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往事6:莫名的冲动

少年往事6:莫名的冲动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同学们,现在开始发书了。从这一排开始,大家依次开始上来拿书,每种拿一本。一共有二十四本书,试卷十二套。”

苏小金在讲台上给大家介绍着。

虽然大家看见有山一样多的书,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数字竟然如此巨大,顿时整个教室议论纷纷。

“安静一下,请大家按照顺序来领取自己的书。”

这句维持秩序的话倒没什么,倒是说出这话的人让大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竟然是出自文娱委员崔李燕之口。

在大家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崔李燕已经走上了讲台,在苏小金身边耳语着什么。

苏小金弯着腰,时不时的点一下头。完全没有那种点头哈腰、任人使唤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是上级在听取下级的意见。

待两人咬耳朵结束之后,崔李燕没有回到自己座位上,她仍然站在苏小金旁边,开始拿一些书来。

“同学们,由于这学期书比较多,为了大家不拿错拿漏,每个科目相关书籍和试卷都有一个班干部提前替你拿好,轮到你拿书时,只需从班干部手中取过就是了。”

此语一出,平息了大家较早不安的心情。没想到刚刚组成的班委为同学服务的态度竟然会有这么好,并且效率也很高。

就这样,高二三班的学生们从接触到自己的新书开始,感受到了自己未来两年将要走过的路:困难重重。

书发完了之后,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五十分了。

邝鉴清和苏小金都刚刚把自己的书抱到座位上。

邝鉴清一边整理着一边说:“我高一的时候还纳闷呢,我们学校桌子的抽屉空间怎么这么大,学校平时也没见这么大方啊,买大一点的桌子得多用不少钱吧,合着是在高二等着我们呢。”

他突然话锋一转:“你脚怎么样没啥吧?让我看看。”

邝鉴清刚伸手想把苏小金的裤脚拉上来,苏小金立马制止了邝鉴清的动作:“真没什么,你看我刚才不是走得好好的吗?放心吧!”




听见苏小金这么说,邝鉴清也不好再坚持下去:“哦,没事就好,嘿嘿。”

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班长,你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你能不能提前几分钟放学,我们到食堂吃饭的才能占得一步先机啊!”

“你是住校生?”

“对啊!忘了给你说了。”

“那我中午能不能和你一起吃饭,然后去你们宿舍休息一会啊?”

“你不回家么?”

“不回,反正家里没人。怎么?不欢迎啊?”

“岂敢岂敢,班长大人大驾光临,小人荣幸之至。”

“好,那就……”苏小金有些兴奋的站了起来,“同学们,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所以就破例让大家提前放学,不用担心有人和你们抢饭啦!”

吃完饭之后,邝鉴清带苏小金来到他所居住的宿舍。

苏小金看见,原本六个人住的宿舍总共只有三个人入住的痕迹。

邝鉴清对小金解释说,由于他们这个宿舍是高二三班班里的最后一个男生宿舍,所以人数不齐。

苏小金点点头,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宿舍的布局:宿舍面积大概十几个平方米,有六个板凳,有三架上下铺的双人床,有两张床的下铺有人住了,还有一个人是睡在另一架床的上铺。

其实宿舍里能放下四架上下铺的床。但是那个地方放了一张长桌,为留校生回到宿舍做作业看书提供方便。

长桌上面是空调,再往右边有一小堵墙,长度大约一百三十厘米。

刚好把洗衣台隔开,洗衣台旁边就是洗漱台,旁边还有放洗漱用具的地方。再过去一点就是厕所,厕所旁边是浴室。

被占了下铺的那边有个小阳台,用玻璃门隔开,用来晾衣服的。

“哔”的一声,邝鉴清刚刚打开空调就听见苏小金指着下铺问道:“你睡哪呢?”

“你指错方向啦!我睡的是那个上铺。”

“不会吧,那个位置对着厕所呢,好难闻的。你怎么睡那哦?”

邝鉴清无奈的耸了耸肩:“没办法,比他们来得晚,好位置全被抢了去,我又不喜欢睡别人的上铺,就到那去了。其实……也没啥的。”

邝鉴清拉过两只板凳来,示意苏小金坐下。

“再说,这位置也没什么不好的,只要把厕所门关上就没味了。而且每天早上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太阳光刚好能通过窗帘映到我这位置。

每次我都是被太阳给叫醒的,闹钟都不用调的。天然闹钟,挺不错吧?”

苏小金瘪瘪嘴,站起身来来到邝鉴清的床下,“真能看见太阳?”说着向上面爬去。

“我是说早上,现在都快下午了,太阳都不在那个位置了,当然看不见啊。”

邝鉴清没好气地辩解道。

苏小金当然知道这一点,但是看见邝鉴清每天晚上下榻睡觉的地方,就是有一种极度想要去看看什么样的好奇心。

爬了没几步,苏小金的身子已经比床板高出很多,他站在梯子上观察着:床铺很整齐,被子被叠得很整齐的放在床脚,剩下的就只有一个枕头,上面放着一个整洁的枕巾。

枕头旁边有一个小灯,还有一本书,是村上春树的《且听风吟》。这是村上春树的处女作,也是他具有代表性的一部小说。

“你看这个?”苏小金举着《且听风吟》问邝鉴清。

“对啊,听喜欢他的写作方式的。以前看过他的其他书,想看看他的第一本书是怎样的,这样可以了解到他每个时期的想法是怎样。”

“恩,我一直是久仰村上春树大名,还没看过他的书呢。你看完了可以借给我吗?”

“你喜欢的话,现在就可以拿走。”苏小金察觉到邝鉴清说出那话之后玩手指的小动作。

“君子不夺人所爱,还是等你看完了再说吧。到时候一定要记得第一时间借我哦!”“放心吧,除了你都没人找我借呢。我还害怕借不出去呢。”

“诶,你们宿舍其他两个人呢?怎么还没回来啊?”苏小金一屁股坐上了邝鉴清的床。

“中午没有规定必须回宿舍,他们两个每天中午都会去校篮球馆打篮球。”

“这样啊,那每天中午都是你一个人在宿舍咯?你没感到很寂寞吗~?”

苏小金这句玩笑话里,带着一些自己别样的感触。

“没有啊,中午回来我可以到其他宿舍玩,然后回来看会书,就睡午觉。并没有孤独什么的。”

“说到睡午觉,是不是现在这个时间在你平时的话,还没睡吧?”

苏小金在床板上坐着感觉到有点不自在,于是把屁股往后挪了挪,把手肘放在邝鉴清的被子上,用来支撑起自己的身体。

“还没到时间,但也差不多了。”

“那你上来睡吧,我把你这书那下去看一会。”

“你不睡午觉?”

“睡啊,不过今天中午来到学生宿舍有点兴奋睡不着。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进学生宿舍呢。”

“那我睡他们的床吧,你看会书想睡的时候就到我床上睡去。”

“好吧,那你先睡吧。不用管我了。”苏小金下了床,拉过一个板凳坐在桌子前,轻轻的翻开书的扉页。

这时,邝鉴清已经换了衣服在床上躺下了。

苏小金快速的扫视着书上的文字,看在眼里,却没进到心里去。

当邝鉴清躺下的那一刻起,苏小金就有一种很强的起身到邝鉴清身边的冲动。

但是他一直压抑着,强迫自己进入到书中的世界。

正当苏小金在和那种莫名的冲动做斗争时,床边响起了邝鉴清微微的鼾声。

这时,苏小金也轻声的站了起来,朝邝鉴清走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