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记闻录(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浮生静静得看着眼前的白衣女子,她身上的那种危险气息不是实力上不可触及的威压,而是稍不留意可能就会人头落地的紧张。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全神贯注,宁静的夏夜能听到夏虫的鸣叫和自己心跳的声音。浮生觉得脸上凉凉的,也许是微风拂过的缘故吧。突然觉得眼前有些模糊,应该是汗水吧,但是并不敢伸手去擦。相比起如临大敌的浮生,那个金发女子反而轻松的很。随着抚了抚额前的头发,却错愕地发现对面那个年轻人突然冲了上来。果然有勇气,女子心里想着。比起时时处于危险任人宰割,不如主动进攻创造胜利的机会。女子暗赞一声,旋即轻而易举得飘身闪开躲过浮生一拳。两人一个攻一个躲,偶尔躲不过了女子会出手阻挡一二。在节奏已经趋于稳定的时候,女子棕色的眼眸黑光闪过,速度陡然在一瞬间快了不少。手中寒光一闪,浮生急忙收回攻势闪身后撤,脸上传来刺痛的感觉,原来方才躲闪不及被划破了一道。浮生看着那女子手里的武器心念抖转:“袖剑?她也是刺客?比大哥还强?是什么人?敌还是友?”不过这样一来倒是解释了那种莫名的危机感是哪里来的。可是……明明有把握不声不响杀掉自己吧,好像对方……正思量间女子开口道:“还算不错,反应很快,功夫也不错。可惜,警惕心太差。如果有人出钱杀你,要不是我早不干了肯定接这个活。”浮生闻言,心知对方此行不是为了杀自己,正想开口询问对方来意。被言心叫起追出来的无名等逍遥子的徒弟却看见金发女子颇为惊愕的喊道:“师……师叔你怎么来了?!”

浮生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被自己大哥叫做师叔的女子,她看起来很年轻啊?!倒是说起来手上的功夫确实胜过自己大哥不少。那女子不以为意得冲浮生笑了笑,一脸不忿得揪着无名耳朵吼道:“说了多少次了?!叫我月姐!师叔很显老啊!活该你这么大了还没人喜欢你。”众人见一向老成持重的无名被人耳提面命还得笑呵呵给人陪不是,心里念叨着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在女子威逼之下无名等人终于支支吾吾得叫了声月姐。女子心怀大慰之余和浮生等人说起来意。这女子名叫雨革月(作者:我真的想吐槽这名字好拗口啊!!!),是无名等人的师叔。当年也是名震天下的杀手,不过已经金盆洗手好多年了。突然来这里是凑英雄大会的热闹,突然在今天看见无名便打听过来见见故人。没成想先撞到了浮生和言心。亲眼见过这个进了4强的少年,雨革月便生了试试他手段的心思。说清情况,是敌非友,让浮生心里松了口气。瞥见听到自己和言心在一起便面露不渝的铭雪,急忙陪着笑过去拉起她的手。铭雪想往回抽,见他无赖般抓住不放,该笑嘻嘻得对自己傻乐。便扭过头去不理。之后浮生如何好言相劝暂且不表。

翌日清晨,几人早早起身感到会场,以为只剩3场,所以究竟是何人名震天下,今日便会见分晓。浮生看着有些憔悴的铭雪担心道:“你没问题吧?”昨晚铭雪为了准备今日用的符咒几乎彻夜未眠,早上稍稍休息片刻就来到了现场。铭雪笑了笑道:“安心啦,我没问题的...呀哈,干什么...”身后的言心上前在她腰间抓了几下笑道:“帮嫂子你清醒清醒啊。”见浮生瞪了自己一眼讪讪得停手,拉着铭雪道:“嫂子你千万注意安全啊,不然我哥他又得絮叨絮叨了。”铭雪笑着答应后,向浮生点了点头便上了台。而慕容夕雪则一言不发,带着剑走上擂台。两人都没有说话,铭雪神情冷峻,如临大敌。而夕雪则闭目养神,丝毫不以为意。

随着李庄主一声令下铜锣敲响,这场比赛算是正式开始了。铭雪拉开距离挥手两个风咒打过去,那夕雪眼都不睁,轻松闪躲就避开了疾风。铭雪略一思量,双腿扶风疾奔,绕着圈发出几道疾风意图逼迫对手露出破绽。夕雪微微挑眉,侧身闪开几个力所能及的风咒,面对接下来避无可避的攻击,没有拔剑出鞘,而是好整以暇得拿剑一挥,竟然直接将风打散。慕容夕雪睁开眼道:“还算不错,不过只是这样,你赢不了我。”铭雪站定,笑着说:“也没打算就这么赢你。”说着伸手一挥喝到:“风之束缚!”空气撕裂,方才被打散的风暴似乎又重新咆哮起来,一时之间将夕雪似乎禁锢住了。紧接着铭雪抛出几道符咒“风箭术”,几道疾风如利剑般刺向夕雪。夕雪嘴角挑起,轻声道:“有点门道。”剑眉竖起,双目圆瞪,大喝一声,剑意直接冲破了束缚,而看到已经无法躲闪的风箭,不以为意得拔剑出鞘一击打散。这份剑术修为让全场错愕。而夕雪则饶有兴趣得看着铭雪:“很不错,你能让我拔剑,值得做我的对手。”顿了顿,将剑抬起道:“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说着疾步向前一剑刺来。铭雪反应迅速,抛出一道符咒化作一道风墙,夕雪扫了一眼去势不减,凭着剑意直接冲了过去,但是也减慢了一些速度。而铭雪则拉开距离,两道风弹冲夕雪打去。夕雪丝毫不为被人带着打而着恼,精准的打散攻击笑道:“呵,只有这种程度吗?你能撑到何时呢,符咒师?”台下雨革月突然开口道:“她犯了个错误。”见夏若遥颇以为然地点头问道:“你是怎么想的?”夏若遥挥着扇子沉吟道:“她太过忌惮对方的剑术,始终是在风筝对方,虽说占了先手,但是想赢根本无从谈起。”昨日他便想到这个问题,想要开口提醒可浮生示意别让她有太大压力所以没有开口。如今这个问题果然还是出现了。因为哪怕如今优势再打,符咒总有用完的时候。相比较起来,符咒师更擅长的还是精心准备以一挡百,而不是突然的和人单挑赌斗。

良久,不知铭雪是自感符咒将尽亦或是察觉到了问题,左手背后,右手握剑,一瞬间御风突进直奔夕雪而去。夕雪见她袭来暗喝一声,即便铭雪速度奇快也被他轻易捕捉到轨迹,呢喃道:“无刀取!”抓起腰间的剑鞘向前将铭雪的细剑控住,旋即向上一挑直接将铭雪缴械。铭雪见状急忙挥手,一道风墙在两人之间呼啸而出,这名为“风之极壁”的坚墙直接将铭雪顶开,把对手搁在另一边。慕容夕雪丢掉刀鞘,双手握剑道:“玩够了,结束吧。断樱斩!”说着一刀劈去直接将坚实的风墙击破直奔铭雪而去,然而挥刀砍向铭雪的时候却被什么阻挡住了。身上疾风散去,原来铭雪将一道符咒化作铠甲护住夕雪砍来的地方,虽然挡住剑刃但是剑势仍在,铭雪受力直接被震飞出去,落在地上重重摔了几个跟头,直看得台下的浮生心抽不止。夕雪淡定的拿箭前行,居高临下的看着嘴角带血的铭雪冷冷道:“你输了。”

“是吗?!”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