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一恶魔的果实

梦一

这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在这里流传着一个传说:晚上,索命的阴瞳会出现,夺人性命。

几个孩子:赤,紫,蓝,黑。四个孩子约定深夜出去看看,我就是那个叫赤的孩子……

夜很黑,没有月光,只有四个小小的灯笼点缀着田野。到后半夜,我们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就当我们准备放弃的时候,远离村子的一方亮起了暗红色的光芒,我们几个人壮着胆子走了过去,那里有一堵暗红色的肉墙,墙上的肉还在抽搐,暗红色的液体从墙上流下来。

不知为何,我们突然想剥开肉墙看看,我们也这样做了,肉被我们用木棍戳烂了,露出了里面的东西。在灯笼昏黄的光下,我们看到了这些东西---眼睛,或者说像眼睛的东西:眼睛大小,椭圆形,中间有一个黑色的球形物体,真的像极了眼睛。

当我们看到了这些眼睛后,一股饥饿感突然涌上心头,我们所有人疯了似的吞食着那些像极了眼睛的东西,我知道那东西很恶心,但我们都控制不住自己,而且……我们是自愿的……

饱了,不,应该说撑了……

我们吃完后,居然还带了一部分回去,不知为何,我们就是知道,这东西虽然美味,但不能在白天吃,也不能见日光。

回家后,我把这些东西藏了起来,可……我没想到就在我去上学的时间里,妹妹---玄---居然找到了那些东西,然后,吃掉了……

我急了,去找大人,可大人们都不见了,我找不到他们……

当我回家的时候,我四处找玄,可我找不到她……

她就像炸掉的肥皂泡一样,消失了……

从那以后我在也没见过她……

梦二

初中,我在一所私立学校上学。

那是一个学期末,马上就要放假了,大家都很舍不得,毕竟,待在一起三年了。我们班的同学们叙旧叙了很久,回到宿舍,我就睡了,迷迷糊糊的有人在和我道别,那是一个小男孩,他和我道别,很感动的,我哭了,他也哭了哭的很伤心,当我醒来时,枕头已经湿了……

心里,很难受,非常难受……

梦三

我看见她了,我确定。

在我考上大学准备去学校时,我和家里人道别,恍惚间,我抬了一下头,看到玄的房间的窗户边站着一个女孩,那是玄,一定是!我愣了一下,然后不顾长辈们诧异的眼神冲进玄的房间。

房间封了很久了,腐朽的房门直接被我撞开,扬起了房间里厚厚的灰尘。

没人,真的,没人……

长辈们劝我,我根本听不进去,半天,我从房间里离开,离开时,我回头看了一眼,我更加确定,玄,一定回来了!

因为,窗子边有一双脚印,只有一双!在我冲进房间到我离开,没人过去!没人!

但,我没告诉任何人……

梦四

上了一上午的课,累。我拖着身子回到宿舍,舍友给了我一个盒子,说一个女孩给我的,不知为何,当我看到那个盒子时,我意识到,有什么事要发生……

是的,的确有事要发生。

我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个……眼睛!

那种渴望吃掉它的冲动又来了,这是第二次(在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再去过肉墙那里),我很恐惧,直接合上了盒子……

整个下午我都十分不安,知道高数课,我的不安被彻底引爆。

正在上课,我妹妹(并不是亲缘的)墨走了进来,哥,我要走了,再见。

我还没反应过来,墨就离开了,在全班的注视之下我追了出去………

墨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她应该在上课!她还是个初中生!她为什么来?!就为和我道别?为什么要道别?

太多的疑问了。

我紧紧地追着她,一直可以看见她,一个转弯后,她进了一个小屋,我追了进去,却看见……看见我不想看见的一幕

墨割了腕,被一个男生揽在怀里,男生也割了腕,看样子两个人已经死了很久了,腕上的血都凝结了,面色惨白,两个人的嘴角都向上翘着,好像很开心……

我崩溃了,哭了,我知道这是梦,可……我无法醒来……

我跪在地上,痛哭,那个盒子掉了出来,开了,眼睛滚到了阳光下,变成了透明的,完全透明……

梦五

我知道,我该回去了,回到肉墙那里……

我坐的火车,在车上我突然想起紫,蓝,黑,他们都失踪了……

或许,他们的失踪,和肉墙有关……

当我再次来到肉墙前的时候,那种想剥开它的感觉没有再来,可我还是用事先准备好的木刺剥开了肉墙,很多眼睛掉了出来,还有,还有三具尸体……

是他们吗?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蹲在地上,许多事来的太快。

哥。

我一惊,抬头,是玄,她摸着我的头像火一样,消失了……

我想抓住她,但我做不到。

玄消失后,我知道,盒子里的眼睛可以救命,我知道紫,蓝,黑曾多次来这里吃这些眼睛

我知道,玄一直处于可以感受到这个世界但无法影响到这个世界(除了一些特定的时间外)的状态

我知道,要不是玄帮我,我早就该死了

但,我不知道玄是如何帮我的

我不知道这些梦是怎样连在一起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知道这是梦还醒不过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知道这是梦还如此伤心

愤怒,愤怒,愤怒!

无法压制的愤怒让我失去了理智我拿起那颗透明的眼睛,硬生生塞进了肉墙里,眼睛意想不到的坚硬。

肉墙抽搐了一下,裂开,走出一个血人,那是我,我知道,那一定是我。

它伸出血淋淋的手掐住我的脖子,用力

咔嚓

骨裂

透明的眼睛发出了淡黄色的光,绵延到天边的,只在晚上出现的肉墙燃烧了起来,火光冲天,黑色的火光。我就是能看清那黑色的火光,在漆黑的夜里……

我惊醒被子掉在地上,身上被一层冷汗覆盖。

看了一眼手机三点多,十月二十四日,2017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