死亡的,男性被害人是在往阳台防盗窗逃生门攀爬的时候伤重死亡的,他们显然正在惊恐万状地逃避什么,而凶手的力量非常大,超乎正常人的想象。

“沈小梦,”他在屋里张望了一下,“被害人家有饲养大型宠物吗?”

“啊?”沈小梦整个跳了起来,“什…… 什么?”

“我问这家人有养什么狮子老虎豹子,或 者是鳄鱼之类的吃人宠物吗?”关崎不耐烦地问,“这现场怎么看都像是被猛兽袭击了。”

“报告长官!狮子老虎什么的,国家不准养。”沈小梦结结巴巴地说,“他们养了一只宠物狗。”

“宠物狗?”关崎皱起了眉头。

他不认为宠物狗能造成这样的伤害。

但当他看到死者吴沁养的那条圣伯纳犬的 照片之后,对以上想法有了一点改观。

圣伯纳犬原产丹麦,是一种巨型工具犬,肩高据说可达一米,体重可达一百多公斤,从前多用来进行雪地救援。它在19世纪几乎绝迹,现在的圣伯纳犬多数是混有圣伯纳犬血缘的杂交犬,体型没有祖先巨大。

但吴沁家里养的这一只有点反常,关崎看 着那只叫作大圣的圣伯纳犬的照片——它蹲在沙发边,头部到了女主人吴沁的胸口 位置。说明它坐着都在一米以上,如果是 站起来或是扑上来,撕开女主人的喉咙或 是扯断男主人的腿似乎并没有什么难度。

他妈的,它看起来比老虎还大。关崎想,虽然他也不知道老虎具体有多大。

但圣伯纳犬是一种温顺的狗,它们是优秀的家居伴侣,对主人非常忠心,几乎没有圣伯纳犬故意伤人的记录,更不用说杀人。

难道吴沁家养的这只狗得了狂犬病,所以 没有理由地发狂咬人?关崎的眉头皱得更紧,“他们家的这只狗呢?”

“不……不见了。”沈小梦说。

“这只狗可能有问题,很大可能有狂犬 病,发通知给兄弟单位,全城搜捕这只 狗!”关崎拿着大圣的照片,眯着眼看了 很久。

“是!”

2.惯性行动

在芸城市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芸城大学 哲学系的学生萧安中午回家的时候看到了 楼下有一辆警车,这让他火冒三丈。那是 关崎的车,自从他的舍友唐研帮他解决了 葫芦岛变异事件后,关崎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来一趟,大部分时候拿一些稀奇古怪的案件来让唐研分析,有时候还暗示他已经 知道唐研不是普通人,这让他非常恼火。

唐研的确不是普通人,连他这个毫不出奇的哲学系学生也不是普通人。他是一种罕见的变形人,从小被人类收养,一直到长大成人才发现自己有变形的能力。而“唐研”则是一种更加神秘的物种,这个物种 就叫“唐研”,它们会彼此融合传承记忆,也会通过个体分裂进行单性繁殖,族群内的每个人都长得一模一样,都叫“唐研”。

萧安不知道唐研有多少异能,也不想知 道,他从小以为自己是普通人,长大后也 只想做一个普通人,所以对关崎这种旁敲侧击、时刻找上门的做法非常生气。砰的一声,萧安粗鲁地推开了自家的门。果不其然,关崎坐在沙发上,唐研拿着他的茶 杯倒着他买的牛奶给关崎喝——该死的! 自从这个超物种住进他家之后,他的家他的沙发他的电脑他的一切都莫名其妙地归唐研所有了,他用起来比正主还顺理成章。

“喂!那是我的杯子!”萧安怒气冲冲地 瞪着关崎,关崎立刻喝了一口,若无其事地说,“哦。”萧安怒目去瞪唐研,自从 认识这个家伙,他的脾气就越来越暴躁, 都是被这个超物种折腾的。

唐研抱着萧安的抱枕,带着恰到好处的温 和又略带惊奇的微笑:“你回来了?”

萧安瞪了他几秒钟——终究是不敢对未知 生物发火,只好硬生生扭回去看关 崎:“关警官,你又来干什么?”

“辖区内发生了一起宠物伤人案,我来问问唐研的想法。”关崎在“欺负小年轻”这件事上驾轻就熟,沈小梦在他手下 没有一天不是晕头转向的。

“连宠物伤人案都要找上我们家?下一次 关警官是不是连宠物失踪案也要找我们家解决?”萧安这个月已经是第五次下课回家看见关崎了,忍不住咆哮,“难道警局没有别人了吗?”

“这次的案件不一样。”关崎回答。其实 他每次都这么回答,但每次萧安都被这句话吸引:“怎么不一样?”

关崎亮出了那张圣伯纳犬的照片:“这只超级大狗可能咬死了它的主人。”萧安看 着照片上那只表情温驯、乖得不能再乖的 大狗:“啊?”

“我想知道这只狗为什么会长得这么大, 这是一种新品种,或者只是普通的返祖现象?”关崎说这话的时候看着唐研,“它是正常的吗?”

唐研已经看过那张照片:“看起来很正 常。”

“我从来没见过狗长得这么大。”关崎耸 了耸肩,“它看起来比藏獒大得多,这只狗现在不见了,我们发现的两具尸体,很明显都是受猛兽攻击死的,身上有咬伤和撕裂伤,很可能是受宠物狗攻击死亡的。 ”

“你觉得不正常,怀疑那只狗是个新品 种?现在它游荡在外,所以你才来找唐 研?”萧安恍然,“你怕它有特殊能力攻击你的手下,所以找唐研帮你抓狗!”

关崎咳嗽了一声,虽然他脸皮厚,但是萧安说得太直白了他也有点尴尬:“大概也可以这样说……”

“关警官。”唐研一直面带微笑,“你是从案发现场直接来的?还没有时间好好整理手上的资料吧?”

关崎点完头忙去喝牛奶,因为萧安一直瞪 着他。“我觉得来这里就可以好好分 析……”他随便对付着回答,嘴里全是牛 奶。

“是来这里就有人帮你分析吧?”萧安翻 了个白眼。

唐研并不介意:“现场照片看起来的确很 像是受到猛兽袭击,并且在尸体旁边有很 多狗的血脚印,但除了狗脚印之外,这些 是什么?”他放大图片,指着女尸旁边的 那片血迹,那是非常凌乱的一块地方,有 男尸的腿,女尸的头发,拖痕、擦痕和大 片杂乱的斑块状痕迹。

在混乱的血液痕迹中间,有非常多的狗爪 印,其中绝大多数任何人都可以看出,那 是狗在拖拽人腿的时候留下的,但在这些 痕迹中间,也有几点奇怪的痕迹。

那是一种好像鸟足的,带有勾爪的极细的 印子,不过一到两厘米直径,也可能是某 一种纽扣的印记,也可能是一只好奇的鸟 曾经在血泊中经过。总而言之,类似形状 的印子在狗爪印和血泊之间出现了几次, 并非偶然形成的印迹。

关崎注意起来,反复将图片放大细看那些 痕迹:“这东西我会让动物学家给一个鉴 定。”唐研点了点头:“关于那只逃走的 狗,我会帮你注意。”

“对案件有什么看法?”关崎问。

唐研微眯起眼:“到目前为止,我只看到 那只狗拖走了一条人腿的证据,并没有看 到它咬死人的证据。”

“有道理。”关崎拍拍他的肩,“先走 了,有进展再联络。”萧安看着关崎火烧 屁股一样走掉,觉得这个人已经从怀疑唐研是万恶的变态杀手,到习惯利用唐研破案了,“你真的要帮它抓狗?”

“嗯。”唐研很认真地说,“闲着也是闲着。”

“那你为什么不去打工?”萧安忍不住 问,为什么是他上完课去打工赚钱养家, 而唐研可以每天都躺在家里看电视?

“因为我不吃不会饿死,你会。”唐研 说。

“你——”萧安为之气结,冲进房间关起 门,第一百次后悔把这东西带回家。

3.肿瘤记录

关崎回到警署,经他训练的沈小梦在整理 材料方面简直是个天才,很快沈小梦带着 一沓纸溜进他的办公室:“长官。”

“查到什么了?”关崎问。

“男性死者的病历显示他的右后肩长了恶 性肿瘤,而初步尸检发现他的恶性肿瘤被 人强行切除,在肿瘤所在的位置挖了一个 很深的血洞,失血量很大。所以大家都有 点怀疑,狗应该没办法造成这样的伤。 ”沈小梦小声说。

“哦……”关崎低头看材料,“就是说存 在一个意图不明的凶手,为了治疗男性死 者,或者是为了谋杀男性死者,伪造了大 圣袭击主人的假象?”

“但是那个伤口和男性尸体的断腿上有大 量大圣的唾液……”沈小梦的声音越发小 了,“那只狗肯定咬过男性死者。”

关崎想了一会儿:“等具体尸检出来再商 量,现在言之过早。”

“是!”沈小梦慌忙应道,悄悄准备退出 办公室,突然又忍不住说,“可是女性死 者的伤口上没有狗的唾液……”

关崎微微一愣,挥了挥手,还是示意沈小 梦先出去。

如果女性死者的伤口上确实没有狗的唾 液,那就是有人嫁祸给圣伯纳犬大圣,在 这个案件中就存在一个真实的“凶手”。

但如果这是一个心思细腻、有预谋的凶 手,又怎么会粗心大意,没有在伤口上制 造狗咬的痕迹呢?圣伯纳犬很温顺,弄到 它的唾液涂到女尸的伤口周围并不困难。

十五分钟后,沈小梦又敲了关崎的 门:“长官,排查组的师兄有了新发现。 ”

关崎正在白纸上涂涂画画,推测一切可能 性,闻言抬起头来:“说。”

“刚才排查组的师兄说男性死者、吴沁的 丈夫葛彭一个多月前在远离自己单位和住 所的地方租了房子,根据询问的情况,好 像他的亲戚朋友都不知道,很可能吴沁也 不知道。”沈小梦说,“排查组的师兄觉 得有金屋藏娇的可能,如果葛彭有婚外 情,也许案件存在情杀的可能。”

“有道理,房子在哪里?”关崎摸了摸下 巴,“走,看看去。”沈小梦小声 说:“房子在葫芦岛对岸清和公园旁边。 ”关崎皱了皱眉头,那是个非常偏僻的地 方,葫芦岛有鬼屋传说,平日很少有人去 那里,是什么样的女人甘心被情人藏在那 种荒凉的地方?

“长官,”沈小梦说,“一个多月前,葛 彭刚刚检查出来患了恶性肿瘤,他怎么还 去包二奶……”

关崎又摸了摸下巴:“唔……你终于有进 步了,葛彭不大可能包二奶,他一没命二 没钱,傻子才跟他。但那个房间一定有问 题,说不定房间和他的病有关。”

一个半小时以后,关崎一行到了葛彭以个 人名义租用的套房门口。门口很干净,好 像葛彭经常来,楼下保安也证实有个男人 的确经常从外面搬东西进来,只是从来不 过夜。

搬东西进来?难道葛彭做了什么见不得人 的事,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需要藏 匿在这里?一行警察心里充满各式各样的 疑问,等着房东用备用钥匙开锁。

葛彭租住的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二居室,房 门缓缓滑开,门前是一块小地毯,大厅里 有一个旧沙发,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陈旧 而平淡。但当他们推开卧室的门的时候, 几乎所有人都惊呼出声。

卧室里没有床,充满了撕破的棉被。十几 条厚重的棉被在地上堆叠着,中间不知道 为什么被撕破,挖了一个穿透几层棉被的 洞。最上面的几床被子几乎被撕成了棉 絮,高高堆起,弄成了一个类似顶子一样 的东西。

大家一推开门就看到这个巨大的东西,屋 里除了这个什么也没有,而这团用撕破的 棉被堆积而成的庞然大物,一眼看去就像 一个巢穴。

像一个用最好的材料,却是用最粗劣的手 法缔造的柔软的巢穴。

所以葛彭搬东西进来,那些东西很可能就 是棉被。但他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大工夫, 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用棉被堆砌成一个“巢 穴”呢?何况他刚刚被检查出恶性肿瘤, 在这里折腾这些古怪的事,肿瘤难道就会 好转吗?

大家都望着那快要堆到屋顶的棉被茫然不 已,关崎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戴上手套往 蓬松的棉被碎絮里摸索,很快他摸出一个 东西,举在大家面前。

一个罐头。

咖喱牛肉罐头。

很快又有人从棉絮里摸出东西,居然是一 桶纯净水。

棉被底下的东西被人纷纷取出,有饼干、 罐头、饮用水,居然还有药品和维生素 片。沈小梦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团东 西:“葛彭是在干什么?假想游戏?”

但葛彭已经死了,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 题。

房东被房间里的被子吓得脸色惨白,在这 屋里的人谁也没想过被子居然是这么吓人 的东西。小区保安很无奈地解释,因为租 户看起来很正常,所以从来没问过他在屋 里做什么。

“不管葛彭租这个房子是为了什么,这堆 被子一定和他家的惨案有关。”关崎 说,“我觉得有一种可能——他躲在这里 偷偷训练他家的狗攻击他老婆,这堆棉被 是个狗窝,但可能训练还没有成功,狗就 发狂咬死了他老婆,顺带咬死了他。”

“圣伯纳犬是很大的狗,如果在这里出 入,不可能谁也没有注意。”同行的同事 反对,“但可能是他在家里训练宠物狗攻 击他老婆,这个房间是杀妻成功后躲避警 察用的,他可能很爱那只狗,所以带狗逃 亡的时候也要给它留个狗窝。”

所有人听到这种说法都皱起眉头,无论葛 彭有没有杀妻的念头,就算要带狗逃亡, 在藏匿处给它弄个狗窝,也没有必要使用 十几条棉被吧……

但这至少是目前最能解释现状的说法了。

4.唐研来了

关崎离开以后,唐研居然真的开始帮关崎 找那条可能是杀人犬的宠物狗大圣。萧安 本来很不满,但唐研只打了个电话就找到 了狗,他又来不及表达他的不满。

唐研打了个电话给全市收听人数最多的交 通电台,诚恳地讲述了自己和一只圣伯纳 犬的深厚感情,请求市民帮他寻找那只小 时候救过他的命,长大后为他父亲守过坟 的与他不可分割的爱犬大圣。他言简意赅 的说辞和诚恳温和的语气让电台DJ几乎为 之落泪,萧安坐在一旁听他讲他与那只从 未见过的狗之间的感人故事,再一次感叹 唐研这种物种的无所不能。

连无耻都无耻得这么像人类。

他再一次确定如果有一门科目叫作“如何 伪装成一个受欢迎的人类”,唐研一定拿 高分。

可能是唐研的故事讲得太动人了,半个小 时后广播电台就通知唐研,有人在樱杏警 署附近看到了一只类似的大狗。

唐研就这样找到了大圣。

他和萧安并没有立刻把大圣送到警局,因 为那只狗在奔跑。

它显然急于去某个地方。

他们跟着大圣过了几条街,最后终于明白 它是要去哪里。

大圣回到了案发现场——它是要回家。

案发现场死者的尸体已经被运走,外围守 卫的人员并不多。对躲开警员翻过警戒带 进入案发现场这档子事,唐研和萧安都很 熟悉。所以两个人连句话都没多说,帮助 那条狗避开警卫的注意,进入了案发现 场。现场很安静,门口是一个鞋柜,鞋柜 旁放着一只挂着托运标志的行李箱,地上 有粉红色的高跟鞋,一切仿佛都还宁静。

大圣吐着舌头,一进门就到处转了一圈, 抱着那粉红色高跟鞋低声呜呜叫了几声, 在沙发旁趴下。它的声音非常失望,神情 也很沮丧,萧安看得不忍心:“你说它真 的是凶手吗?”

“目前看来很难说是还是不是。”唐研回 答,“但它没有狂犬病这一点是确定的, 它是一只正常的狗,没有变异,也不是新 物种,没有狂犬病,身体健康,只是长得 稍微大了一点。”他说话的时候目光停留 在大圣趴着的那块地方。

那是女死者横尸点旁边,男死者的大腿也 曾经出现在那个位置。

萧安也看过那只腿的照片,目前他正在瞄 地上狗的血爪印:“我真不能相信是这只 狗把他主人的腿撕下来,拖到这里——有 什么意义呢?”

唐研弯腰细看那些血痕:“对它来说必然 是有意义的,只是我们没有能力理解…… 深海生物用发光代替语言,那些光是有意 义的,我们也没有能力理解——我们永远 无法像它们那样思考,更不可能感同身 受。”

萧安叹了口气:“我希望不是因为这只狗 撕了葛彭的腿导致他死亡,你看这狗的眼 神多纯良。”

唐研没有回答,他正在细看那些他从照片 里发现的爪印。

地上的血痕已经干涸,所以分外清晰。

大圣的脚印在屋里到处都是,最多的地方 在阳台,那里血多得像地上涂了一层黄 油,留下的全都是大圣打滑的痕迹。大圣 的脚印从阳台一直蔓延到屋里来,大厅里 有许多,尤其是沙发周围——也就是女尸 周围。

但血迹并不仅限于两个尸体所在的位置, 在卧室里有几点细小的圆形血点,非常整 齐,浴室里也有。浴室的一大块白色浴巾 呈现淡粉色,用肉眼就能看出它曾被用来 擦过血,又洗过了。这些东西都被勘验的 警员标记出来,取样带走了。

那块浴巾没有被带走,大概是浴室里的浴 巾不止一块,也可能是因为警员疏忽了 ——但没关系,他们可以来重复检查很多 次。唐研把它拿起来抖了抖,他抬起头, 从浴室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大厅上的沙 发。

狗是不会洗浴巾的,尤其圣伯纳犬并不是 出了名的聪明。萧安正在检查厨房,他发 现了一大堆泡面和整箱整箱的八宝粥,垃 圾箱里还有外卖盒子:“这里的女主人不 做饭?”

“做饭的工具和作料都很齐全。”唐研走 过来看了一眼厨房上摆放的东西,“大概 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没有做饭。”他回头 看了鞋柜旁的行李箱一眼,“大概是出差 了。”

“也就是说她一回来就被杀死?”萧安 说,“会不会是葛彭杀了自己的妻子?如 果吴沁出差了几天,刚刚才回家,那浴巾 就是葛彭洗的……呃……”他也发现了自 己前后矛盾——如果浴巾是葛彭洗的,那 他在之前就已经受伤流血,那是谁让他受 伤的?凶手如果是葛彭,他难道宁可埋伏 在家里与妻子同归于尽,也不去医院救治 或者打120呼救?

这没有道理。

何况如果葛彭埋伏在家里要杀吴沁,他后 来为什么也死了?

“你要从不合理的细节看整件事。”唐研 说,“这件事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但 可能现场太血腥,吸引人眼球的地方太 多,所以大多数人忽略了一个不合理的细 节。”他望了一眼地上,又望了一眼阳 台,神态很放松。

“什么事?”萧安茫然。

“葛彭是头下脚上倒挂在防盗窗上的,关 崎说他可能想从防盗窗的逃生门出去。先 别说葛彭家在四楼——葛彭被撕扯的时候 是倒挂的。一个人头下脚上倒挂在防盗窗 上,无论他是活着的时候自己用脚钩住栏 杆,或者是死了无意中卡在栏杆上,那点 微弱的力量怎么能和一只圣伯纳犬——或 者别的猛兽撕扯的力量相抗衡?”

“是的!”萧安恍然大悟,“他为什么能 挂在上面不会掉下来?”

“对。”唐研说,“他为什么还挂在上 面,而整个人没有被拖下来——为什么只 是一只腿被扯下来了?”他看着阳台的防 盗窗,“你看到了吗?窗户上没有受力变 形的痕迹,那说明大圣在撕扯那条腿的时 候,与它拔河的并不是防盗窗。”

“那会是什么?”萧安起了一身鸡皮疙 瘩,“难道是葛彭自己?我不明白,葛彭 要从防盗窗的逃生门逃走我勉强可以理 解,但他为什么要用头下脚上姿势?”因 为头下脚上被一只大狗咬住脚踝往下撕 扯,受力的是大腿根部的软骨和关节,虽 然这个地方很粗壮,但如果狗的力气足够 大,反关节的角度会更容易使软骨和关节 受损断裂。

唐研显然认为萧安的疑问是个疑问,他走 到了阳台细看,萧安跟着过去看细节。

他们同时看到了在不锈钢防盗窗高处的栏 杆上有新鲜的指纹,指纹还被警员取过了 模板,上面留了一圈碳粉——这说明葛彭 在刚爬上来的时候不是用头下脚上那种怪 异姿势,他曾经正常地爬上来过。

但是什么导致了他变成头下脚上?又是什 么力气在与一只成年圣伯纳犬拔河,最终 导致葛彭的大腿离开他的身体?

“你爬上去试试看。”唐研建议说,“还 有不要留下指纹。”

“我?为什么是我?”萧安抗议,“我爬 上去,你就要扮演那只狗。”

“好。”唐研同意。

5.拔河的结果

萧安爬上防盗窗,他是个变形人,所以能 够轻易收起手指上的指纹,攀爬在不锈钢 防盗窗上不会留下痕迹。其实他怀疑唐研 也能,但是唐研却不承认。

他抓住葛彭曾经抓过的那一段,回过头 来,发现自己爬得挺高,往下一望立刻就 明白了为什么那只狗会咬住腿——在这个 高度,他的脚踝正好位于与大圣头部平齐 的位置,如果它奔过来,一张嘴就能咬住 他的脚踝。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他没有被大圣直 接拖走,而是头下脚上地翻了下来?

“我觉得抓住这里很稳,如果有一只狗想 把我拖走,我应该会更紧地抓住防盗窗直 到它把我拖下来,而不是在这里表演杂 技。”萧安不能理解葛彭为什么会翻下 来,就像突然被人打了一枪一样。

“在大圣咬住脚踝之后,你的上半身要突 然受到一个快速的从外向里的水平冲力 ——就像有人突然推了你一把——你才会 失控翻下来。”唐研说,“并且这个奇怪 的力让葛彭翻下来以后没有摔倒地上,而 是挂在原地。我认为那个时候这个力就接 替了葛彭,开始与大圣拔河,葛彭变成了 拔河的那根绳子,最后绳子断了,大圣拉 着断腿退回大厅,而那个力消失了。”

萧安瞪着唐研:“你说了你要扮演那条狗 的。”

唐研若无其事地回答:“我在心里扮演过 了,何况你不会希望我去咬你的脚踝的。 ”萧安哑口无言。只好悻悻地下来,“听 你的说法,好像这里除了葛彭.还应该存 在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怪物。”

“它不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唐研指着被 血污染得面目全非的阳台台面,“这里有 一个很小的缺口。”他指的是葛彭尸体挂 着的那个地方下面,那里有很多血,血里 有几个空白的小点是干净的,血没有完全 覆盖那个台面。“我怀疑这和大厅里的那 几个像鸟一样的脚印是同一样东西。”

“你是说——凶手也许非常小?”萧安的 眼力非常好,那些没有被血覆盖的地方非 常小,也就一厘米或半厘米的直径,“这 东西如果真的存在,它就站在那里与大圣 拔河。”

唐研用手机拍了下照片,他们回到大厅, 这次他们用几倍的耐心查看地上的“鸟脚 印”。

脚印非常细小,并且数目很少。在沙发背 上有两个,在地上有一个,其他几个模糊 不清,不能辨认是不是一致。

在屋里屋外都看了一遍,唐研给关崎打了 个电话,告诉他大圣已经找到了的好消 息。

大圣趴在地上,看着唐研和萧安忙来忙 去,它很安静,又仿佛对一切了如指掌, 沮丧地觉得人类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么徒然 无功。

它心爱的吴沁已经死了,葛彭也已经死 了。

在没有找到更多的足印之后,唐研突然研 究起了大圣,他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 着大圣的眼睛。萧安不想坐那挂过死人的 沙发,只好站在一边:“你在看什么?”

“它看到过那个东西。”唐研说,“你说 它为什么要去咬葛彭的腿?”

“因为那个东西在那里?”萧安脱口而 出,然后他呆住了,“难道那个东西那时 候在葛彭身上?就是它撞了葛彭害他从防 盗窗上摔下来?”

但葛彭绝对不是什么小型未知生物,更主 要的是他也已经死了,就算他是个妖怪, 死了以后也要现出真身的,但葛彭没有。

他只是个普通人类,连血都流得和普通人 一样多。

咔的一声响,门开了,关崎带着全套捕犬 工具,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身上穿着防 刺服,拿着防暴盾牌,显得威武了很多。 唐研和萧安惊诧地看着他:“你在干什 么?”

“抓狗。”关崎咳嗽了一声,看着地上那 只趴着也像座小山的大狗,“我怕狗。”

听到他说话的时候,大圣的耳朵动了一 下,眼珠子往他那滚了滚,无趣地瞟了他 一眼,继续趴着忧伤。萧安说:“我看你 该扛个火箭筒来对付它。”

“我很想,这可是条能把人腿撕下来的怪 物。”关崎说。

“你看着它的眼睛就知道它不是凶手。 ”萧安抗议,“它是条勇敢的狗。”

“我查了资料,它能咬碎一切骨头。”关 崎说,不放弃用盾牌和警棍对着它。

大圣又瞟了他一眼,摇了摇尾巴,闭上了 眼睛。

“……”关崎放下了盾牌。

“我突然觉得很丢脸。”萧安喃喃地说。 唐研对着关崎微笑,表情和过去一模一 样,关崎哼了一声:“你认为它不是凶 手?可是它至少撕了葛彭的腿。”

“其实关警官也不认为它是凶手。”唐研 认真地说,语气又诚恳又恭敬,听得关崎 直翻白眼。唐研诚恳又略带羞涩地 说:“我认为这屋子里有第三者存在,杀 人的不是这条狗。”

“我这里有一些新进展。”关崎也已经把 照片资料和新线索梳理了一遍,“我们认 为葛彭有问题。”他把葛彭那个古怪的租 屋和病例说了一遍,“葛彭的死和他那间 储存食物的房间必然有关联。”

“储存食物?”萧安注意到食物的问 题,“他在这里也储存了很多食物。”厨 房里的泡面和八宝粥都快堆积成山 了,“难道他准备很长时间不出门?”

“不知道警官从浴室里拿走了几条浴 巾?”唐研指着那条洗过的粉色浴 巾,“又或者是疏忽了?”

关崎看了一眼:“一条。”

也就是说浴室里本来有两条浴巾,取样的 警官带走了一条。

“那条也是染过血又清洗过了?”唐研 问。

“检验的初步结果是沾了葛彭的血。”关 崎说,“有化脓的迹象,怀疑是葛彭背后 的肿瘤在出血,他用浴巾擦过,然后清洗 了这些浴巾。”

“葛彭得了恶性肿瘤。”唐研说,“从这 些复制图片来看这个肿瘤非常大,内部结 构复杂,并且它流出了脓血,很可怕。葛 彭却没有住院,他在离家很远的地方租了 个套房,在里面弄十几条棉被,储存了许 多食物。他的妻子吴沁出差了几天,刚提 着行李箱回家,进了门脱了鞋就受到了惊 吓,她从沙发上站起来,企图越过沙发扶 手逃跑——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吓到她 的东西就站在她前面——然后那个东西割 开了她的喉咙,她倒下去,几分钟之内就 死了。”关崎耸了耸肩,他的确也是这么 想的。

“同时她的爱犬大圣发现她倒下,它冲过 来想救她——就在这个时候它踩上了吴沁 的血,在沙发周围留下了许多脚印。接着 它追向葛彭,葛彭往阳台逃跑并爬上防盗 窗,突然间他摔了下来,大圣咬住他的腿 拉扯,有个东西同样拉住葛彭的身体,发 狂的大圣扯下了葛彭的腿,并把它拖到了 吴沁身边。”唐研说,“而那个吓到了吴 沁、杀死了吴沁,也导致葛彭死亡的东西 不见了。”他举起了另一张照片,那是葛 彭初步尸检的一部分,“与此同时,葛彭 背后的肿瘤也不见了,留下一个深达脊椎 的血洞。”

他看着萧安和关崎,平静地问:“你们想 到了什么?”

“小型不明生物?”萧安沉默了一会 儿,“它其实是葛彭背上长的肿瘤?”关 崎惊讶地看着唐研,一时不能接受这样的 说法。

“葛彭的背上长出了另一个生物。”唐研 说,“也许是变异,也许是寄生,也许是 诱导,都有可能。它在葛彭血肉里长大, 操纵他的思维,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准备 了巢穴和食物,等候自己发育完全后降生 ——但吴沁出差回来的时候它没有防备, 她看见了它。”

“所以它就杀了她?”萧安问。

“它从葛彭的肩部钻出来,杀了吴沁,这 导致了葛彭的死亡——背后的血管和内脏 受到了不可挽救的创伤,即使它钻回去也 无法弥补,人类的身体是很脆弱的。大圣 看到了它钻进葛彭的身体,它攻击葛彭, 葛彭惊慌失措地逃向阳台——而到达阳台 的时候,他的身体到了极限,大圣咬住了 他的脚踝,他转身去看大圣。这个时候, 他肩上的那个东西冲了出来——那股冲力 使葛彭翻倒,在防盗窗上倒了个,形成了 我们看到的奇怪样子,那东西站在阳台台 面上,拉住葛彭身体的某个部分,与大圣 开始‘拔河’,然后葛彭的腿被撕开了, 葛彭彻底死亡并且身体破损,它就离开了 这里。”唐研举起葛彭病历的图片,“这 个奇怪的肿瘤有十几厘米长,隐约可以看 到有足。我认为这个大小和我们在血泊里 看到的奇怪足印相吻合,葛彭背后的生物 才是吴沁和葛彭死亡的真凶。”

关崎抽出一根烟来点着,深吸了一口气, 他需要点时间来接受这个说法。

“我认为需要火箭筒来对付那个生物。 ”萧安说,“它显然比一只圣伯纳犬要可 怕多了,大圣是一只勇敢的狗,它试图保 护它的主人。”

“我想,它把葛彭的腿拖到吴沁身边,可 能是希望葛彭能救它的女主人。”唐研像 人类那样叹了口气,做出了忧伤的表情, 看起来很贴切,“它是条好狗。”

关崎抽了半盒烟,他非常头痛。

杀死吴沁夫妻的是一只从葛彭身上长出来 的不明生物,这种说辞无法结案。并且那 只发育不全但已经能和圣伯纳犬拔河的小 怪物不知道长什么模样,也不知道会不会 袭击人,就让它在外面流浪是极其不安全 的。

他该怎么办?

唐研和萧安结束了愉快的解密之旅,两个 人步行回家,关崎发愁的事他们一点也不 愁,在这一点上,他们的确不太像人类。

反正他们本来就不是人类。这世上异种很 多,如果不符合人类道德观的东西就不能 存在,他俩也早该被捕杀了。

萧安在抱怨唐研不吃蔬菜的问题,旁敲侧 击地想知道“唐研”这种物种是不是肉食 类。而唐研却说变形人才是真正的肉食 类,像他这种肉食类生物喜欢吃蔬菜是不 科学的。

他们回家的路途会经过樱杏警署,快走到 警署门口的时候,唐研突然站住了。

“我们在这附近找到那只大狗。”他 说,“它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葛彭死 了,它拖走了葛彭的腿,然后它离开了 家,它跑出来干什么?”

“啊?”萧安傻眼,经过这段时间的锻 炼,他已经习惯了案件解决后就抛之脑 后,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那个杀了它主人的小东西跑了,它追出 来了!”唐研说,“这才符合逻辑,它追 出来了。”

“啊?哦……然后呢?”萧安的大脑还没 转过来,只是习惯性地问。

“那东西身上有葛彭的血,狗要追踪它应 该不难。”唐研说,“即使它移动很快, 狗也能慢慢地找到它。”

这下萧安的大脑硬生生转过来了:“它追 到了这里?它追到这里的时候,吴沁和葛 彭的尸体已经运进来了,它不会是闻错血 了吧?”

“不!那东西回来了!”唐研转过 身,“它发育不全,还没到出生的时间, 它可能在外面转了一圈,又回到葛彭的身 体里去了!大圣追到了它,但是那东西在 法医室里!它进不去才回的家!那是一条 真正的好狗!”

“啊?那我们快走,如果它回到葛彭的身 体,它会攻击靠近它的法医!”萧安失声 说。

他们向着樱杏警署的法医室跑去,门卫一 看是他们俩,翻了翻白眼就让他们进去 了。

今天负责全面解剖的是市局刑侦支队一大 队的女法医曲娥眉。她带了两个助手,还 有樱杏警署的值班法医,四个人围着吴沁 和葛彭的尸体做准备工作。因为表面的检 查已经做过,尸检需要家属同意,所以时 间会晚一点。

但在清洗尸体的时候曲娥眉就发现葛彭背 部有一点隆起,和拍照时有明显不同,人 死亡之后伤口不会红肿,难道是腐败提前 发生了?她用镊子小心地拨弄了一下伤 口。

一个黑色的小爪子从伤口处伸了出来,那 是只狗一样的肉爪子,但只有三个脚趾, 中间的脚趾上带着细长的弯钩。

曲娥眉呆滞了一下,黑影一闪,伴随着令 人发毛的液体被挤压的声音,一团东西从 葛彭的伤口处弹了出来。

“啊——”解剖室里一阵尖叫,大家只看 见黑影一闪,好像有一只老鼠跳了出来, 扑向曲娥眉,所有人都尖叫起来。

“啪”的一声,空气中并没有什么东西, 但有流光闪了闪。那只“老鼠”撞在了流 光上,飞快地弹起,落到了冰箱顶上。

它居高临下,傲慢地看着下面的人类。

这下大家才看清那是只什么东西。

那是一只极其袖珍的狗一样的东西。

只有老鼠那么大。

全身黑色短毛,鹿一样优美的脖子,一双 全黑的,没有白眼仁的眼睛。它非常瘦, 显得四肢修长,幼小的爪勾在灯光下熠熠 生辉。

“吱”一声,唐研和萧安轻轻推开了解剖 室的门,刚才自然是唐研挥出他蛋白质凝 成的“丝线”,拦住了那只要人命的“小 狗”。“这就是凶手。”他对萧安 说,“长得真美。”“这比我想象的肿瘤 怪物好看多了。”萧安不得不承认,“如 果它长大一点.它脚上的爪子大概就有迅 猛龙那么大了。”

死里逃生的曲娥眉看见进来两个年轻学 生,惊魂未定的她一时没有反应,而樱杏 警署的法医早就和唐研熟悉,他远远地躲 在一边:“那是什么东西?”

“你们最好慢慢地出去。”唐研挥了挥 手,“然后叫关警官穿着他那套衣服,带 着密封箱过来。”

四个法医慢慢后退,那只小东西一动不 动,黑色流光的眼睛只看着唐研。

萧安优秀的目力让他在“小黑狗”身上发 现了什么:“唐研,它挂着颈牌!”他简 直要疯了,这只从葛彭后背钻出来的小怪 物脖子上居然挂着一个像戒指一样大小的 颈牌!就像别人养的宠物一样!这东西如 果不是偶然长出来的,难道是被故意放养 的吗?如果是,那就太可怕了!

“我看见了。”唐研五指一伸,无声无息 的丝线张开,结成蜘蛛丝那样的密网。

黑色小怪物像子弹一样冲了过来,密网被 撕裂,唐研左手摊开,几张网同时缠绕在 它身上。它的力气果然极大,和唐研纠缠 了十分钟,终于被牢牢捆住,无法挣扎。

唐研取下了挂在它颈上的“颈牌”。

那上面印着个图案。

“这是什么?”萧安失声说,“微信二维 码?”

这太奇怪了,它挂着一个像二维码一样的 东西。

“刷刷看。”唐研控制着那力气极大的小 东西。

萧安拿出手机,那果然是个二维码,轻易 地打开了一个人的公共微信。

微信主人的名字叫作“如婴儿一般归 来”。

然后最新的一张图片是一个非常美丽的男 人抱着一只极小的黑狗微笑,那只小黑狗 的脖子上赫然挂着那个和戒指一样大小的 颈牌。

这张图片的标题叫作“约翰的肩犬”。

而他的上一张图片居然是和面无表情的蒋 云深的合照,这个男人微笑得极其华美, 映衬得蒋云深僵硬惨白,犹如僵尸。

那张图片的标题叫作“我亲爱的死人”。

唐研和萧安对视了一眼,有很长一段时 间,他们都没有说话。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