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老板的烦恼

陈老板的烦恼

邓永娟

工厂里,大家都在埋头工作着。

阿涛熟练地抓起一块包装纸皮,摊在工作台上,站在工作台另一边的阿华早已等候着,他在玻璃架上双手扛起已经安装好的淋浴门,轻放在纸皮上,阿涛右手在空中一抓,拉下挂在工作台上端的白色绵垫,往阿华那边轻轻一甩,阿华准确地接过阿涛甩过来的绵垫,娴熟地铺在钢化玻璃上。用白色绵垫包好后,阿涛和阿华两人沿着淋浴门铝材的边缘,折起纸皮,迅速地抓起透明胶,“啪”的一声,透明胶滚筒被甩在纸皮的一端,“滋滋滋”,阿涛和阿华扯动着透明胶,透明胶发出清脆的撕扯声。很快,一块淋浴门就被包装得严严实实了。阿涛和阿华把包装好的淋浴门抬到厂门货物堆放处,阿涛走回工作台,在台下拿起文件夹在纸上划了大大的一个勾,他的嘴角轻轻地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呵呵,又完成了一套!

其他工人也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地工作着,一切都是那么有条不紊。

  办公室里有点热闹,长得十分秀气的接单员宋晓晓正在接客户打来的订单电话,一边听着电话,一边在笔记本上做着记录,在她后面的办公桌上摆放着的传真机传来“嘀嘀嘀”的响声,接着,一张传真纸就在机子的口里吐出来,另一个接单员是个中年妇女梁美珍,她扯下传真纸,认真地看着,然后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打开笔记本,细心地画着图,记录下订单中的各项尺寸。

  坐在老板办公室里的陈强虽然只有四十二岁,正是男人风华正茂时候,但是劳碌的工作,过度的用脑,白发早已不知不觉中爬上了他的两鬓,使他看起来有点沧桑。他低下头,不停地按着计算器计算着,他时而眉头紧锁,时而轻叹一口气,时而记录下一个数据后,左手支起托在鼻子下方,思索起来。最近这两个月是这个行业的淡季,但是他的订单量仍然比较稳定,产品保证质量,发货准时,特别陈强在价格上给经销商以特别的优惠,他总是认为,在生意上,一定要别人有钱赚,自己才有钱赚,所以那些经销商一直跟陈强保持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上两个星期,陈强还出差江门、珠海,看了几个工地,接了几个工程,这些都是经销商介绍的,看来,工人们还是要加班加点才行呢。

这时,宋晓晓走过来,问:“老板,珠海和云南那边的货要发了,今天是不是您送货啊?”陈强停下笔,坐直身子,眼睛并没有看宋晓晓,“嗯”了一声,说道:“是的。”宋晓晓走出办公室后,陈强“呼”的一声,扔下手中的笔,身子瘫坐在椅背后上,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陈老板在吗?”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接着,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哟,是梁老板啊?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陈强急忙站起来,笑呵呵地迎了上去。

梁老板名叫梁润东,是氧化厂的老板,因为两间厂业务来往比较密切,再加上梁老板待人热情,为人也真诚,和他做生意,从来不用担心存在欺诈行为,陈强很自然地和他交上了朋友,两人时不时地见面聊天,互相探讨生意经。

陈强一边砌茶,一边笑着说:“梁老板,我们的玻璃你们要加紧点啊,不要让我们等太久,客户那边急着呢!”

“你放心,都在忙着呢!”梁老板应着,突然话锋一转,说道,“刚才我听到你们的小宋说现在你还负责送货,怎么了?”

陈强苦笑一声:“唉,还不是因为司机要回老家了呗!司机一走,货就没人送了,招工广告都贴了半个月了,倒是有人来应聘,开出的条件比老板还牛,什么要双休日啦,工资每个月不低于五千元啦,呵呵,我这间小庙哪里请得动这样的大神啊?”

梁老板也摇了摇头,说:“是啊,现在请人难啊,要请到合适的人更加难啊!现在还没有招到司机吗?”

“招到了一个,说好明天过来。看一下这个怎么样吧!难哪!”

两人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聊了好一会儿,梁老板的一个电话过来,要他回去处理事情,陈强送走梁老板后,让工人将货物装上车,自己亲自开车到物流城发货了。

当陈强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妻子和儿子已经睡下了。他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开厕所灯,洗澡,穿上睡衣,准备睡觉。妻子刘美娟睁开睡眼,小声地埋怨道:“又是这么晚!人家当老板,你也当老板,你怎么当得这么辛苦啊?起得比鸡还早,回来得比狗还要晚!”

“扑哧”陈强忍不住小声地笑了出来。他钻进被窝里,搂着美娟,感叹道:“还是家里温暖啊,有个贤惠的老婆就是好!”

“就知道嘴贫!”美娟“哼”了一声,嗔骂道。

“老婆,我也不想这么晚啊,请回来的司机,我要亲自带一带啊,不然,怎么上手啊?”

“你都带一个星期了,还不上手啊?那司机是上了年纪的老头还是有学习障碍症啊?”

“你以为很容易啊?太过聪明的人,不敢请,太笨的人,你也不想要,不聪明也不太笨的,也只能慢慢来啦。你以为做生意真的那么容易啊?单单是招人,就让人头疼了!”

第二天一早,陈强坐在沙发上吃着早餐,突然手机响起了熟悉的铃声:“好运来那个好运来……”陈强一看手机号码,有点惊讶,接通过电话后,他听了一会,“嗯”了一声,说:“好。”然后就挂上电话了。

美娟奇怪地问:“谁啊?”

陈强从鼻孔里“哼”了两声,吞咽下一口馒头,说:“司机。他要请假,唉,才上几天班啊,就请假了?真是的!”

“可能人家真的有事嘛!”美娟安慰老公道。

陈强不吭声,吃完早餐提起手提袋上班去了。

时间过得真快,忙忙碌碌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陈强仍然是早去晚回,有时忙到深夜才回到家,美娟也懒得问他了,只是时不时地提醒他路上注意安全,不要忙得太晚了,注意身体,有时还炖些补品给他,让他回来的时候喝。

这天,陈强回到厂里,就听到厂里吵吵嚷嚷的。只见阿华像个斗红了脸的公鸡似的,气得口不择言地叫道:“我什么都比你棒,连长得样子都比你好看!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站在旁边看热闹的宋晓晓忍不住地讥讽道:“阿华,你只不过是比人家阿涛白那么一点点罢了,俊也俊不过人家阿涛啊!”一句话,惹得大家哄然大笑。阿华瞪着眼睛,刚要骂出口,陈强及时喝住他:“你们在这儿吵什么呢?”

“阿华不认真检查,漏发了一个磁条给客户,被阿涛发现了,阿涛批评了他两句,他不服气,就吵起来了。”宋晓晓不等他们出声,就向陈强报告刚才发生的事情了。

陈强看了阿华一眼,严肃地说:“阿华,在这个世界上,最怕的就是‘认真’二字。阿涛做得对,提醒你了,你就要接受批评,不能一错再错!我们不能让客户觉得我们的产品有任何的问题,这样我们才能赢得客户的信任和支持。你以后要多向阿涛学习,在包装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检查,细心一点,知道了吗?”

阿涛扬起胜利的脸望着阿华,阿华窘得脸色发白,他咬着牙,一声也不吭,像木桩一样站着。陈强走过去,拍了拍阿华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小伙子,你本来就很优秀,你是大师傅,要起榜样作用呀!这次不小心漏了一个零件,下次注意一点就是了,你说是吗?”他转过脸对阿涛说:“阿涛,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的,提醒过了,以后大家注意一点就是了,不要把关系搞僵。大家都在同一个厂里工作,要学会互相包容,互相爱护。”

这时,阿华的脸色没有那么难看了,整个人也渐渐地缓和过来。陈强见了,对大伙说:“现在没什么事了,大家都去干活吧!”于是大家都散开,又开始干活了。

回到办公室里,调皮的宋晓晓伸了伸舌头,对梁美珍说:“嘻嘻,陈老板真厉害,既当老板又当消防员!”她向老板办公室里望了一眼,突然想起了什么,看了看手机的时间,皱了皱眉头,小声地对美珍说:“珍姐,司机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要赶着发货啊!”美珍也拿出手机看看时间,摇着头叹道:“老板这次请的这个司机真是失策,做事吊儿郎当的,你看他穿的衣服不伦不类,看人的眼神都是斜的,哪里像一个老实人哪!真不知老板是怎么想的!”

宋晓晓不吭声了,犹豫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走向老板办公室。

“陈老板,现在九点半了,还不见司机回来,他是不是向你请假了?”

陈强愣了一下:“没有啊!”

“十点钟要发货啊!”

陈强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了。迟一点看看他回来不回来吧!”

“噢!”

宋晓晓出去了。陈强拿出手机,找出司机的电话号码,出神地盯着上面的数字,却一直没有按下去。这个司机来了也有一个月了,就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请假三四次,这次居然连假都不请,就不见人影,陈强越想越窝火,气得把手机一扔,“啪”的一声,手机像穿上滑轮似的划过去,停在办公桌的另一头。

这时,宋晓晓再次走进来,说:“陈老板,司机回来了!”

陈强“哦”了一声,叹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沉思起来。

没多久,陈强就把司机辞退了,开始在网上、朋友圈里放出消息,招一个能吃苦耐劳的司机,他希望这次不要让他等待得太久。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