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的道德楷模

今天跟爸爸聊天,无意中说到我对我四叔的不待见。我爸说,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村里要修路,那条路刚好在四叔家的房背后,四叔因此掏了一百五十块钱。那个年代的一百五十块钱很值钱,购买力巨大,我爸说普通人估计一年也挣不到一百五十块钱。而我爸当时在生产队当会计,后来就以其他名义把这笔钱返还给了我四叔。我四叔至今都不知道这件事。

我说:您怎么不告诉他呀?

我爸说:这有什么好说的?又不是什么大事!

我笑:您吃亏就吃亏在做了好事总是不吭声。

我爸说:吃点亏算什么?好多人还想吃亏呢!

我大笑:估计只有您这种老实人才会想吃亏吧?

我爸不屑一顾:老天爷其实是很公平的,你在这儿吃亏了,他会给你在其他地方补回来;同样的,你多贪的,他也会在其他地方给你要回去。

我一脸不敢苟同:那咋还不见隔壁的两个祸害遭报应?

我爸却一声叹息似颇有一丝惋惜之意:怎么没遭报应?那男的心脏搭桥手术都做了两次了,那女的听说最近也病得厉害。还有他们两个儿子都离婚了,没有姑娘愿意跟他们。

倒惹得我一阵唏嘘。

我爸继而又很认真地说:你奶奶虽然很多事做得过份,但她有一句话我却一直记着。她说,忍是忍,饶是饶,忍字要比饶字高。所以很多事情多忍忍就过去了,吃点亏不算啥。反正我还是那句话,贪多的老天都会给你要回去,吃亏的老天都会给你补回来。

我忙点头称是。

当时我只当是一次普通对话,可没想到,闲下来的时候,爸爸那句话却反复在我耳边回想。

我到现在虽然只经历了短短三十年的人生,但这三十年里发生的事情却不少。我被齐腰深的洪水围困过,对着雪地拍照被刺出雪盲症,还险些被地震埋在楼底下……

我童年印象最深刻的事莫过于出车祸了,十几岁的时候都还能清晰地回忆起汽车车轮从我腿上轧过去的情景。我记得当时我嫌家里待得烦,借口说要去尿尿,等我妈抱着我去厕所蹲半天才反应过来,我其实就是想出去转转。后来我妈重新教我学走路,我在后面扶着墙小心翼翼地往前挪,妈妈在前面拍着巴掌鼓励我,就像很久以后我鼓励自己的宝宝勇敢学走路一样。

后面就是我姐摔跤的事了。我记得有一次放学回家,看到床上蚊帐上好多血,吓得躲在外面不敢进去。然后就听我妈说,姐姐在河边玩,被小朋友从背后推了一掌,掉下了两三米高的河堤。我幼小的心里充满了惊惧,十分担心姐姐的情况,却没有勇气进房间去看她一眼。

还有十几岁的时候爸爸出门催债,骑着自行车走在一个长下坡,被后面的无良司机猛按喇叭,爸爸急捏刹车,结果一个跟头从车上翻过去,身上摔破了好大一块,流了好多血。从此以后我看见血就小腿发软,头晕目眩,更讨厌乱按喇叭的人,甚至自己学会开车后,从不随意按喇叭,以至于Y先生经常郁闷:汽车喇叭对你来说是摆设吗?

再后来忘记遇到什么事,家里一片愁云惨雾。大过年的时候,我四叔却惹得我姐姐坐在山坡上哇哇大哭,气得我咬牙切齿。

我高中毕业那一年的暑假,我妈妈病得格外严重。我记得我独自一人在医院陪床,妈妈的脚却始终冰凉得像块石头,我放在胸口怎么都捂不热。我心里又惊又惧,担心得瑟瑟发抖,却只能更加用力地揉搓着她的双脚。妈妈好像一直都昏迷着,对我所做的一切没有任何反应……

后来房价开始上涨的时候,我们家的房子拆了准备重建,最后却因为我亲叔叔的背叛和恶霸邻居的搅局,始终盖不起来。那三四年的时间里,我们家没有一个人好好睡过一次觉,几乎人人夜不能寐。那是我内心第一次有了仇恨。

好不容易房子盖起来,我妈妈却再也熬不住那样呕心沥血的生活,撒手人寰。我那时候正满怀喜悦地计划着拿第一份工资给她办一个隆重的生日宴会,却突然面临着天人永隔。那是我内心第一次有了莫大的悲伤。

一切终于安定了,我姐姐却又跳出来,闹着要分财产。真是讽刺啊,本以为好日子就要开始了,结果却是,我刚坐完月子,她就开始跟我大吵大闹,逼得我远走他乡,有家不能回。那时候的心情是什么?悲凉吧?悲哀,冰凉!

可是哪怕我跑去外地,也抵挡不了狗血的生活。我遇到一对奇葩的公婆,事事都能刷新我的三观和认知。我一度十分崩溃,却一直隐忍不发,只是至今不肯原谅他们……

我妈妈因为身体不好,一直呆在家里。也许是与外界接触得少,她竟出奇地善良。她曾经跟我说,虽然奶奶对她不好,但她对奶奶却有一种鸟鸟私情,从内心把她当妈妈看待。她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我奶奶每次来,我妈都立刻放下手头的事情给她端茶倒水,还把家里吃的东西都找出来,走的时候还给她带上点。她不像一般妇女一样长舌,邻里亲戚间有什么误会跑来问她,她总是说没有的事儿,从不乱嚼舌根。她爱唱京剧,却仅限于上学时老师教的那几首。她说她毛笔字写得好,以前经常负责学校板报,我却经常嘲笑她在台历上标记的“母亲节”三个字写得一点儿都不好看……我以为她什么都不懂,后来却发现她是最懂我的。她在临终之际最担心我,而她最担心的那一点恰恰在日后的生活中得到了验证。我那时候才知道,妈妈真的是用心在爱我……

我爸爸曾经是个很幽默的人,小时候经常逗我们开心,后来却变得沉默寡言、整天板着脸。我记得他有一次拿扁担不小心打到我的头,疼得我哭起来,他却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就走了,吓得我连哭都不敢了。以前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才知道在我几岁的时候他曾经跟我爷爷奶奶发生过一次大矛盾。而那次的矛盾,让他至今耿耿于怀,偶然的一次吐露事情真相,我65岁的爸爸居然红了眼眶、哑了声音。我才知道,原来我爸也是个缺爱的孩子,他因为得不到父母的支持和认可,所以才性格大变。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坚持在我和我姐的事情上一碗水端平,什么都是一人一半……

我以前只知道我爸我妈是好人,作为村里第一家盖楼房的人,他们从来不骄不躁,保持着最初的温和善良,从没跟人红过脸,也从没像其他人一样稍有点钱说话都是疾言厉色;他们邻里关系和睦,横行乡里的恶霸的老母亲遇到困难,他依然主动上去帮忙;他们不搬弄是非,任何谣言到他们这儿都是终点;他们爱护幼小,对于经常跑到我家院子里偷摘杏子桔子黄瓜的小屁孩从来不忍苛责;他们对任何人都保持着最大的善意,即使是对小孩儿也保持着成人般的尊重;他们更热心助人,我爸多才多艺,修水电、写春联,我爸有求必应,我妈从不责怪;以前经常有人上门乞讨,我妈马上拿碗给盛一大碗饭,我爸再给点钱;他们从不占人便宜,更不愿给别人添麻烦……随着年纪的增长,我越发觉得他们身上的那些品性在如今的社会是多么稀缺。尤其是我爸,他的高尚品德,普通人难以望其项背。虽然有些人不理解我爸,总觉得他傻,但却有更多的人发自内心地尊重着他。

我自大学以后,就很少能够长时间地待在父母身边,感受他们最质朴的善良,聆听他们最无声的教诲。而最近带着孩子们回家过暑假,偶尔跟爸爸聊一聊,常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之感。我越发觉得爸爸的只言片语中所包含的人生智慧,给我树立了一个道德标杆,让我在漫漫人生路上不至于迷路。

身处浮躁的社会,我深感真该多跟我爸这样内心平和、豁达开明的人多多对话,方能在纷纷扰扰中保持着自己的赤子之心,不忘性本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