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无敌的一生

我出生在咸平三年,那一年,我父亲应该是三十多岁。他在生我的前几年疯了,那两年刚刚好一点。我母亲美若天仙,有人说她和当年的大理世子还有过一段感情。后来我让那个人闭上了他的嘴。

母亲是我见过的最美丽、最善良的女人了,但也最严厉。我从五岁那年,母亲就规定我四个时辰看书,四个时辰练武,四个时辰睡觉。稍微懒惰,就要被母亲以家法处置。有时候,父亲会在一旁看着,摇头说:他还是个孩子,别太认真了。或是笑笑说:别处置了,我家哪有什么家法。母亲都会叹气道:今日懈怠一二,明日就落下千百,他日遇了敌手,武功不济之时,呼天抢地,谁又能饶他一命?

每当这时候,父亲就不说话了,好似他这条命就是被人饶出来的。

十岁那年,父亲带我来到演武场,让我挑一件兵器。我拿了剑,他拿了刀,他用了一成功力,我已经一败涂地。而后,他用剑,我用刀,也是如此。他告诉我,世上没有神兵利器,强的只是人。若是武艺高强,一掌,一指都能杀人。

我听说过关于掌的传说。父亲告诉我,二十年前有个大侠叫乔峰,能使出一套降龙廿八掌,无敌于天下。后来,这人在雁门关外,一己之力阻挡数十万辽军。自己也死在了那里。

每次练武的时候,父亲都会给我讲他年轻时候的大侠们,有一代战神乔峰大侠,傻傻乎乎的虚竹大侠,少林寺扫地神僧,吐番国师鸠摩智,四大恶人什么的。太好玩了。可每当我问起他当年的故事时,他总是含含糊糊,或是眺望远方。应该也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吧。

听故事是我最快乐的时候。

母亲偶尔会来,教我各种刀法剑法掌法。每次我都听不太懂,都是后来翻看书籍到时候,才明白了解。我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什么武功都不会却什么武功都懂,为什么父亲哪种武功都明白的一清二楚,为什么我要活的比其他人更累。后来,我知道,因为我的姓氏很特殊,所以我有这个使命。我的姓氏还是很好听,很有诗意的。

我姓慕容,姑苏慕容。

我父亲叫慕容复,母亲叫王语嫣。

母亲说我是王族之后,有着高贵的鲜卑族血统,肩负复国的使命。

父亲只教我好好读书,好好练武,复国这事就别想了。

十八岁那年,我功成而出。家里的琅环玉洞和还施水阁已被我翻阅了无数遍,其中武功奥秘,也都了然于心。临行之前,父亲让我挑选一件趁手的兵器,我指了指他都佩剑,他点点头。

这是我最钟爱的剑,父亲说,有了这把剑,能助你称霸武林。可他最不希望我称霸武林。他只希望我平安,过自己的一生。

母亲偷偷塞给我一副画卷,让我去大理找那里的皇帝段誉。说是让他教我一阳指和六脉神剑,发兵助我复国。

大宋朝正处于内忧外患,倘若此时发兵,必成大业。可如此这般下来,泱泱大宋都挡不住的完颜阿古打,我又怎能抵挡。这件事,父亲是不知道的,他拜托我去上缥缈峰灵鹫宫找虚竹大师,用他的降龙十八掌试试我的斗转星移。

所以我不喜欢母亲,不喜欢她每日都把复国放在嘴边。不过我知道,她是希望我能更好,有了目标才能进步。我听了她的话,来到了大理,见到了段誉。

段誉看到画卷沉思良久,问我:这是你什么人?

我说:是我妈妈吧。

他笑了,说:这是你妈妈的姥姥。

然后他问我:来这里有何事?

我说:我母亲让我向他学六脉神剑,还有让他出兵助我复国。

他点点头:大理虽是边陲小国,无兵无将,但若要出兵相助,他必竭力而为。

我心想,父母当时结交了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怎么就没办法复国呢?

我对段誉说:我想了想,复国之事其实可以暂且放下了。还是先教我六脉神剑吧。

段誉点点头,将六脉神剑的练法倾囊相授。不知怎的,过目不忘的我却怎么也记不下来。他摇摇头,说我可能不是有缘人,就很难学会。我问他什么是有缘人。他说他也不知道。我说,这样不就失传了吗。他说,那就失传好了,这门武功太厉害了。我点点头。

他说:我可以教你如何破这门武功,若是以后遇了会六脉神剑一阳指的便不怕了。

我点点头。

他说:六脉神剑就是一套指法,若是破了它,便能破尽天下的指法。

我说:好。

他突然问我:孩子,你叫什么?

我说:我叫慕容兴。

是你父亲起的吗?

不是,是我母亲。

我见他眼里含着泪,和我说了怎么破六脉神剑。十天之后,我以完全习得此功。一日切磋之时,我不慎斩掉了他的小指。我很担心,他却高兴的说我已出师。之后他又教会我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还告诉我,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以进为退,方能不败。

一个月后,我习得全部武功,便出发赶往灵鹫宫。他见我要去灵鹫宫,便让我带去一样东西。

我来到了缥缈峰灵鹫宫,最终见到了虚竹大师。他听说我是慕容复的孩子,便疑惑问:慕容施主还安在吗?

我点点头。

他不是疯了吗,怎么好的啊?

我也不知道。

你母亲是王语嫣吗?

是的。

他点点头,然后走到一旁的按着头,拍了几下。他又突然走到门口,打开门,大叫着,梦姑,梦姑。

这时候进来一个女人,娇滴滴的说:掌门,您又该吃药了。

吃药?

我凑过去,看着他们。虚竹大师叹了口气说,准备吧。那女人便转了个身就把药端了上来。我问她,这是什么药。女人说是风寒之药。虚竹却说是相思之药。

第二天,虚竹大师用降龙十八掌和我的斗转星移切磋了一番。他出了四掌,感叹后生可畏,说好几代丐帮帮主来灵鹫宫都没学全十八掌。还说,我已经是武林之中排的上号的人了。

他问问我,是不是见过段誉了。我点头说:我与他交手时还斩断了他的小指。

啊?他先是惊呼,又淡然一笑道:这样三弟的五脉神剑就定不如我都天山折梅手了吧。

我才想起段誉让我给他的东西,赶忙找出来递给他。他看着,思索良久,问我说:你用什么兵器。

我说我用剑。

他便跑到后面找出了剑扔给我。我的天,真重,还有锈。他告诉我,这是逍遥派的一位前辈用的,那人的剑法出神入化,所向无敌。我摇摇头说,这把佩剑是父亲给我的,已经很锋利了。他也摇摇头说:好吧,若是有天你用到的时候就来找我。

而后,他便教授我天生折梅手。我在灵鹫宫待了一年多,学会了虚竹所以的武功。有一天,我想下山了。他告诉我,进就是退,以攻代防。他还说,我以后定会是一个武林宗师,拥有自己的武功。

我说,这些已经够用。

他说,不是的,这样的我只是他虚竹的影子。

我点头谢过他,便下山去了。我不知道他们为何都对我倾囊相授,可能因为我是故人之子吧。那为什么父亲当初没能复国呢?我下山一开始是想寻访各大门派,然后我跑到了黄河以北,听说那里在举办武林大会,在那里,我一鸣惊人。我的凌厉刚猛,我的无解进攻,让他们完全招架不住。

那一年,我二十岁。

我准备回家了,因为这武林,似乎毫无意思。走到黄河边上时,我见一小妹妹被强盗欺负,便出手相助。她很感谢我,求我帮她取回村子里的仙蛋。我点头答应,即刻赶往强盗聚集的山上,一个时辰,便杀了个来回,取回了那蛋。果然是仙蛋,好大。

我没有再和那女孩有所交集,便即刻回家了。我刚回家不久,父亲就去世了。我决定为他守孝三年。那之后几年,宋被女真人打到了南方,靖康二帝被掳走。母亲命我重出江湖,去挽救大宋。我不解,往日里,母亲多命我复国,今日这是为何?

母亲说:复国是你父亲的愿望,他嘴上虽不说,可每日里心头绞痛难忍。

我答应母亲说:好吧,我这就去拯救大宋。

我将父亲的佩剑一起下葬了。出门时,我从母亲手里接过她的剑,听她说这把剑是一个伟大的剑客所用的。这时候她也到了垂暮之年,再加上,一年前,她听说大理皇帝驾崩,更加速了她的衰老。我知道她也肯定是命不久矣。她和我说,以后就不要来这里了,她决定死的时候带走所有的秘籍,也决定死后将骨灰借风飞向西南。

我知道,她这是去还她的情债。

那一年,我二十六岁。

我背着父亲的剑和母亲的剑,来到了洛阳。那里又举办了武林大会。大家商量着如何破敌,所有的方法,我都不喜欢。我听腻了,就跑回了扬州,听说那里,完颜兀术在捉赵构。我快马加鞭,来到扬州,保护着宋的最后一点血脉。那一个月,我杀了七百人,保护了大宋。

金兀术在回去的时候,遭遇了韩世忠的阻击。

我回到洛阳的时候,他们还在讨论。这回他们算是讨论出了点结果,推举了一个仙风道骨的人做领头,听说,这人以前是个进士。

我和他们一起做了许多事,可是没几件成功了。我便问他:除了偷袭和骚扰,咱们就不能干点真正有用的事情吗?

他反问我:若这无用,那何事有用呢?

我说:我们去杀人。

他说:杀了金兵,还是会有金兵的,还会让金兵更恨大宋。不如这样,偷袭骚扰,让他们以为是上天降罪,就好了。

我摇摇头。

他说:能让百姓们看到,让他们以为是天的旨意,到时候,就能一同反击金兵了。

我说:你就不怕金兵报复百姓吗?

成大事者,铤而走险。

你还真是统治阶级的走狗呢。

之后的几个月,我们越吵越凶,逐渐形成了两股势力。那一天,我们在华山下相遇。我也渐渐意识到我的错误,不管怎样,金兵都会报复百姓。这时候,金宋都逐渐稳定下来,只是大摩擦,小摩擦不断。

这几个月来,他的队伍壮大了不少。我见他身后跟了个女孩,便问,怎么还带个女孩?

他说,这是一个武功高强的少女,她的村子被毁了,她便来这里了。

那女孩抱着一只鸟,有些奇怪。她慢慢靠近我,笑了笑,说:大侠,你忘了我了吗?

你?

几年前,你有没有帮一个女孩取回一个蛋?

哦,是你呀。

嗯,你看,它已经出生了。

她举着这个鸟给我看,然后和我说:你一个人吗,好孤独啊。

我点点头。我没和她再说话,开始和那边领头人讨论之后的发展。我们都知道自己不全对,对方不全错,但就是放不下面子。国家大义还不如我们的脸面。

我们决定,在华山之巅,一决胜负,胜者才能继续领导。那一天,我一早便来到了山上。之后,那女孩便到了。

你为什么来这么早。我问她。

来见你。

怎么了?

敢问大侠尊姓大名?

不必了。

那日,我还未来得及报恩,大侠便走了。若大侠不嫌弃,尽可带我闯荡天涯,做牛做马,心甘情愿。

不必了,我和他打完,就隐退了。

那么,塞外天边,牧马放羊。

我是江南人。

那我们可以西湖泛舟。

不必了,你叫什么?

我叫,林朝英。您呢?

我点点头,没说话。因为,他来了。我抽出宝剑,一个垫步飞上墙去,挥舞宝剑,刻下华山之巅四字。然后,便上到了最高的地方,只够站下一个人的地方。他看着我,拔出了天罡北斗七星剑。我向下一跃,直冲向他,其势之猛,如亢龙有悔。这几年间,我已经将所学武功尽数溶于我的剑之中,我已决定一生只用剑。百招过后,他已不敌,若不是我有意让他,他肯定输得更早。第一百一十二招,我一剑过去,他一点反应也没有。我指着他的咽喉,他一动不动。

我收剑,告诉他,我赢了。

他不服。

我告诉他,你怎么都是输。

我转身离去。他竟向我下黑手,飞来一剑。我用酒葫芦一挡,剑偏了。我大怒,心想,我拿你当兄弟,你怎能这样。伸手接住碎酒葫芦里的酒,直接朝他种下三个生死符。他还欲还击。我一剑过去,刺中了他的胸口。我们都愣了。

可能是因为林朝英的存在吧。

生死大事竟不如我们的脸面。

我赶忙救他,替他解了生死符,给他运功疗伤。我说,我走了,从此隐退山林。

他点点头。

我将母亲的剑扔到了华山的万丈深渊下面,便要离开。这时,那女孩说,大侠,你从此就一个人吗?我把这鸟送你吧,让它代我陪着您。

我收下这鸟,准备离开。

她又问c大侠,你叫什么?

我说:我叫王重阳。

多少年后,人们不会记得是不是你赢了,之后记得,是哪个名字赢了。我希望,在她眼里,永远都是王重阳赢了一切,赢得了他。

后来,我来到了灵鹫宫。

虚竹大师让我钻研一门自己的武功。我答应他了。他还问我愿不愿意做逍遥派掌门人。我拒绝了。

他说,逍遥派,从此就完结了。

我问他,怎么不找个新徒弟。

他说,没心情了。自梦姑离开,他就整日神志不清,郁郁寡欢。这几年尤为严重,段誉的死,对他的打击就更大,一个人活着,和死了没什么区别了。

他拜托我,将死后的他,带到西夏东京兴庆府,和那银川公主李梦露葬在一起。

我答应了。七年后,我武功再次大成,创下了八路剑法。虚竹先生将那把大剑送给我,还以我的传家武学,斗转星移帮我写了一路剑法。这剑法,竟将我那八路剑法都汇总于此。

他说,你重出江湖吧。

我点点头。

他说:我送你个名字吧。

我说:正好,我也不愿别人再记起我慕容兴。

他说:鲜卑族有一个古姓,很适合你,你总是孤行,从此你便复姓独孤吧。

我点点头。

十日后,虚竹先生便仙逝了。我将他的骨灰送到梦姑的身边。结束了上一辈所有的爱情。

我不愿在插手朝廷的事,也不知道去哪。我记得虚竹说过,他大哥牺牲自己,换来辽宋多年的和平,可到头来,还是出来了完颜阿古打。武林中人,还是少些为国为民吧。

在我从西夏回来的路上,我遇到了我的一生所爱,谢园。她说,她父亲叫谢玉,她母亲叫谢安。

她说,她想她母亲。

她说,她要找中原武林复仇。

后来,她去世了。我最爱的女人走了,最爱我的女人也走了。

我向中原武林复仇。十几年前,我在黄河以北一鸣惊人。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是没人能打赢我。他们已经很厉害了,但对于我这些剑法,对于我的重剑,居然没有一点法子。

我曾以为,天下无敌多好,竟不知,无敌是那么寂寞。

我曾以为,没有爱的人才是痛苦,竟不知,没有对手也是一样。

我曾以为,一帆风顺的成功才最完美,竟不知,没有一败是多么遗憾。

我带着我的大鸟朝南方去了,我告诉他们,五年后,我会再回来,那时候,我可能就不再用剑了。希望那时候,你们会更强。我独孤,只求一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