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你有什么选择

当你确认你没有更多的想法时,再想一个。

选择阶段不是为了找到“正确的”答案,而是要想出和列出尽可能多的可供选择的方案。在此阶段,选择的数量比每个选择的质量和可行性要重要得多。激发大脑搜集所有选择的过程也同样极具价值,因为它能够激发创造力。只有从这样广泛而富有创造性的各种可能性中,才能挑选出具体的行动计划。如果偏好、审查、挖苦、障碍或是急于求成在收集过程中被表达出来,潜在的价值会被错过,选择的范围会变小。

最大化选择

教练会尽他所能地引导客户或是他教练/管理的团队提供选择。要实现这点他需要建立一个让所有参与者感觉足够安全的环境来表达他们的想法和观点,没有限制,也不用怕被教练或其他人评判。所有的贡献,无论多么明显的愚论,都要被记录下来(通常是教练)。因为这些提议里面,可能就会包含一个抛砖引玉的小念头,以启发日后更有价值的建议。

负面假设

最限制产生创意解决方案的因素是我们所持的负面假设,它们中有许多连我们自己都没有察觉。比如:

˙这做不到

˙不可能那么做

˙他们绝不会同意的

˙它成本太高了

˙我们没有时间

˙竞争对手也一定想到这一点了

还有很多。注意这里面都包括否定和抗拒,一个好的教练会邀请他的客户来问他们自己:“如果……会怎样?”比如:

˙如果你有足够的预算会如何?

˙如果你有更多的人员会怎样?

˙如果你知道答案?事情会怎样?

˙如果那个障碍不存在?你会做什么?

通过这一流程,可以暂时避开对发散性思维的抑制,激发创造性的思维,障碍看起来并非不可逾越。也许某个队友知道某个阻碍的解决之道,如此,通过大家的齐心协力,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九点练习

在我们给教练的培训课程中我们有时使用著名的九点练习来图像化地说明我们很容易被自己的想当然所束缚。对于那些不熟悉这个练习的人,或是曾经做过但忘记答案的人,请看下面的图。

你可能记得或者意识到必须去除的假设是“你必须待在方框内”。然而,不要太得意。你能按同样的规则再做一次,但使用三条甚至更少的线再做一遍吗?现在你在用什么假设来限制你自己?


当然,没有人说你必须通过点的中心来画线,但我打赌你的假设是这样。那么用两条线或者一条呢?

显然,没有人说你不能把那页纸撕掉,卷成一个圆锥,撕成三条,或是折成一个风琴状。刚才的方式打破的是另外一个假设,就是我们只有一个变量的假设,即线条的位置。但谁说你不能移动点呢?认识到所有的可选变量会扩展我们的思考空间和我们的选择的列表。打破这些自我限制的假设让我们能够用新的方法来解决旧的问题。关键是要识别错误的假设;然后解决方法也会更容易找到。


第9章 你有什么选择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若干九点练习的解决方案见附录)

给选择排序

收益与成本

一旦一个综合的列表形成,教练的意愿(will)阶段要做的就是从一组选项中挑出最好的一个。然而,在对于商业领域中较为复杂的情况,有必要重新检查一下列表,注明每套方案的收益和成本。这时候我们可能会发现,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想法的结合是最佳的选择。在这个阶段,我有时会邀请客户分十个等级,来标注他对每个选项的喜欢程度。

教练的意见

如果教练在当前的问题上拥有独到的见解、技巧或是经验,而客户尚未得出在教练看来是显而易见的答案,这时候教练应该如何做?在哪个阶段教练可以提供他的专业支持?显然是当他意识到客户已经思路枯竭的时候。但教练如何提供他的输入而又不破坏客户的主人翁责任感?可以很简单地说:“我有一些其他可能的选择。你要听听看吗?”很少有客户会拒绝,但他们可能会请求教练在他们自己经过一系列思考后再说。不管教练提供什么样的建议,它也仅仅被认为是与其他选择同等重要而已。

选择最优方案

在选择方案的列表里,当排成一列时,会存在潜意识中划分的等级(重要的列在前面)。为了避免这一点,把选择在一张纸上随机地写下来,就好比一个拼字专家解一个字谜一样。

让我们看下迈克,刚巧是个健身爱好者,如何帮助乔解决选择的问题,后者为了解决自己的不健康状态,很期待从专家那里得到一些处方。

迈克:乔,你可以做哪些不同的事来让你自己变得更苗条并且更健康?

乔:我可以跑得更频繁,或者更远,或者更快。

迈克:其他呢?

乔:我可以减少高脂肪食物的摄入。

迈克:你还可以从事哪些其他的运动?

乔:哦,我想我还可以去健身房。

迈克:还有别的吗?

乔:我可以游泳,甚至可以打壁球,我有时想这么做来着。或者打高尔夫。

迈克:还有哪些不需要你投资就可以开展的运动?不用器械,不必加入俱乐部,基本上在你的日常生活中就可以开展的?

乔:我想不到任何其他事了。我不能骑车,因为我没有自行车,而且我也不想为此买一辆!

迈克:假设你有一辆呢?

乔:我可以骑车去上班——还有去酒吧!实际上我可以走着上班,并且跑着上楼梯而不是坐电梯上四楼。

迈克:实际上你可以,是吧?

乔: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迈克:你想不想再听一种选择?

乔;当然,如果你有的话。

迈克:在家进行负重练习怎么样?

乔:是的,那也是一种可能。

乔和迈克随后检查了列表并考虑了利弊。高尔夫比较耗时间。壁球是一种更加快速和费力的运动方式,但它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学习并从中获益。最近的游泳馆在五英里以外,但游泳没有运动伤害。他们一起探索了特定饮食和在工作环境下避免饮料的实用性。

可能你在想,这个教练案例有点偏离了我们所说的商业环境,为了避免这样,你可以考虑一下迈克尔·艾德伍德先生在大卫·海姆瑞为他的《卓越运动》一书访谈中所说的:

我总是犹豫让一个不健康的、超重的人进入团队,它代表着一种纪律的缺乏。我今年60岁,每周打三次壁球,一次网球。我没有超重,我比50岁时更加有能量。我确定我比对手更加健康,而且我认为那很重要。我不希望团队中的任何人处于身体不健康状态。

有些人会考虑这样的言论在政治上不正确——但那并不能否认它是事实。在身体、精神和情感存在着确凿的关联,为什么要否认它呢?

无论如何,乔现在觉察到所有的选择而且非常清楚它们的利弊。决策的时间到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