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得知外公去世的消息是昨日下午,表姐相告,见最后一面是年初四,老人家用尽最后的力气陪我们过完了年。

接到电话的第一反应有些懵,过年的时候看着人还很精神。

最深的记忆是小时候放在炕上的五斗柜,什么好吃的都可以变出来,院子里树上最大的八梨,最甜的啤特果,最好吃的点心……舍不得吃就为了等着我去。考上学临走,塞了钱给我,让好好念书,捏在手里沉甸甸的,农村里的老爷子,平时也不会去银行什么的,得攒了多长时间。

给老爸电话:妈在不在家?爷爷走了

爸:不在家,你别给你妈打电话,先别给说,在外面呢,心急火燎的回家路上不安全。

(猝不及防一把狗粮,好像这个时间老妈已经知道了)

今天跟妈通话,她还没去灵堂,跟我说,过年见还好好的,等忙完这阵子还想上去给爷爷换洗衣服呢(声音哽咽,是啊,妈没自己的爸爸了),别担心,家里有我呢,你好好上班,不用回来。(自己最难过的时候想起来的还是别让我为难)

陆陆续续,大大小小的人往家赶,朋友圈刷着讣告,西方极乐混杂着天堂静好,那是逝者应该去的安详世界。

93岁,四世同堂,儿孙们大都不算出息,但都平安康健,经历了最坏的年代,也经历了好的,看了人世沉浮,品了人生百态,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遗憾。

逝者已矣,安然乘鹤去;

生者如斯,砥砺更前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