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济南的三月,莫名其妙的电闪雷鸣下起了雨。大家都说这很不正常啊。

像小时候和村子里的奶奶们干农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大红日,于是奶奶们都跪下祈求老天爷开恩那样。人们的语气中充满着惶恐。

说实话,我很害怕雷电,不只是因为它发生在三月这个季节,对我而言,它是一种回不去的噩梦。如今我却如此依恋这个梦魇。

小时候,农村人家里穷,靠天吃饭,爸妈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劳作是他们的日常。即使是下雨的天气他们也会出去,那个时候,我经常被锁在家里,边看电视边等着他们回来。

听大人们说,有闪电的时候一定要把电视关掉,否则会起火球。

可是,每次关掉电视的世界都出奇的安静,窗外的雷电交加让世界变得忽明忽暗。我一边尖叫着一边哭嚎着。趴在窗户前等着那两个大大的身影出现。

那个时候,我特别怕,我怕他们在外边出事,准确的说怕他们永远的离开我。我害怕极了,连做梦都会被吓醒。

后来,长大了,也敢在雷电里走了,可是我却再也找不到那个曾经在我的世界里充当英雄的人了。

爸爸还是走了,永远的走了。不是雷电。到那个原因我想会折磨我一辈子,也恨他一辈子。

可是,我好想他啊,4年了,我再也没有在雷电交加的日子里等到他的出现。

曾经我以为4年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这期间需要的改变数不胜数。

如今,4年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瞬而逝。也只有那些不断丢失以及改变的东西还提醒着自己,哦,四年了。原来你根本忘不了那些过去。

三月的雷雨,济南的春天,陌生的城市。

内蒙古的春天,你如今该是枯草重生了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