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Kiss & Toffee

“阿凡,我想看看这个世界,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这是港片《一碌蔗》里阿娇扮演的“灭绝师太”最后对余文乐扮演的阿凡说的话。这部年代设置为60、70年代香港小渔村的片子我看了两遍,第一遍看完了连一碌蔗是什么意思也不懂,第二遍是隔了好几年以后重看,突然觉得那么打动人心,大概是心里最好的港产文艺片之一了吧。电影的主角们,当时都很年轻,就像那年的你我,最原味的青春,以后都不会再有。

第一次喝当地精酿啤酒3 Sheeps厂出品的啤酒,酒名叫First Kiss。打开瓶盖,倒酒入杯,顿时就盛满了典型IPA金黄略有一些琥珀色的酒液和丰富的泡沫。尝一口,舌尖上扑面而来柠檬的香气和清新的微甜。就像那个夏天,阳光、野花、笑容、微风和一霎那的心动。但是很快,强烈的单宁涌上喉间,随之而来额外绵长萦绕的苦味,像个意外。这种小型精酿啤酒厂的啤酒,总能喝出大众流水线啤酒酿不出的那些故事,好像打开了脑海里的留存的电影镜头。

First Kiss & Toffee_第1张图片
2002《一碌蔗》剧照

仔细看了酒标,也就不意外了:这是一款帝国印度淡色艾尔酒(IIPA)酒,用了三种不同的酿造酒花(Columbus, Centennial, Simcoe)混入了Sheboygan本地的野花蜂蜜,浓烈的酒花带来了强烈的苦味IBU(国际苦味单位)值达到了110(要知道一般清爽口味啤酒IBU不到10),同时因为加大了麦芽用量而带来的更高的酒精度数8.2%。

初夏阳光一般的IIPA酒液


First Kiss使用了三种酒花,还混入了当地野花蜂蜜

幸好,手边除了first kiss,还有一块太妃杏仁碎牛奶巧克力。单吃一块,甜蜜、柔和,太妃带来了高甜度,我不是牛奶巧克力的粉,稍嫌甜腻。

于是,尝试着搭配上略有果香高单宁的啤酒,牛奶巧克力让酒液变得姿态柔软而口感丰富:每当味蕾觉得甜蜜时,又翻腾着苦味;太妃和可可给味蕾带来了足够的慰寂,让那苦味像那经年往事,虽苦深入,又泛不出太多的涩来。这个感觉该如何形容?脑海里回响起《一碌蔗》的插曲《梨涡浅笑》来,

梨涡浅笑 似把君邀

绮梦轻泛浪潮

春宵犹未觉晓

梨涡虽俏 悲欢竟逆料

乐极痴恋变恨苗

情丝寸断一朝了

梦已消 花依旧玉人渺


First Kiss & Toffee_第2张图片
《一碌蔗》剧照


巧克力是Chololove品牌的,撕开的时候还暗藏了一个小惊喜:把包装纸反过来,有一首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sonnte 75),有心人大概可以拿去表白。

Now counting best to be with you alone,

我,有时觉得你最好只属于我,

Then better'd that the world may see my pleasure;

又觉得该让全世界知道我的喜悦;

Sometime all full with feasting on your sight

有时饱餐秀色后腻到化不开,

And by and by clean starved for a look;

渐渐地又饿得慌要瞟你一眼;

Possessing or pursuing no delight,

既不占有也不追求别的欢快

First Kiss & Toffee_第3张图片

那个夏天是生命中最甜的一节蔗,但是世界这么大,不该只有一节蔗。

“灭绝师太”后来也许真的回来找阿凡了,也许没有,不管怎样,都是另一个故事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